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七十一章 撤离

第七十一章 撤离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这二层小楼让云衣炼丹勉强有了遮掩,只要不引来异象,便无人会注意。

    是以此番云衣炼丹,不求精,但求多。

    天星山脉也算有些灵药,云衣托皇甫老祖漫山遍野地去寻,不论品种,悉数采回,多多益善。

    能凑出一副方子的炼成丹药,凑不出的,就简单提炼一下,加些辅材配成药液,或也可一用。

    三日的时间,云衣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了三日,其间也只有皇甫老祖采药归来,偶尔进去送些灵药,遇见云衣刚好闲暇就聊两句,不过大多数情况他所能看到的,都只是一个闭目凝神炼丹的云衣。

    凝血丹、回气丹这些疗伤的丹药必不可少,但此次云衣更为着重炼制的,是那些能够破厄辟邪的丹药,那个山洞里莫名的邪气,到底是让她不安。

    三日的时间极快,当云衣顶着黑眼圈抱着一堆瓶瓶罐罐出现时,把皇甫老祖吓了一跳。

    “你真的不需要休息一下吗?”皇甫老祖接过那一堆瓶瓶罐罐,一边分类一边关切地问。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不过寅时三刻,回去歇一会儿吧,他们要等午时阳气最盛的时候才能进去呢。”

    云衣想想在理,也就干脆地将后续工作交予了皇甫老祖,自己回房间倒头睡了个昏天黑地。

    将近午时,皇甫老祖叫醒了云衣,说是铁剑门诸人已在门外等了许久。

    云衣下楼时,他们正聚在一起喝茶,依旧只有言策一袭白衣,看上去休息的不错,但脸色很不好看。

    云衣是理解他的,这几日她不肯睡觉,亦有一部分原因是怕梦到那日的场景。

    那场景,太过诡异和可怖,让云衣对于今次之行愈加不安了。

    云衣同他们打过招呼,又拿出些辟邪的丹药分与众人,嘱咐他们佩在身上。

    没人问及缘由,也没人问这丹药哪来的,只是云衣说了,他们便依次领了,而后照做。

    云衣猜测是言策回去说了些什么,铁剑门的人,总是组织纪律性极强。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一行人出了小楼,赶去遗迹洞口。

    那里此刻也算人山人海,五大宗的人立于最前方,看着日头的变化,只待时候一到,第一个冲进去抢占先机。

    云衣他们到时已落了后,她倒不急,这般诡异的遗迹,落后不见得是坏事。

    站在高处往前略望了望,她看到了扶风门的青白二色,倒是不见青鸾宗,大概是前些日子已然回去了。

    看了看扶风门,想想扶风老祖,云衣叹了口气,再有过节也算有些交情,看在扶风老祖的面子上,她不能看着这帮人去送死。

    仗着个子小,云衣在人群中挤得极快,两三下便挤到了扶风掌门旁边。

    “掌门别来无恙啊。”

    扶风掌门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候吓了一跳,待扭头看清是云衣后,才冷哼一声,“你也无恙。”

    “唉,”云衣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我倒无恙,但只怕你很快就要有麻烦了。”

    “你什么意思?”扶风掌门不悦地皱起眉头,这话于他听来,就是无缘无故在咒他。

    “劝你一句,离这个遗迹远点儿。”

    语罢,云衣却不再多说,逆着人群,原路挤了回去。

    扶风掌门看着云衣渐渐消失在人群中,还有些怔愣,这话不止一人同他说过。

    启程之前,他请慈恩大师同往,慈恩大师便是高深莫测地叹口气,劝他离这儿远点,后来青鸾宗回撤,青鸾仙子也劝他识些实务。

    扶风老祖闭关,扶风门本就失了底气,如今还遇上这种情况,皱眉思虑再三,扶风掌门终是唤来身边弟子,“去传令,撤!”

    云衣远远看见离去的扶风门,满意地点点头,这个掌门,还不太笨。

    扶风门刚走没多久,时辰便到了,那些大宗门弟子率先腾空而起,直奔洞口而去。

    御空的手段倒是不少,有御器而行的,有背生双翼的,亦有仗着功法,直接凌虚御空的。

    他们都进去许久,后面小宗门或是散修还在排着队,火急火燎地爬藤梯。

    这其中,自然包括云衣一行。

    他们来得晚,云衣又不愿上前,他们几乎就在队伍的末尾了,身后,也只剩寥寥数人。

    当他们终于进了山洞,云衣心间那股不安愈加强烈了。

    山洞里极黑,没有任何光源,偶尔略过几只灵蝠。

    前面有人生了火,云衣他们索性借着光往前走,山洞壁上结着厚厚的蛛丝,这一切本也都没什么异样,可云衣就是不安。

    她的心跳愈发地快速,而她控制不住。

    莫名的窒息感强迫她停下脚步,体内的天火几乎要呼啸而出了。

    云衣明白这是她身体的预警,她的全部感知都在阻止她前进。

    “怎么了?”

    云衣突兀地停步拦住了后续所有人的脚步,言策上前关切地问了一句,却发现她现在整个人的状态十分不对。

    就算光亮微弱也不妨碍看出云衣脸色惨白,冷汗连成线往下流,整个人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你没事吧?”言策扶住云衣又问了一遍,她看上去已有些站不住了。

    “走,”云衣声音很低,仿佛已用尽全身力气,纵是如此,言策不贴近她的嘴唇还是听不到,“回去,先出去。”

    言策确认了一遍自己听到的内容,有些茫然地望了望前路,扭头以眼神询问顾无休。

    顾无休皱眉看了看被言策扶着勉强站立的云衣,终于点了点头。

    好在他们已经在很后面了,回去的路不算拥挤,有些不明所以的散修看他们回去,竟也跟着返了回去。

    直至坐到飞船的甲板上,云衣的状况才算好一点,但她依旧大口喘着粗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里面究竟有什么?”既然出都出来了,言策还是忍不住好奇一下。

    “我不知道,”云衣的声音还是有几分颤抖,“但那里很危险,很危险,不,可能今天之后,整个天星山脉都很危险,不要再回到这里了。”

    言策闻言却突然站了起来,想走却被顾无休拦下,“你干嘛去?”

    “他还在天星山脉。”

    “他已经走了,”他们的声音都压得很低,“上次我想去找他,便只看见他留下的四字‘后会有期’。”

    是啊,既是策算古今的人,怎么会算不到这一重。

    言策终于放松了,这个消息也让他对云衣的决定又信了几分。

    云衣不知道言策同那个黑衣人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她也没兴趣知道,她留在这里唯一想拿到的,只有那半个阵法。

    可她还未开口,言策却是将一张折好的纸递了过来,“这是我那半,拿去吧。”

    云衣接过来,没有展开看看便收了起来,又从皇甫老祖那里拿出一个储物袋,里面是这几日炼的丹药,随手扔给了言策,“送你了。”

    说罢,还不等言策打开储物袋,便跟着皇甫老祖跃上了另一艘飞船,遥遥地冲着言策挥手,喊得是“有缘再见!”

    她可是不打算再回铁剑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