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零九章 密谈

第一百零九章 密谈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那日白霜回去后,不过三天便给云衣送来请帖,邀她两日后相府相见。

    送请帖的看上去是个大忙人,说是小姐催得紧,匆匆来去,连口茶都没喝。

    云衣看着手中的请帖,有些哭笑不得,她没想到那小丫头这般将这事放在心上,如此急迫,倒引人生疑。

    不过既然事已至此,那便不妨坦荡些了,反正外人看来不过是她与白霜往还甚密,也说不出不是。

    与云浔见面的地点定在白府,这也可以理解,白霜看上去就是不常出门的人,要让她找一个靠谱的地点,她也只能想到家里。

    不过见面还算隐秘,甚至连云浔都不知道云衣会来。

    白丞相觉得自家女儿这种状态是惹了什么邪秽,托云浔每月为白霜驱邪。

    这种闲事云浔一般是不管的,但听闻缘由后却起了好奇,于是月月来往,也有近一年了。

    本来这每月的日子是定好的,只是两天前白霜突然派人找他,改了日子非要今日相见,他还奇怪着呢,便见着从内室掀帘出来的云衣。

    得益于白霜体质的特殊,纵在白府,除了白丞相外也无人敢接近她,所以虽然是个小姐,却凡事还要亲力亲为,这也有好处,白霜的院落是白府之中最清静的地方。

    白霜指天指地地发了三遍誓犹嫌不够,最后是云衣看不下去了,拉她坐下,“没有人不相信你的,你不用太紧张。”

    “我、我没有,”白霜低下头,两颊有些泛红,“我就是、就是觉得”

    “好了,”云浔知道云衣不忍打断,挺身做了这个恶人,外人面前,他素来高傲而冷漠,“找我来有什么事?”

    “想问问白霜的情况,”云衣随手斟满三杯茶,“听她说你每月要来看她一回。”

    白霜听完有些疑惑地抬头,望着云衣,她记得那日不是这样的,明明是云衣先问自己认不认识国师,她不知道是不是云衣记错了,也不敢发问,怕坏了云衣的安排,琢磨了一会儿,感觉也没什么影响,又低下了头。

    “她的情况?”云浔皱眉扫了一眼白霜,语气里略带几分不耐,“如你所见,活蹦乱跳的。”

    “那为什么她有着和自身能力不匹配的修为?”

    “大概是懒吧,”云浔耸耸肩,站起了身,“没什么事的话我走了,我是受白丞相所托来驱邪避恶的,不是来向你说明情况的。”

    “那,不知我是否有幸,亲眼一见国师大人是如何驱邪避恶的呢?”这句话“国师大人”四个字咬得尤其重,就算知道云浔是在旁人面前有意避嫌,云衣还是受不了他那副装腔作势的样子。

    “我想我没有这个义务。”云浔说着走到门口,开门时回身冲白霜补了一句,“你若是再这样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带来见我,我要找令尊谈谈了。”

    门关上的一刹,云衣感受到白霜小小地瑟缩了一下,“你很怕他?”

    “嗯。”白霜规规矩矩地坐着,老老实实地点头。

    “他每次来都做些什么?”

    “没做什么,”白霜略微回忆了一下,“就是问我几个问题,然后就走了。”

    “什么问题?”

    “比如,最近有没有做什么梦。”

    “梦?”云衣喃喃重复了一遍,她猜云浔大概跟她有相似的猜测,而他应该先自己一步得到了答案。

    她知道云浔一定在什么地方等她,所以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反而越发地悠闲了起来,同白霜聊了好久。

    出来时已临近中午,白霜想留云衣吃饭,却被她婉拒,云浔已在外面等了一个多时辰,再拖下去她良心不安。

    马车是白府的马车,她出府门时已停在门外,而国师来时所乘的那辆早已走了一个时辰之久。

    云衣也不找人,和白霜道别后,便上了马车。

    马车刚开始向前移动,云浔便如鬼魅般现身,随手布了个隔音的阵法,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还好我于空间一道比你精进些。”

    “可这是下界。”云衣对他的出现倒不意外,让她意外的是他出现的方式,空间法则不属于这里,云浔竟然不会遭天罚。

    “嘘。”云浔显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将食指竖在唇间,两眼笑得像只狐狸。

    云衣也没再多问,风水师的神秘在于和天道的沟通,他们一生都在和天道和解,大概是云浔下界时同天道达成了什么条件吧。

    她现在好奇的也不是这个,“白霜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还要问你呢,你哪想出来的馊主意,你找我还要先约个外人?”

    “不通过她我怎么绕过五皇子联系你?还有,白霜不是外人。”

    “不是外人?”云浔挑挑眉,“你想清楚了?”

    “如果她没有问题的话。”

    “她倒是没什么问题,她的修为就是她自己的,”说着云浔冷哼一声,“不过我猜白露大概不会太高兴。”

    “你怎么确定她的修为就是她自己的?”

    “你在回避我后半句话。”

    车厢之中蓦然安静,云衣看着云浔,云浔也盯着云衣的眼睛,不知为何,有些怒意。

    相持良久之后,先妥协的是云衣,“我没有。”

    “那就先来聊聊。”云浔咄咄逼人的语气并没有因为云衣的退让而软化。

    云衣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件事情终究绕不开白露,“她会理解的。”

    “她不会,”云浔看着云衣想要反驳,又掷地有声地补上后半句,“你知道她不会。”

    “我会让她理解的。”

    云浔闻言竟笑了,唇角勾起的弧度藏着几分讽刺,“我赌你不能。”

    “我可以。”云衣也有些严肃了,车厢里的温度一点点降低。

    “还记得天劫山那次吗?”

    “我们不提那件事。”

    “不,”云浔迅速打断云衣,挂着那几分讽刺几分悲哀的笑缓缓开口,“白露到现在还在自责,几百年了,白露还在自责,她认为是她的错,是她的失误,所以天劫山之后,她劝你建立云隐宗,也再不许你单独见外人。”

    云衣有些头痛地揉了揉眉心,这是她最不愿意回忆的过往,“我说过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是啊,过去了,可现在新的事情出现了,你伤得比上一次更重,同样因为白露不在你身边。可这次,你甚至要带回去一个人,一个名字跟她那么相似的人,去顶替她的位置,”顿了顿,云浔神色玩味地开口,“你猜,她会怎么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