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四十章 消息

第四十章 消息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周安说完自己都觉得有几分后背发凉,提高音量仿佛为自己壮胆,“所以我就说他是妖怪!不定哪块石头蹦出来的呢!”

    云衣笑笑,随口附和了几句,眼神却依旧注视着那少年。

    自号“石鬼”的少年伸了个懒腰,左右看看,又捡起一块石头,众人皆是惊奇,就在他们以为这少年今次要破例之时,少年却没有叫价。

    他反复把玩了一下这巴掌大小的石头,摇摇头,又把它扔了回去,后面众人一哄而上,皆是想第一时间拿下这块石料。

    少年又随意逛了几圈,终于选定了一块深灰色石料,这块石料奇便奇在规整,五尺见方的石料,仿佛被人工打磨过一般,连其上的纹路都错落有致,不像是自山中抬出的,倒像是拆了谁家石桌,现来充数的。

    这价钱也十分充数,只要一百中品灵石,赌石的初始价格皆是由丹廷请专业鉴定师定下的,很明显,谁也不看好这块石头。

    但少年似是对它甚是满意,叫来管事耳语了几句,获得允许后,将这块石头收入了储物袋。

    众人皆是疑惑,这般情景,这么多年,从未有过。

    那储物袋少年没有收起,随意抛了两下,走向远处看戏看得津津有味的云衣。

    周安见他往这边走,早已吓得躲到了药归身后,云衣倒也对他此举有几分惊异,但更多的,是好奇。

    少年在云衣面前站定,将储物袋递了过去,“给你的。”

    云衣接过,看了两眼,“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不行,”少年咧嘴一笑,“但你一定要好好保管,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亲自为你解石!”

    “好,”云衣应了,“那下次,我要去哪找你?”

    “你用不着找我,我也不会找你的,我算你命中有我,我们一定会再见。”

    云衣听着这话想笑,刚想逗他几句,却在看见少年那双眼睛的时候愣住了。

    不知为何,她觉得这双眼睛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她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就是莫名感觉有些奇怪。

    少年没再等云衣回话,戴上斗笠,绕过云衣一行,离开了这片区域,转瞬便消失在茫茫人海。

    周安见那少年终于走了,这才敢从药归身后出来,拉着云衣,“走吧走吧,吃饭去,我都饿了!”

    从石鉴的人山人海中挤出来也颇费了一番功夫,云衣本以为周安会带他们去什么酒肆茶馆,却不料她带着他们七拐八拐地,停在了一家民居门口。

    “这就是整个圣丹城最好吃的地方了!”小丫头站在门口,十分自豪地宣布,而后开始咣咣砸门,“胖子!胖子!胖子开门!饿死我了!”

    “来了来了!”门里传出响亮的回应,然后,门开了。

    开门的当真是个胖子,云衣觉得,他大概得有五百多斤,一个人把双开的大门堵得严严实实,估计是因为急着开门,这会儿满头大汗的,正忙不迭的拿手帕擦汗。

    “催什么催什么,不知道胖子行动慢啊。”开完门,这人便转身往屋里走,将门口的空间留给他们进门。

    “嘻嘻,我确实是饿了嘛!”周安笑嘻嘻地回应,一边还给云衣他们介绍,“这是陆胖子,也是个炼丹师哦!别看他现在这样,听人说他两百年前可不是这么胖,就是他手艺太好,把自己养肥了。”

    这倒让云衣有些惊奇,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嗯,这么烟熏火燎的炼丹师。

    周安带云衣三人刚在院子里找位置坐好,陆胖子便将菜端了出来。

    云衣自认修行千年,早已没了口腹之欲,但此刻看见一桌的菜码,竟让她有些垂涎欲滴。

    就算不看是味道,这些菜从刀工到摆盘也均是一流的,一个擅长做菜的炼丹师,云衣开始对这人感兴趣了。

    周安倒是不客气,菜刚上桌,她招呼了云衣三人一声,便开始动筷子,一口菜咽下,是满脸的餍足,“陆胖子,你手艺越来越好了!”

    菜上完了,陆胖子也找了个位置同他们一起坐下,神色凝重,似乎并没有因周安的夸赞而开心。

    “怎么了?”周安发现好友的异常,关心了一句,复又专心于餐桌。

    “你听说了吗?此次丹会,萧肃要来。”

    “丹臣萧肃?”听见这名字云衣动作一滞,想起了许久之前扶风老祖提及的那个赤龙国丹师。

    “是啊。”陆胖子点点头,很是疑惑地看着云衣,他不明白这圣丹城竟然还有人不熟悉萧肃。

    “来就来呗,”周安一边夹菜一边毫不在意地说,“反正他一辈子不能脱离赤龙国,就算赢了也不占丹廷的名额啊。”

    说完又想到另外一种可能,“还是说你跟他有仇啊?”

    “去!”陆胖子显然对周安天马行空的联想习以为常了,“我上哪跟他有仇去!但你不想想,若他不是奔着丹会来的,那他是干嘛来的?”

    “你关心这个干嘛,他是赤龙国的臣,大概是陪他哪个小主子来的吧。”

    周安随口一说,陆胖子却当了真,神色更加凝重,“我就怕这一点。赤龙国若对丹廷感兴趣了,那必是一击即中,这样今年的三个名额便又少了一个,这样我岂不是又要再等一年。”

    “不还有两个名额呢吗?”周安有些不解。

    “另两个必是宁闲和青尘老人啊,去年丹会他们便已触到七品的屏障了。”

    “别灰心别灰心,”周安十分不走心地鼓励着他,“大不了来年再战。”

    陆胖子翻了个白眼,没再理他,兀自坐在那唉声叹气。

    云衣在一旁听着,默默记住了这些可能有威胁的名字。

    “好了好了,”当几人终于吃饱,周安一抹嘴,站起来拍了拍陆胖子宽厚的肩,“别唉声叹气了,成为不了丹廷的炼丹师,你可以去丹廷当厨子嘛!你做饭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陆胖子已是连个白眼都懒得赏她了,随便地挥挥手,“吃完赶紧滚吧。”

    周安嘻嘻一笑,同他道了声“丹会见”,便带着云衣三人离开了。

    酒足饭饱最容易犯困,再配上午后的阳光,就连周安都只想回府睡上一觉。

    有了这半天的折腾,午睡结束,任周安怎么说都没把云衣拽出房门半步,之后,她索性以闭关为由,闭门谢客,独自在房间里磨合她的新丹炉。

    两日后,便是丹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