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情况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情况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这要看你。”

    “我想我们没时间浪费在这里打哑谜。”

    “这恐怕不是什么哑谜,”圣女幽幽叹了口气,“我族在数万年的传承中曾遭遇过一次灭顶之灾,自那时起,族中古籍散佚,许多事情便已说不明白。”

    云衣皱皱眉,她注意到连圣女都只是觉得巫月族只有数万年传承,可万年于修仙之人,不过白驹过隙,远古世族,至少也该有百万年。

    “这其中,便包括我族的传承。”圣女注意到云衣的皱眉,却没有在意,她大概只是觉得云衣在怀疑她的话。

    “所以你就想到放出消息,聚集大陆势力帮你寻找传承?”云衣这才发现,眼前这位圣女竟不可理喻至此,她太低估外面的世界,又自恃身份,当然,这于云衣这等人自是运气,可于巫月族,云衣默默叹了口气。

    “那群废物!”圣女回忆起那事言语间还有些愤恨,可笑巫月族人一味地仇视外敌,却不知族中圣女却是最大的隐患。

    但这些,不归云衣管,云衣所唯一好奇的,便只有那所谓的传承。

    “可以告诉我徐麟是怎么做到的吗?”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云衣也唯有顺藤摸瓜。

    这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云衣万没想到圣女会拒绝,“恐怕不行。”

    “为什么?”

    “我怕你会循着他的法子走弯路,”圣女顿了顿,似乎在努力抑制自己的不屑,“毕竟百年过去了,他没有丝毫进展。”

    百年而已,云衣在心里叹了口气,这圣女,未免也太没有耐性。

    “那这百年来,你没有找过其他合作者?”云衣相信,这答案必是有的。

    果然,圣女点点头,却没有细说。

    云衣也没再多问,既然这百年不断有人被带进巫月族,可这世上依旧没有巫月族的传说,那么那些人去了哪里便不言而喻了。

    有些话,本不必说得那么明白。

    “交给我吧,”云衣的轻松的语气让圣女有几分不可思议,“但至少,你得让我知道些有关传承的信息。”

    圣女斟酌许久,方才开口,“明日,明日我带你去我族藏书阁。”

    “很好,”云衣满意地起身,突又想起另一件事,“我今晚住哪?”

    圣女也是一愣,好像那么多外客,从未有人向她要求包食宿的,想了想,“森林之大,随便你,反正能让我找到就行。”

    这年头雇佣兵都不接这种待遇的委托了,云衣在心里默默抱怨,却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带着暗九,就近找树。

    “你们谈崩了?”

    “没有啊,”云衣奇怪地看着他,而后反应过来他问这话的原因,叹了口气,“你也找棵顺眼的吧,往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要住树上了。”

    “这就是他们合作的诚意?”暗九觉得不可思议,更不可思议的是,“小姐你竟然同意了?”

    云衣奇怪地看着暗九,“我怎么觉得今天你话有点儿多啊。”

    暗九这才自知逾距,连忙行礼谢罪,却被云衣摆摆手制止,“算了算了,哪这么多规矩。”

    “那小姐和那个圣女谈了什么?”虽然暗九当时出于某些考虑,守在了门外,但好奇终究是好奇的。

    “怎么说呢,”云衣歪歪脑袋,“大概就是,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她是我雇主了。”

    “做什么?”

    “不知道,”虽然这个答案很不可思议,但云衣确实不太清楚她具体要做什么,“反正,随叫随到呗。”

    “佣金多少?”

    “不好说,”云衣叹了口气,突然开始怀疑这笔买卖自己是不是做亏了,“我要是找着那宝藏了呢,估计也没我的份,我要是没找着,可能就被杀人灭口了。”

    暗九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五皇子在他出发前反复嘱咐他一切以云衣的命令为准,但现在,他有些不认同云衣的做法了,毕竟,他们本是出来为五皇子治病的,却要将时间花在这等事情上。

    “我知道你不认同我的做法,”云衣看见暗九的神情,也猜到了些许,“殿下的毒我心里有数,这里的事,我若是办好了,对殿下也会有所助力。巫月族数万年的宝藏,不管能不能独吞,这都是大功一件。”

    “可如果”

    “没有如果,”云衣语气骤然冰冷地打断了暗九,这就是云衣,她所决定的事情,决不允许任何意外,“就这棵树吧,把我拎上去,谢谢。”

    云衣枕着一条手臂,仰身躺在树枝上,透过树叶的缝隙看夜空中疏落的星,圣女的话在她脑中反复回荡。

    江心的月和非水池中的月,可为何独独那一段没了月亮。

    如果徐麟可以将那一段的月亮倒影转移到非水池中,那是不是意味着,整条隆江,乃至于这片大陆的倒影都能转移到那个池子里?

    可,他们收集那些倒影有什么用呢?

    巫月族所谓的圣地,究竟是那一段江水还是整条隆江,还是说,其实圣地另有他处?

    就算圣女答应云衣要带她去藏书阁,云衣对其中的东西还是不抱太大希望的,一来阁中古籍曾遭损毁,二来,太过核心的东西,圣女必定是不许她看的。

    看来破解的法子,还应该在那江底,可当年东境那么多势力联手下江搜查都一无所获,是他们忽视了什么,还是说,其实那个秘密只有巫月族人才能解开?

    用力掐了掐眉心,她好像真的不擅长这类解谜寻宝的事情。

    天地异宝,有人说凭缘数,可也有人偏偏不信,于是仙界便兴起了一种新的职业,专为人探穴寻墓,这类人也算雇佣兵的一种,其雇主大多是些有闲钱却不为主流势力所认同的富人,也就是俗称的暴发户。

    以云衣的身份,自是不会同那些人打交道,仙界若真有哪处遗迹出世,自然有人请她同去,不必做那些费力不讨好的事。

    就是那个职业,都是白露闲聊时当笑话讲给她听的,不想如今风水轮流转,她竟也要为别人解谜探穴了,还是最生疏的那等。

    不过想了想自己那八成不存在的报酬,云衣自嘲地笑笑,一分钱一分货,今日方知,此言非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