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入闲水宗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入闲水宗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果然,大约三日后,大概是觉得云衣这么个活蹦乱跳的大活人生留着实在浪费干粮,那女子将云衣带去了闲水宗。

    且不说自沙滩至山门路途遥远,单说云衣刚一推开门,看着那整整齐齐的墓碑着实吃了一惊。

    那股鱼腥味在门外竟然闻不到了,云衣看着阳光下都颇有些渗人的墓群,紧走了几步跟上了身前的女子,“你们住在这里不害怕吗?”

    “有什么可怕的?”女子面容清冷,也看不出什么喜悲。

    大概只有心中坦荡的人能做到这样了,云衣看着女子的背影,对闲水宗生了几分好感。

    当然,这是在她见到闲水宗主之前。

    闲水宗宗主是个看上去很精明的小老头,两只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非但没有宗主的样子,云衣总觉得他看自己的样子就像在看一头待宰的羔羊。

    “见过宗主。”不论如何,规矩还是不能落的,云衣客客气气地行礼,而后被对方请到了主座。

    “来来来,坐,客气什么,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来的都是朋友!”

    云衣明显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无所适从,面对这种意义不明的示好,她素来能躲就躲的。

    若是实在不能躲,云衣叹了口气,被宗主摁在了主座上,“我此番是来答谢闲水宗救命之恩的,宗主不必如此客气。”

    “诶,”闲水宗主颇有些不赞同地摇摇头,云衣本以为他是大度地要将这恩情一笔勾销,却不想他开口是,“救命之恩,岂能是口头答谢的?”

    “那,那宗主的意思是”云衣终于明白自己方才的感觉从何而来了,对方分明就是将自己看做了待宰的羔羊,还是只肥羊。

    “我听水丫头说你是在海里翻了船,被她救起的?”

    “是。”云衣点点头,怪不得她们皆不肯提及闲水宗事,大概是怕自己被宗主的索恩吓得偷偷逃跑。

    “据说你身子贼棒,才三天就缓过来了?”宗主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云衣硬着头皮点点头,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可宗主却没话了,只是将手向前一摊。

    云衣佯装没听懂,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姑娘不会没听过闲水宗救人的规矩吧?”

    云衣摇摇头,她是真没听过。

    “水丫头没跟你说?”

    “她大概是怕说完把我吓跑吧。”云衣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答道。

    宗主不满地嘟囔了一句什么,但云衣没有听清,待她再要去问,宗主又是那副笑容可掬的样子了。

    “没关系,小老儿亲自给姑娘解释。”

    “宗主请讲。”

    “其实意思呢,姑娘也懂,就是我们闲水宗毕竟是个小门小派,你们这些能活着从海上回来的,必定都是跺一跺脚大陆都要抖三抖的人,小老头也不求多,请姑娘在闲水宗留一道传承,武技、功法,什么多好。”

    这个神奇的宗门,这么多年,竟靠着这条奇怪的法子维持,听那小姑娘的意思,这闲水宗应该也得了不少大能的传承。

    可云衣却有些为难了,按理说闲水宗主的要求不过分,任谁都不会拒绝,可她既不修武技,也没有什么功法,浑身上下拿得出手的,只有那几卷丹方。

    “丹方行吗?”云衣试探地问,她有些后悔平日里干嘛不搜罗些武技功法的带在身上。

    “姑娘在说笑吗?”宗主脸上的笑有一瞬间凝固,“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可没那闲钱养炼丹师。”

    “灵药呢?”

    “姑娘是故意不想付账吗?”闲水宗主的脸有些黑了。

    “没有没有,”云衣连连摆手,在别人的地盘上,她总不能跟别人家老大打起来,更何况她还打不过,“我实在是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功法武技。”

    看闲水宗主的神情,他是明显不信的,他笃定云衣就是在推托,他做的是救命的生意,有来有往,他一直觉得很公平。

    “不然,我帮你们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吧,”云衣叹了口气,这是她最后的筹码,虽然很大程度上算不得筹码,“就当是抵账了。”

    “力所能及的事?”闲水宗主上上下下打量云衣一番,云衣本来是以此来拖延留在闲水宗的时间的,却不想对方真的点点头,“我还真有。”

    “宗主请讲。”云衣觉得她嘴角的笑有些维持不住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闲水宗主甚至没有多问一句她所谓的力所能及是什么。

    “闲水宗后山,”宗主说着,从储物袋中抽出一张地图,展开,指着那个地方跟云衣说,“有个不祥之地,你去想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吧。”

    云衣不可思议地看着闲水宗主所指的地方,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她真的觉得这大概就是天道庇护,闲水宗主指的地方,好巧不巧就是巫月族传承所在地。

    尽管心中已是欣喜若狂,但面上云衣还是冷静地皱皱眉,“什么叫不祥之地?”

    “不止一个弟子来汇报,曾在那里听到过兽吼,但这后山明明是没有大型灵兽的,”闲水宗主说这话时,神情是少有的凝重,“我亲自去侦查过,却什么都没发现。”

    云衣在心里松了口气,“就只是有兽吼?”

    “还是不是会有电闪雷鸣,那架势,就像是天劫。”宗主说着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这后山传闻有一头正在渡劫的神兽,你能把它收走我们就两清了。”

    神兽,云衣撇撇嘴,这个饼大得未免有些夸张,但表面上,她还是做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郑重地谢了宗主的大度。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闲水宗主此刻看云衣的眼神就像看傻子。

    “我恐怕要带些人一起,”云衣有些为难地说,“毕竟若是什么大型灵兽,我一个人也不够看的。”

    “可以!”闲水宗主答应得出乎意料地痛快,“反正我们闲水宗庙小,不怕人惦记。”

    “那还请宗主给我几日时间,”云衣在心里都要乐飞了,她现在越看这小老头越亲切,“我得给我的几个朋友传书。”

    “这张地图给你,”闲水宗主点点头,顺道把手中的底图递了过去,“别走正门啊,这条路,从后山悄悄上去。”

    “好。”闲水宗主大概是怕太多弟子知道了难看,这也正合云衣的意。

    “还有,”在云衣走前,闲水宗主突然想起什么,扬声叫住她,“这几天吃住自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