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六十九章 等待

第六十九章 等待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接下来的五天,他们各自准备,考虑到人多眼杂,云衣放弃了炼丹的想法,只是去遗迹之外走了两圈。

    这个所谓遗迹,离宿星湖倒不远,落在山壁的一个洞里,洞口已悬了方便进出的藤梯。当然,大门大派自御剑而行,那些个从藤梯爬上去的,大概也吃不上热乎的了。

    洞前由五大宗门联合把守,为保公平,不许任何人擅入。

    云衣遥遥望过一眼,洞口平平无奇,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遗迹既在宿星湖旁边,云衣也便由皇甫老祖引着,去了宿星湖一观。

    死寂的湖面着实让云衣皱了皱眉,她往湖中探了探头,没见识到所谓天命,倒觉得这湖中仿佛没有生灵,不,她甚至觉得这或许根本不是个湖。

    一种打心底里的不舒服让她退了两步,远离了这个宿星湖,炼丹师是相关生灵的行业,与死寂本是天生相克的。

    皇甫老祖还在一旁补充着宿星湖的传说,以及那些年观得天命得以飞升的幸运儿。

    云衣对天不天命的不感兴趣,但她注意到了这个故事的开头,天上的星辰落于此湖中,故名宿星。

    传说自不可尽信,但亦不会是没有缘由的,这个星辰落湖说,或许与这湖真正的来历有关也未可知。

    左右逛得差不多了,云衣便带着皇甫老祖,赖在了铁剑门的营地,别的不说,至少胡老三的兔子还是烤的挺好吃的。

    五日之后,按理说该是进入遗迹的日子了,可那日子时莫名起了阵大风,宿星湖边不少百年大树被连根拔起,至卯时方歇。

    奇的是,这风只拔树,却不伤人,若不是观感颇为震撼,不少人都没意识到夜里还刮过一阵风。

    有人开始宣扬这场邪风是天道的警告,这说法倒吓退了几人,不过大多数人还是相信,这不过是那些大宗门为独吞遗迹弄出来的噱头。

    不过尽管如此,进入遗迹的时间又被推迟了三天。

    “你怎么看?”铁剑门扎营远,是以得到消息都比别人慢了半天,可一得到消息,言策便同云衣来到宿星湖查看情况,虽说云衣没有修为,言策却丝毫没有看低她的意思。

    为了不影响通行,那些倒下的树已被人清理了,云衣四下看了看那些零落的老根残枝,随手捡起一根掂量了一下,“嗯,是真树。”

    言策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等着她的后文,云衣却是不再开口。

    “是真树,所以呢?”云衣不说话,言策只好自己问。

    “所以挺可惜的啊,”云衣弯腰又捡了几根,“这树看样子长得还挺好的呢。”

    “我没在跟你开玩笑。”言策有些搞不明白云衣了。

    “我也没跟你玩笑,”云衣直起身子,转身正视言策,“记住,生而为人,最愚蠢的,便是揣摩天意。”

    言策有些不赞同地皱了下眉,云衣无所谓地耸耸肩,“反正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话已至此,再争辩便没有意义了,言策索性换了话题,“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云衣抬头望着山壁上的洞口,“我想我们谁也不可能放弃,那便,一起赌一把吧。”

    “你能想到最坏的情况是什么?”既然说赌,这是绕不开的问题。

    云衣眯着眼看了许久那个洞口,没有回答却是反问了回去,“你能想到的又是什么?”

    “迷雾、毒瘴、猛禽,不过如此了吧。”

    “不,”云衣那种自见过宿星湖之后便一直深藏心底的不安,此刻复又蔓延开来,她想到的,是她最不愿意接受的一种可能,“还有诅咒。”

    似是为了配合云衣此言,天边莫名炸开一道惊雷,而后方才还万里无云的天,突然下起了漂泊大雨。

    言策连忙收了扇子,猝不及防地被雨浇了满头。

    云衣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雨搞得甚是狼狈,却看着言策笑出了声,与刚刚的愁容满面判若两人,“这么宝贝你的扇子啊。”

    “是啊,”被浇了个透心凉,言策反而不甚在意,又扭头看了洞口一眼,“走吧,回去了。”

    “你先走吧,”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之中,还在外面的人忙不迭地往营地赶,云衣却是找了根结实的断枝坐了下来,“我再看看。”

    言策不懂这有什么好看的,本来云衣不走,他是不好意思走的,可又怕门里派人来寻,一来二去的反而麻烦,于是他只得先回去知会一声,再回来跟着云衣看雨。

    瓢泼的雨肆无忌惮地砸在云衣身上,带着几分寒意,她却仿若无感,雨水顺着头发滴进了眼睛,可她依旧执着地盯着那个洞口,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浮现。

    其实云衣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但她总是觉得这场雨在阻止她的探究,被阻拦也更坚定了她探究的决心,那里面,一定有什么。

    言策回来正看见坐在断枝上对着洞口发呆的云衣,他又搬了截断木,坐到了云衣旁边,“看出什么了?”

    “没,”云衣摇摇头,“但我总感觉这场雨不会白淋。”

    言策笑了笑,没有随意发表看法,只是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帮我盯着宿星湖。”云衣也真不客气,她总觉得宿星湖也有些问题。

    言策应了,搬着断木换了个看得见宿星湖的方向,“你觉得它会起什么变化?”

    “我不知道,”云衣连语气都甚是茫然,“但这场雨来得蹊跷。”

    这是小时候天虚子告知她的话,若你觉得这天地间什么东西不符常理,这东西或是一场雨、一阵火,或是雷鸣闪电、深林湖泊,哪怕是一块石头,只要你觉得不对,别急着问为什么,你只需要等下去,机缘很多时候便是这么来的,天道总是更偏爱有耐心的人。

    这么多年,云衣实践这句话,未尝一错,于是这么多年,她亦习惯了这种方式。

    或许此刻随便来个修风水的人都能想出比这聪明一百倍的法子,可云衣不懂风水,她只能用着最笨的法子,怀着最诚的心,是等待,亦在思考。

    这厢云衣正仰着头等着机缘砸中自己,那边言策却是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变了!”

    “什么?!”云衣闻言慌忙回身,却见那一潭死寂的宿星湖,竟真的,缓缓起了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