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二十一 藏宝图

第一百二十一 藏宝图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关宁城是个边陲小城,但胜在地理位置绝佳,往来商旅多于此停留,一来为了歇脚,二来也顺路做一些小买卖,是以这里的街道繁华竟是一般城池比不了的。

    云衣带着暗九出了交易场,在城中四处闲逛。

    交易场掌握在城中世族手里,在那里交易的人皆要上缴一定数额的税款,有些不愿意交税的商人,也会临街摆摊,反正这里虽名为弈风国的地盘,实则没有官府管辖,也就无人驱赶那些路边摊贩。

    但摆在路边的物什,论品质自然不可与交易场中的同日而语,但不时也会有些惊喜。

    就比如现在,云衣停在一个小摊前,询问着一株永夜藤的价钱。

    这类药材只长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见光则枯,但到了夜里又能奇迹般地活过来,所以也被称为不死藤。

    可生死轮回是天道,所以这般有违天道的事物自然不能长存,所以世上的永夜藤极其稀少,能认出来的人更少。

    但实际上,也没什么人费心去鉴别永夜藤,这种无法见光的药材,根本不能用火焰灼烧,也极少有丹方将其纳入。

    据说万年前曾有炼丹宗师极擅以永夜藤入丹,但万古悠悠,那些丹方手札,也逐渐佚失不见了。

    卖这东西的商贩自然认不出这是永夜藤,他不过是在山里偶然发现了,以为是什么药材,也就拔下来碰碰运气,所以价格不高。

    云衣付钱买了,而后随便拿个盒子盛了,扔进了储物袋。

    她倒没兴趣拿它做什么,只是在这小地方见了稀奇,反正不贵买也就买了。

    这街边最多的,便是卖兽皮、晶核、药材这类从山里打来的材料,关宁城,北面临江,南面便是座小山丘,这大概也是它显得独立的原因。

    除却这些常理之中的,还有一类号称卖藏宝图的冒险者,也是让云衣开了眼界。

    奇怪的是,这些藏宝图所指的地点,不在山中,却皆是北面那条江,所依附的传说也是五花八门。

    有说千年前有人在那江中见有龙腾九天,江中必有龙巢,也有人说江底是某位大能的墓地,那位大能临死前以毕生修为将江水改道,才有了如今这东西走向。

    云衣听着有趣,竟当真花高价买了一张,暗九在后面看着,自知无权阻止,只能默默摇头。

    那藏宝图一看就是新制的,上面所标的宝藏藏点是在河流中游的一处江心,云衣打听了,顺着江逆流而上,大约半天的功夫就能到。

    于是云衣带着暗九,兴致勃勃地去了,暗九看着她那兴高采烈的样子,越来越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等他们到达藏宝图所标示的地点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云衣倒也不急,在江边树林中随便找了些吃的,而后挑了棵树,让暗九将她拎了上去。

    “今晚就住这儿了。”云衣拍了拍树干,满意地宣布。

    暗九只得应是,想了想,还是开口,“属下有一事不明。”

    “我也有一事不明,”云衣心间暗笑,这世间的事,果然有来有回,“不如你先给我讲讲那城西匪寇?”

    暗九看着云衣得意的样子,一时有些怀疑她故意买那些无用的东西就是为了引自己发问,但事有万一,犹豫片刻,他还是讲了,“永安城西山上那伙人叫清风寨,是在当年陛下尚为郡王时立过大功的。”

    暗九说得委婉,实则便是夺嫡,云衣倒毫不避讳,“陛下夺嫡为何一群山匪立功?”

    暗九第一反应是想纠正云衣,但最终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放弃了,只是顺着云衣的话往下说,“当年,他们还不是山匪。”

    “那是什么?”

    暗九不说话了,云衣明白,这话题再说下去大概就是他所言的禁忌了,凌清安当真御下有方,五皇子府连个不为外人所知的暗卫都谨言慎行至此。

    但话说到这份上,云衣也能猜出个大概,应该是当年夺嫡的功臣,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或是被贬或是出于自愿,在城西落草为寇。

    皇帝可能也念着当年旧情,加之他们没有行什么过分之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迟迟没有下旨剿匪。

    城西那座山相传是龙脉所在,寻常百姓自是不能随便上山,所以大多不知山上有清风寨,城中官宦人家生怕儿女招惹什么事端,才千叮咛万嘱咐。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那个富商听闻自己知晓清风寨后,选择放自己一马的原因。

    想明白了这重关节,云衣伸了个懒腰,找了根斜出的枝干就打算睡觉。

    暗九连忙开口,“小姐现在肯为属下解惑了吗?”

    云衣知道暗九想问什么,这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为什么,她真的买来藏宝图,还大动干戈地来到此地,就是为了引他提问,但为了自己日后的威信,她自然不能这样承认。

    “这世上的事,从来无风不起浪,既然城中商贩皆是认为此地有异样,我们自然要来一探究竟。”

    “可那传说已有百年,若此地真有宝藏,早就被人挖走了。”

    “此言差矣,”云衣神秘地摇摇手指,“他们没发现不代表我发现不了,这世上因果缘分,不试试都是说不清的。”

    “那小姐打算如何试?”

    “这不就是在”云衣边说着边用手指着江心,却在扭过头的一瞬愣住了,开口的话突兀地断了半截,变成了喃喃自语,“我明白那些传说因何而起了。”

    暗九顺着云衣的手指望过去,起初还没觉有什么不同,再细看两眼却是懂了,这江中,没有月亮。

    天上有月而江心无月,正是这般异象,衍生出那种种传说。

    暗九也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在等云衣下一步指令。

    而后暗九便看着云衣利落地跳下树,连忙起身跟上,他万万没想到她不会上树,但下树还算熟练。

    云衣蹦下来之后,顺着江边,往上游走,眼睛始终盯着江面,直走出一二十米之远,才重新在江中看见月亮的倒影,这里左右皆是树林,也没什么可标记的,云衣大概估量了一个距离,拿出藏宝图标上,又转身往下游走。

    “站住!”就在她转身之际,身后传来一声喝叫,而后林中跑出数人,皆手持火把,将云衣二人包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