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十三章 花不语

第三十三章 花不语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此言一出,对面那人神色大变,左手下意识地捂住了右手食指的一枚戒指,云衣眼中的笑意更甚了。

    他终反应过来此举实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闭上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待再睁眼,已是神色无常。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下意识的反应足以说明你听懂了,”云衣笑笑,“那是蝶梦吧,古籍载庄周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蝴蝶,蝴蝶之梦为周’。”

    话未说完,云衣却是停了,转身又一步一步踱回了她最开始站的地方,而后缓缓伸手,在虚空中反复试探着什么。

    “这是空间临界吧,再往前一步,是不是就能回到那个楼梯了?”

    那人张嘴似乎想反驳什么,可云衣没给他这个机会。

    “用不着辩解说那个楼梯是幻境,你我都清楚,这里才是幻境。万宝阁当真是财大气粗,龙虚草对吗?你们用了多少,才把那么高的四楼在外观上隐藏得干干净净?”

    话说到这份上,房间中的那人反而坦然了,一副无可奉告的样子,甩甩手,优哉游哉地,又瘫坐回了房间唯一一把椅子上。

    可云衣显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伸出去的手又猛向前一探一抓,而后一撤,数米之外的椅子竟诡异地来到云衣面前,椅子上的人自然猝不及防地跌了个屁墩儿。

    花不语不乐意了,自小到大都是他戏耍别人,何时有别人戏耍他的份,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也顾不上揉揉摔疼了的屁股,指着云衣就想骂,然而刚看到满眼笑意的云衣,不知为何,那些骂人的话又被吓得憋了回去,只剩下一句,“你是谁?”

    “这也是我要问你的,”云衣撑着椅背一个翻身坐在椅子上,直视着眼前这个人,“你到底是谁?”

    一种无形的气场在空气中蔓延开来,花不语心说明明是我先问的,但话到嘴边又不敢说出来,只得撇撇嘴,极不情愿地开口,“花不语。”

    “花家?”云衣的神色很是奇怪,震惊、怀疑、激动、愤怒,却还夹杂着三分诡异的、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欣喜。花不语看不懂。

    “什么花家?这就我自个儿。”无所谓地耸耸肩,花不语觉得反正也藏不住啥了,索性都招了拉倒。

    “你的蝶梦哪里来的?”云衣语速明显加快了,人已然站了起来,脸上已不见本分玩笑的神色。她开始慌了,这是花不语得出的结论。

    在一个屋子里,永远做最冷静的那个人,因为唯有冷静才能占得上风,这也是花不语得出的结论。

    所以现在,他得出结论,此刻的局面,是他占上风了。

    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然后背着手,踱开了步子,学着云衣方才的神态,模仿得连嘴角勾起的弧度都一模一样。

    他以为云衣会愈发的不冷静,甚至愤怒,人在愤怒之下是最容易露出破绽的,这是他的蝶梦,虽然不知道为何云衣也能控制其中的空间,但她一旦有破绽,便是他的机会。

    可是云衣笑了,哈哈大笑,甚至笑得直不起腰,花不语觉得他从笑里听出了深深地嘲讽。花不语不高兴了,他不高兴自然不能让别人高兴。

    抬手刚准备给云衣一点厉害瞧瞧,却惊恐地发现,他控制不了这方空间了,蝶梦,在他毫不知情的状况下,易主了。

    “你做了什么!”这个打击于花不语而言太大了,这话几乎是他吼出来的,起初懒散倦怠、富贵公子的形象,此时是丝毫不顾了。

    “别激动,”云衣说这话时,眼角还挂着方才笑出来的、未及拭去的泪,“一点小手段,蝶梦还是你的,但你得告诉我,它是哪来的?”

    花不语蔫了,他现在连和云衣平等对峙的筹码都没了,蝶梦的空间里,谁都无法动用灵力,所以花不语才敢将其作为交易场的四楼,他在其中,往来各路强者。

    可现在,颇有几分作茧自缚了。

    “打娘胎里来的,”花不语颇为哀怨地白了一眼云衣,语气里满是不情愿,“我娘说我生下来就带着它了。”

    云衣看着他的眼睛,花不语丝毫不惧地回视回去,云衣的眼瞳幽深,仿佛一潭深不见底的死水,在花不语的认知中,这不是一个活人应该拥有的眼睛,他莫名感觉后脊骨有些发凉。

    “干嘛干嘛干嘛,”顾不上自己的手舞足蹈有多好笑,花不语一定要打破此刻这种诡异的气氛,“男未婚女未嫁的,你这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想碰瓷儿啊!我告诉你,小爷我风华绝代,打死我都不会看上你的!”

    思绪突然被打断,云衣本能地楞了一下,而后才慢慢反应出花不语说了些什么,不屑地嗤笑一声,“这么暗的地方,你恐怕连自己什么样儿都没见过吧,哪来的风华绝代?”

    “爷我又不是打小在这个地方长大的!我小时候我娘就说我帅!天底下最帅!”

    “那现在你父母呢?”

    方才还像个骄傲的小公鸡一般的花不语,闻言瞬间连鸡冠子都耷拉了,“他们很早就去世了,我三岁刚刚灵力觉醒,他们就去世了。自从我灵力觉醒,我身边所有人都莫名其妙遭受厄运,好多人都说我是天煞孤星”

    说到最后,已是带了几分哭腔。

    “所以你就来了万宝阁,待在了这里?”

    “嗯”吸了吸鼻子,花不语强打起精神,“所以我警告你小心一点!得罪了我是会倒大霉的!”

    云衣笑笑,“我不会。”

    简单的三个字,明明不是安慰,却让花不语心头一热,抬头再看云衣的笑,竟觉得如沐春风。

    眼眶一红,花不语在眼泪喷涌而出以前及时地止住了,装作鄙视的“切”了一声,“吹牛。”

    “能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云衣觉得自己已经基本猜到他是谁了,只需最后一步。

    “不行!”花不语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刚刚差点儿哭鼻子了,现在一定很丑。

    “我不会看上你的”云衣以为他的顾虑在这。

    “那也不行!万一你骗我呢!现在我也打不过你,你要是对我用强怎么办!”

    云衣失笑,想想曾经那位大神,若是知道自己转世变成这副样子,大概也会捶胸顿足,悔不当初吧。

    然而很多年后,当云衣真的和他提及当年他的言行,那人沾沾自喜津津乐道的样子,让云衣觉得,当年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