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五十一章 胡老三

第五十一章 胡老三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云衣不知如何接话,她不明白她哪里惹到这人了,为何他对自己这么大敌意。

    但显然,沉默不能解决问题,“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胡老三生平最看不惯你们这些世家小姐,在这后厨,我就是规矩,想偷懒趁早滚蛋!”

    “知道了”云衣无法,只得应声。

    “大点声!”胡老三骤然一吼,将旁边那两个孩子吓了一跳。

    “知!道!了!”云衣赌气一般提高了音量,竟不弱胡老三半分。

    这音量勉强让胡老三满意了,至少他没再揪着不放,待他又转向另两个孩子时,却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这后厨归我管,我姓胡,叫我声胡叔就成。”

    这瞬间变脸的功夫,让云衣也是佩服,那两个孩子明显被吓得不轻,叫人的声音都还是颤的。

    “行了,”胡老三左右看看,“这没什么需要你们的了,我带你俩去看看你们住的地方吧。”

    云衣站在原地没动,“你俩”,这其中就必不包括她了。

    果然,见云衣没动,胡老三似乎有些失望,到嘴边的骂人的话只好又咽了回去,“你,在我回来之前,把地拖了!”

    这要求有些胡闹,且不说这后厨有多大,就这地脏得仿佛几百年没拖过,云衣就绝不可能在胡老三回来之前的这点儿时间里拖完。

    胡老三走了,她没有动,不是不想,确实是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可这在外人看来,便有几分赌气的成分在了。

    后厨的几人看着站着没动的云衣,开始小声议论,云衣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就算是再好的修养,现在也难免有几分想打人了,如果她打得过的话。

    一个看上去年纪长些的姑娘咳了一声,那些议论渐渐息了,她放下手里的活儿,拿围裙擦擦手,找了两块抹布,向云衣走了过去。

    “我也是这后厨的管事,这儿的人叫我一声玲姐。”

    “哦。”云衣应了,心不甘情不愿地喊了一声,“玲姐。”

    “你也别跟老胡赌气,他那人就这样,看不惯千金小姐的做派,你把活儿干漂亮了,他自然对你改观了。”这玲姐是个爽利人,说话做事,也像个有主意的。

    云衣抬头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这玲姐,不像是农家女。

    “你刚来的时候也经历过这些?”说自负也好,说不可一世也罢,反正云衣对自己的判断素来笃定,更何况现在心情不好,也懒得迂回。

    玲姐被云衣问得一愣,又琢磨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云衣问题的意思,当下便沉下了脸,“我跟你不一样,记着,你既进了铁剑门,便是门主恩典,不该说的别说,多余问的别问。”

    云衣撇撇嘴,没接话。

    那玲姐看云衣不过十三四岁,大概问那话也是有几分不服气,小孩子心性而已,也就没再深责,又缓下了语气,“以后老胡吩咐你的活,应这就是,不会做的来问我,做不做的完不管,你做了他便舒心了。”

    这是什么心态!然而,就算云衣再不平也只敢在心里骂骂,寄人篱下这四字,她今日才算是懂了。

    见云衣还没应话,玲姐也不再劝了,径直递上了抹布,“拖地吧,我在你旁边,你跟着我学。”

    云衣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那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抹布,忍着不适接了过来。

    “跟着啊。”玲姐打了盆水放在墙边,跪在地上,边擦还不忘招呼云衣跟上。

    云衣犹豫地走了过去,学着玲姐的样子湿了湿抹布,却怎么也不肯跪下,只是蹲着,开始一步一退地擦地。

    蹲明显是比跪更累的姿势,玲姐扭头看了眼云衣,想了想又把话咽了回去,随她吧。

    待胡老三回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玲姐已经擦完小半个后厨,云衣还蹲在角落,看着地上的菜叶发呆。

    玲姐看见胡老三乱糟糟的胡子快要根根直立了,赶忙上前拦住,“这孩子也不容易,一点点学,一点点干吧。”

    “嫌不容易就滚蛋!”云衣就算是背对着胡老三,也能想象出他破口大骂、唾沫横飞的情景了,“我倒要去问问周实,铁剑门什么时候开始招这种千金娇小姐了!”

    “快去快去,”玲姐赶忙就坡下驴,“周实这会儿一定在门主那汇报呢,我跟你一起去,也让门主评评理。”

    说完不等胡老三反驳,拽着人便出了门。

    胡老三走了,云衣也不打算再难为自己,当下便将抹布一摔,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她蹲的太久,腿都有些麻了。

    “姐姐,你不干活,胡叔回来又该骂你了。”后厨一个年纪较小的孩子,见云衣此举,怯怯地上前提醒。

    云衣倒不甚在意,活动活动腿脚,转了转脖子,“反正我干活他也骂我。”

    似乎是看云衣还算随和,那孩子小心地放下手里洗好的菜,甩着水凑了过来,“姐姐,你真的是胡叔说的那种千金小姐?”

    云衣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我哪知道他说的是哪种千金小姐?”

    “就是那种不用干活也能有好多漂亮衣服,每天都有人伺候,出门不用走路都是坐轿子,然后有好多钱可以买好多东西的那种!”小孩描述得甚是顺畅,眼中竟还有丝丝点点的羡慕和向往。

    云衣猜测胡老三的描述大概是“蛮横无理”“挥霍无度”之类的,却不想听到这些孩子耳朵里,成了另一番光景。

    看着小孩羡慕的目光,云衣觉得胡老三若是知道得气吐血了,虽然见不到那场面,光是想想也是心情愉悦。

    “不是,”心情愉悦归愉悦,可她终究还得活下去,云衣想或许一个失忆的可怜孩子能在胡老三那好过些,“我不记得我是谁了。”

    “啊?”那小孩有些失望,“为什么啊?”

    就算再暗中腹诽小孩子的麻烦,云衣还是得耐心跟她解释明白这个没有为什么的为什么,“我不知为什么晕倒在路边,是小河村的赵叔把我带到这里来的,之前的事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孩子撅了撅嘴,这答案明显不是她想要的,低着头,踢踏着鞋子,又回水池边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