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零七章 白霜

第一百零七章 白霜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白霜?听到这名字的一霎,云衣心间有根弦被拨动了,是巧合吗,这个名字跟白露太像了。

    她预感白露不会喜欢这个名字,若是白露在她身边,甚至还会让她离这人远点儿。

    这是白露少有的孩子气,她固执地要成为云衣身侧的独一无二。

    想起白露,云衣连神情都温柔了几分,凌清安看着自是不知何故,只自顾自归因于白霜,“提前预祝姑娘新觅知音了。”

    云衣抿唇一笑,没解释什么。

    当夜,云衣谋划了一晚以什么理由拜访才不显突兀,却不想第二日白府的拜帖竟先递了上来。

    来的是白霜,小姑娘依旧怯生生的,走路只敢低头看路,身边也没什么侍从。

    不过想想她那可怕的修为,大概也不需要什么侍从保护了。

    晴岚将她引进屋便迫不及待地告退了,她在外人面前素来稳重,若无特殊情况断不会有此无礼之举。

    但这种情况之下,云衣也理解她的失礼,歉意地冲白霜笑笑,却见小姑娘的头更低了。

    “你叫白霜?”云衣上前搭着她的肩,显出一种亲密的姿态。

    “嗯,”其实白霜看上去比云衣小不了几岁,只是由于不常与人交流,有些胆怯,“你呢?”

    “云衣,”云衣友善地笑笑,“看上去我比你大些,不嫌弃的话叫声姐姐吧。”

    “云、云姐姐,”白霜抬头迎上云衣鼓励的目光,终于是雀跃了些,“我喜欢云姐姐。”

    若遇上常人,这一句会被当做小孩子高兴随口而言,本是不作数的,但云衣偏要问个究竟,“为什么?”

    “因为云姐姐不怕我,我从小到大只有云姐姐不怕我。”

    “从小?”云衣敏锐地捕捉到了关键词,难道她这一身修为还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不成?

    “嗯,从小,”白霜认真地点点头,这些事情她不常与人说,也没什么人听她说,此刻能与云衣分享,看上去也很是开心,“爹爹说娘怀我时发生了些意外,我从出生时就有修为,越大越厉害,就是、就是”

    “就是控制不了?”云衣替她补全了没说出口的话。

    “嗯。”白霜低下头,有些沮丧。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不知道这种天赋的可贵,只想得到没有小伙伴陪伴的孤单,云衣拍拍她的肩,“你知道是什么意外吗?”

    白霜摇摇头,“爹爹没说,云姐姐要是想知道,我回家再去问爹爹。”

    “不用了,”云衣赶忙阻止,这话问出去,白丞相怕是要怀疑自己对她宝贝女儿别有图谋,“能和我具体说说你控制不了的能力吗?”

    “就是,就是,”白霜歪着头,非常努力地思考,“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听别人说我情绪失控的时候很可怕。”

    “那你自己有什么感觉吗?”

    “没有。”

    “听殿下说你修为已有地境七重?”

    “嗯。”白霜乖乖点头。

    境界多半是仪器测的,这倒不是云衣关心的,她关心的是能力,“那你知道如何与人对战吗?”

    “知道,爹爹说有人欺负我我就哭。”

    白霜认真的神情不由得云衣不信,不过想想,这似乎确实是最实用的法子。

    这是一块璞玉,云衣看着白霜有些两眼放光了,如若能确定那些力量确实是白霜自己的,或许她还有兴趣培养一二。

    虽说云衣不修武道,但仙界的眼光非凡俗能比,指点一二也不至于误人子弟。

    可如何确定呢,云衣脑中第一个浮现的是那个光风霁月的身影,“你知道国师吗?”

    “嗯,”白霜点点头,“爹爹每个月都请他来看看我。”

    云衣皱皱眉,那为何她没听云浔提起过这么个人?但当下只能先把疑惑放在一边,既然他们有机会见面,那事情就好办了。

    “那帮我一个忙好不好,”云衣伏在白霜的耳边,放轻声音,“下次他去看你的时候,你同他悄悄约一个地方,只有我们三个人见面,一定要保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好。”白霜答应得痛快,连句为什么都没问,共享秘密是最好的朋友才会做的事,白霜难得有个朋友,不想因为自己多嘴而失去。

    “多谢。”

    大概是因为激动,白霜的脸上有些泛红,整个人也算有了些活力,云衣看着,也跟着高兴。

    “对了,你今天为什么要来找我?”

    白霜似乎是没想到云衣会现在问及来意,本来是准备好的套话,此刻背起来却有些无措,“昨天你把我送回家,爹爹说让我来谢谢你,而且我没什么朋友,我、我想跟你交个朋友,然后,然后谢谢你昨天送我回家”

    云衣笑着听她颠三倒四地说完,拉起她的手,“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嗯!”两天来,这是云衣见白霜说的最有光彩的一句话,小姑娘神采奕奕的,嘴角是抑制不住的笑。

    人们常说天才是孤独的,那么究竟孤独是天才的代价,还是孤独成就了天才?

    云衣不知道,她或许算得上是个天才,在今日之前也常标榜着天才孤独论,但看见白霜之后,跟白霜聊了这么多之后,她不忍心以此相劝。

    或许她能理直气壮地说出天才孤独,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从来不孤独,她身边围绕着天才,各路天才。

    但白霜不一样,她还太小,尚未养出天才的傲气,就被迫体会到了天才的孤独,那不是主动离群,而是被动地被群体排斥在外,这种孤独是极痛苦的。

    白霜生得好看,是小家碧玉的那种好看,这样的气质是极适合笑的,可她总是怯怯的,平白浪费了那张清秀的脸。

    云衣看着白霜渐渐有了神采的眼睛,温暖一颗孤独的心,是不是也算她功德一件啊?

    那日云衣将白霜送至府门口,小姑娘上马车之前还在反复问云衣,自己是不是能时常来找她玩。

    “随时欢迎。”云衣也反复这样回她,全然忘了自己也正寄人篱下。

    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云衣看着迎面而来的凌清安,若是知道了自己招来这般客人,主人家还不一定怎样高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