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传说

第一百二十六章 传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第二日一早,是云衣亲自去找的圣女,她已经彻底将自己当一个佣兵看待了,能自己做到尽量不麻烦雇主,这是一个雇佣兵的基本修养。

    圣女见云衣来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把尺状的玉器,竟就那样当着云衣的面划开虚空,“跟紧我。”

    云衣没想到还能在这个位面看到空间之术,惊叹之余,也紧走了几步跟上,她方踏入通道,入口便在她身后合拢。

    通道是经过精心维护的,大概在那遥远的远古,这是历代圣女又或者是族长的责任。

    四周是不知什么材质的物质砌成的墙,隔绝了内部和虚空,通道内照明用的是荧光石一类的物质,但论大小、品相都远远优于目前市面上可见的荧光石,大概也是自远古流传下来的。

    圣女走在前面,神色平淡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但她很满意云衣在她身后偶尔传来的惊叹声,云衣的惊叹是有道理的,远古之后巫月族大概便少有维护,这通道竟还能没有一丝裂缝,他们那位被流放的先祖,必定也是一位有毁天灭地之能的大人物。

    若是没有被流放,至今仙界大概也会有他的传说吧。

    甬道很长,期间也有一些紧闭的门,每路过一个,云衣便要被圣女警告一句“别碰”。

    “那里面是什么?”

    “这不是你该问的。”

    云衣撇撇嘴,觉得这雇主实在不甚友善。

    甬道的尽头是藏书阁,圣女站在门前,结了个复杂的印,待云衣反应过来,她们已在藏书阁内。

    说是藏书阁,不过是眼前金光闪闪的三个大字,若想要看到书,估计还需要经过些什么程序,这是远古世族的谨慎,云衣心知肚明,也没多话。

    “你需要什么书?”云衣没说话,圣女倒先开口问了,在这里从来只有圣女才能翻阅古籍,她也不怕云衣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至少你得让我知道这巫月族是哪来的吧?”

    “这部分信息已被焚毁了。”

    “数万年前巫月族的疆域图呢?”

    “也基本被焚毁。”

    “那历任圣女的手记呢?”

    “有,但不能给你看。”

    云衣有些绝望了,“那神话传说总可以吧?”

    圣女想了想,抬手翻出一本几乎崭新的卷轴,“这个可以。”

    云衣半信半疑地接过,“这么新?”

    “我族的传说都是口耳相传的,这卷轴记载的都是我们小时候听腻的,也没什么人翻出来看。”

    云衣掂了掂卷轴,找了个靠墙的地方坐下,这才缓缓打开。

    卷轴初展是一个图腾,上面一个圆盘似乎是代表月亮,月亮之中有什么东西展翅如飞鸟,下方相交着另一个圆。

    这大概就是巫月族的图腾,云衣在心里将这图描了两遍,暗自记下,这才继续展卷。

    这卷轴讲的是一个俗套的传说,天狗食月,却和云衣印象中的故事不太一样。

    它讲的是,远古时期,天地初成,万物初生。那时的天地还不及延展,也不像如今这般广阔,山不是山,海也未成海,都是些小山包、小水沟的模样。

    那时候,人间有一条狗,那大概是世间第一条狗,它恐惧阳光,只在夜里游荡。

    水沟中有月的倒影,那条狗不知道那是倒影,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东西,于是努力想喝干了水吃到它,它努力地喝终于喝完了所有水,那轮倒影也就不见了。

    它以为它已经吃掉了那个东西,却想不出是什么味道,于是它去另一处水沟寻找,继续喝干了另一个小水沟。

    当它走完了每一寸土地,将地表所有的水都喝干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当地上再没有月的倒影,天上那轮月亮竟也渐渐消失不见了。

    天地骤然陷入了黑暗,那条狗惊恐地狂吠,却发现随着它的吠叫,它竟逐渐在发光,它试着跳跃,一跃竟有数丈之高。

    结局云衣没再细看,大概也就是那条狗吞了月亮,自己便成了新的月亮,居于月亮之中,获得了永生。

    这大概是小孩的睡前故事,云衣将卷轴卷回去,抛给了圣女,“还有吗?”

    “没了。”

    “没了?”云衣有些惊讶,“巫月族传承这么久就一个神话故事?”

    圣女仔细回忆了一下,点点头,“就这一个。”

    那你们小时候真惨,云衣有些同情巫月族的小孩子了,任是再有趣的故事,反反复复听几百遍也是要听吐的。

    “那还有什么是我能看的?”

    圣女思索了许久,终于是凭空翻出一张有些泛黄的地图,地图似乎是某种魔兽的皮制的,极其坚韧,传承了许久,尽管泛黄,但还没有破损。

    “这个或许可以给你看看。”

    “这是什么?”云衣接过来,上面的笔画已有些模糊了,云衣只能凑近了勉强辨认。

    “一张地图。”

    “废话”云衣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暗自劝解自己要注意职业道德,“这是什么地图?”

    “我不知道,”圣女自知自己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理直气壮之余终于是让云衣听出几分心虚,“这张图附在一本古籍后面,古籍已经被焚毁了,这张图由于材质特殊才幸免于难。”

    “你可知道那本古籍是讲什么的?”

    圣女摇摇头,“我不确定,不过大概是与我族传承有关,可是这张地图,现如今已无人能看懂了。”

    地图的右上角也是一个模糊的图腾,与之前云衣见到的相似,只是那个鸟形生物的右翼似乎比左翼更粗些,地图上线条弯弯绕绕,也看不出山海的界线,何况万古悠悠,斗转星移,纵是它标明了山海,大概今人也无处寻得。

    云衣举着地图,指着右上角的图腾给圣女看,“这是巫月族的图腾吗?”

    “不是。”圣女回答得十分迅速,仿佛那是什么不好的东西。

    “什么意思?”云衣皱了皱眉。

    “这里,”圣女指着那个鸟形生物的右翼,“这里比我族图腾要更粗些。”

    云衣知晓远古世族的图腾,一笔都不能马虎,但她从未见过有两族的图腾如此之相似。

    “不是你族图腾,你为何说与你族传承有关?”

    圣女看上去似乎有些犹豫,云衣理解她的犹豫,那些尘封在岁月里的秘密,能不能与外人道是一个永远无法衡量清楚的难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