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七十八章 线索

第七十八章 线索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千草居士皱起了眉,那块被他用以防身的虫冰还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他走过去捡起来,用衣袖蹭了蹭灰,而后小心地收好。

    “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件事,这是实话,这虫冰是养在我根系的,千年前自我有灵智那刻便有,”言罢又补了一句,“我也只有这一块。”

    云衣眯了眯眼睛,她相信千草居士不会说谎,养在灵药根系也确是个极好的瞒天过海的法子,只是千草居士已生灵智千余年,若自培植起算,约不足万年,也有半数,如此说来,此时世上尚存的啮火蚁是上次围剿不及的余孽?

    是的,纵是凡界,亦有一起针对啮火蚁的围剿,是当时仙界有大造化者自舎修为,请谪凡界,之后领导了凡界的围剿行动,至少史书是这样记载的。

    “你生在什么地方?”灵药祖地,本是不轻易说与人知的,云衣知道这个道理,这话也只是试探性一问,反正她与千草居士天生结怨,失礼也不在这一回。

    千草居士果真仿若未闻,却又开口质疑了回去,“千万年了,炼丹师还不肯放下自己的傲慢吗?”

    云衣不认同地皱皱眉,“你这不是让我们放下傲慢,我们放下的,是信仰。”

    千草居士嗤笑一声,那意思,不言而喻。

    其实在云衣尚是学徒,第一次听到那个故事时,便想过这个问题,天地之道,对错正邪本是相生,啮火蚁生得其道,其实无罪,有罪的,是那些别有用心的人。

    她也相信这世上不止她一人这么认为,以史为鉴,能想通这一环节的人太多。

    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缄口不言,打着固有的旗号粉饰太平,为什么?

    因为这个谬论不该被他们推翻,他们没有资格。炼丹、炼器,乃至于风水,这些极重师承的道,是断断不许欺师灭祖的。

    所以这个错误只能延续,这何尝不是一种悲哀,而那些知错犯错的人,更是悲哀。

    可它纯然是个错误吗?其实不是,这个所谓的错误中是有正义存在的,于是苦苦挣扎的人们紧紧抓住那正义的光亮,以期自我救赎。

    毕竟史之一笔,谁又好说善恶,当年那只枉死的凤凰,也在为自己叫着冤屈。

    其实偏执的不是前辈,是后人,是那些以火为教的后人。可前人没错,后人不敢,这个无首无尾的环,便只得一代一代纠结下去。

    两厢无话,云衣便起身告辞了。无论啮火蚁有罪与否,那个四下售卖啮火蚁害人的人,总是要追查下去的。

    山上比寻常地方要多凉爽些,午后的风迎面拂来灵植混杂的味道,云衣必须承认,这是所有炼丹师梦想的隐居点。

    药王是不会有此心性的,或许这本是杨怀飞升之前的居所吧,杨怀得道之后,千草居士将其留了下来。

    复又回头看看那个二层小楼,云衣轻轻叹了口气,纵是无缘为友朋,也还是祝愿千草居士能早日得道吧。

    下了山,皇甫老祖还在山口等着,许是站累了,正吊儿郎当地蹲在地上,叼着根不知道从哪捡来的草。

    云衣上前拍了拍他,颇为疑惑,“当年东齐宫中,都不教人礼仪的吗?”

    “嘿,你个小丫头片子,”被云衣嘲笑仪态,皇甫老祖登时不乐意了,“你个站没站相,坐没坐样的,还敢笑话我?”

    “诶,”云衣不赞同地摇摇头,“这可不一样。我小门小户出来的,要那皮毛作甚?您可曾是九五之尊,这样可不好。”

    这话倒勾起皇甫老祖的话头,他矫健地跃起身,将嘴里叼着的草随地一吐,边走边拉开了架势,“我跟你说你真该看看东齐国史,见识见识老夫为帝的年代,满朝文武,那叫一个其乐融融。”

    云衣试着想象了一下,乐了,以皇甫老祖的性子,其乐融融的何止满朝文武,那时许是真正的君臣同乐吧。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帝王,甚至听都没听说过,如此怀柔手腕,又何以服众?云衣这么想着,也这么问了。

    皇甫老祖甚是警惕地看了云衣一眼,“你问这干嘛?你不会打算回去跟我那大孙子抢皇位吧?”

    云衣霎时有几分哭笑不得,连连摆手,解释不过是一时好奇。

    “那还好,”皇甫老祖松了一口气,又不放心地补充了一句,“东齐的皇位只能是皇甫寿的,其余,谁也不行。”

    云衣被皇甫老祖突如其来的严肃搞得一愣,又想起很久之前皇甫寿从容地说“他抢不走”,看来就算东齐国小,这其中的弯弯道道也还不少啊。

    “对了,”云衣复又想起一事,颇有些兴师问罪的意思,“你为什么不上去?”

    皇甫老祖笑得高深莫测,却不作答,背着手,遥遥走在前面,任云衣追打,就是一言不发。

    栖雁山紧邻暮沧国,那是弈风的众多属国之一,年年朝贡,是以两地交通发达。

    暮沧国都有直达弈风国都的飞行灵器,只是因为直属皇室,云衣若想搭顺风车,恐怕还要费一番功夫。

    但眼下的问题,是他们如何到暮沧国。

    栖雁山灵气充沛、风景如画,是隐居的好地点,却不是作为中转站的好选择。

    皆因此地交通闭塞,能来栖雁山隐居的,大多也没什么再出来的心思。

    云衣同皇甫老祖二人在栖雁山下四顾茫然,等了大半日也每一辆往来的车马。二人只得在山上宿了一晚,想等第二日清晨,问个上山砍树的樵夫。

    樵夫热情地将他二人带回了村子,说是要待每月十五,他进城卖柴时,再将二人顺路捎带进城。

    暮沧许是仙国属国的原因,也沾了些气运,不多,但贵在纯。

    云衣站在澜沧城外,感慨着城墙之上萦绕着的,凝实如金线一般的气运。纵是再仙界,能在气运精纯上超过它的仙国也屈指可数。

    她现在觉得弈风国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她倒真的越来越期待这趟弈风之行了。

    皇甫老祖看云衣十分认真地盯着城墙许久,一动不动,还好奇地凑过去看,“这城墙有什么不对吗?”

    “哦,”云衣不在意地应了一句,“我刚发现,这城墙居然是石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