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十二章 万宝阁

第三十二章 万宝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老朽说了,我们要一个承诺。”老人不愧是极专业的拍卖师,语气中不带丝毫不耐烦。

    “什么样的承诺?”

    “这可就多了,人的千千万万,只是看这位朋友能够猜中哪个了。”

    云衣沉默了良久,似是在权衡,最终缓缓吐出两字,“成仙。”

    “什么?”老人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我说,成仙,如何?”云衣加重语气,又重复了一遍。

    “这可是要立本命誓约的,”老人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还望这位朋友慎言。”

    “我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若这一世拿钥匙能派上用场,不敢说遗迹出世之日承诺兑现之时,但我之生时,必带万宝阁入仙界。”

    老人没再说话,沉吟片刻,方缓缓道,“这位朋友容老朽些时间。”

    云衣点点头,随后便有侍女进来,将云衣带入一个独立的空房间。

    云衣随便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而后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对于这次竞价,她是报着稳赢的心态的,因为没有人能抵挡成仙的诱惑,谁也不行。

    果然,不消片刻,老人便敲门进来了,“恭喜,您开出了我们拒绝不了的条件。”

    云衣没有说话,等着后文。

    果然,沉默片刻之后,老人又一次开口,“只是为保险起见,我们想知道您的自信从何而来,哪怕透露一二也好。”

    “无可奉告。”黑袍下传出冰冷的答案。

    老人叹了口气,“也罢。”而后掏出一个包裹,“钥匙在这里了,您可自行验货。”

    云衣打开包裹,里面露出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这东西看来并不完整,断口处能看出旧茬儿。

    云衣这边方看着,老人又掏出一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从材质、颜色、纹饰,乃至茬口的新旧,均能看出与云衣手上是同一件器物所出,“这是万宝阁的那部分钥匙。”

    云衣扫了一眼,点点头,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一边,老人自袖中扔出一个复杂得符文,符文落地成阵,云衣痛快地走入阵中,“苍天在上,我,云衣,今予万宝阁立本命誓约,若遗迹出世,有生之年我必带万宝阁入仙界,若违此誓,天地同诛。”

    “约成。”阵外,老人长颂一声,地上繁复的大阵又化回一纸符文,飞回到老人袖中。

    老人微微作了一揖,离开了房间。

    待有侍女进来带云衣出去,皇甫老祖三人已在拍卖场门外等候多时了,三人具已除了黑袍,装作路人模样,聚在一处聊天。

    “走吧,”见云衣出来,三人也没多问,皇甫老祖拿出一张黑卡,看样是刚刚所得,“药归说隔壁是万宝阁的交易场,去看看有没有帝龙果。”

    云衣四周看了一眼,仿佛在找什么人。

    “不用担心,”皇甫老祖看出云衣的疑虑,“拍卖场有不同的出口,对于拍得物品和寄拍物品的人,他们都是不同出口分批带出的。”

    云衣挑挑眉,“这倒新鲜。”她现在有些明白万宝阁如何屹立数千年不倒了。

    药归带路,拐了一个路口便到了万宝阁的交易场,此刻,交易场的热闹比拍卖会尤甚。

    四人放进交易场,便有个管事模样的人迎上来,“几位需要些什么?”

    “帝龙果。”云衣说出少的那味药材,想了想,有多添了几味稀有灵药。

    管事微微皱眉回忆了一下,“帝龙果三楼左起第二个摊位似乎有售,金刚藤三楼右数第五个摊位,醉仙莲在四楼,您上去便明白了,至于其它的,今日却是无人在此交易。”

    云衣悉数记下,谢过管事,又暗赞一句万宝阁当真不凡。

    管事唤来了一个侍女带路,客气地告退,又马不停蹄地去接待下一位客人了。

    云衣四人随着侍女上了三楼,三楼的人数较楼下已少了不少,摆摊的人也大多漫不经心,有人来问抬眼搭理几句,若是无人,便坐于原地,闭目养神。

    云衣按照先前管事所指的位置,竟分毫不差地寻到了灵药,不由又对万宝阁的管理高看了几分。

    “还剩一味醉仙莲,听说是在四楼?”云衣询问带路的侍女。

    “是,”侍女应道,“只是这四楼一次只能上去一人,奴婢将姑娘带至楼梯,姑娘自行上去便是。”

    “这是什么规矩,”皇甫老祖有些不满,“什么叫只能上去一人?”

    侍女不再答话,只是在前面引路,果然,只走至楼梯口便站到了一边。

    云衣犹疑地看了她一眼,又回头对皇甫老祖做了个安心的手势,而后,便一人走了上去。

    这段楼梯尤其长,盘旋上升,越往上便越发地窄,云衣感觉自己走了许久,仍没有看见所谓的四楼,她停下来,敲了敲两边的墙壁,声音很闷,均是承重墙。

    她努力回想了一下一路走来看见的交易会的构造,以及在三楼时所见天花板的位置,开始觉出不对,四楼不应该在太高的位置。

    没有再往上爬,也没有试图后退,云衣突兀地坐下来,沉心静气,开始打坐。空荡而狭长的楼梯上,一个盘腿而坐的人,这画面,被四楼的一人全然看在眼里。

    原本散漫瘫坐在椅子上的人似乎被提起了几分兴趣,向前微微探了探身子,关注着幻境里的动静。

    可是没有,云衣自坐下后,就再没有任何动静,仿佛无视了时间流逝,也不在意会在这里停留多久。

    那人来了兴致,离开了座位,站在幻境前,抬手正准备做些什么,不料云衣蓦然睁眼,目光所及正是那人所在。

    云衣勾了勾嘴角,启唇轻吐出一字“破”,瞬间眼前的场景如玻璃般破碎,而她,也进入了幻境之外的那个房间。

    没有理会眼前之人的惊愕,云衣站起来,随手拍了拍衣服上的土,开始肆无忌惮地打量起这个房间。

    房间很大,一眼看不见尽头的大,不过不排除又是什么新的障眼法。房间里整齐排列着两列灵药,均是种植在盆里,看样子长得不错。

    云衣一个一个看过去,在其中看见了水植的醉仙莲,花色青白,香远益清,相传仙人见了都为之倾倒,故名“醉仙”。

    “你想要这个?”房中那人见云衣不理他,只好主动上前跟云衣搭话。

    “不,”云衣转身,微微歪头,眼带笑意地看着他,“我想要,你手上那个戒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