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新的征程

第一百五十四章 新的征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这里不会再蹦出什么残魂了吧?”云衣怀疑巫月族有什么特殊的修魂的法子,她到现在都对那一个比一个强大的魂体有阴影。

    “不会了,”白玦笑着安慰她,“现在,我大概是这世间最后一个巫月族的孤魂野鬼了。”

    “你”

    “他出不去的,”天道像是知道云衣想说什么,开口打断了她,“世上最后一只月眸白虎,这要出去,可是乱了套了。”

    “用不着担心我,”白玦看着云衣,笑得心满意足,“几万年我都过来了。”

    “你若是重回仙界,可以来这里把它带回去,”天道想了想,重新开口,“仙界倒还缺几只神兽压阵。”

    “我要如何重回仙界?”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算明知不会得到答案,云衣还是决定赌一把。

    天道倒没生气,它的语气间还是有几分笑意,“这可是犯规小丫头,我刚刚跟你说完,长生的路,要一步落一个脚印。”

    “行了,我要把白玦带回去了,”天道这么说了,白玦也准备走了,“我的天劫使会把你送出去的,如果它还记得路的话,最后再送你一句话,天火可是个好东西,光用来炼丹,可是有些暴殄天物啊。”

    云衣还不及称谢,天道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对了,今天你可是犯了不少禁令,这次就算了,下一次该有的雷劫一道都不会少的。”

    云衣笑了笑,许是因为少有人看见,这天道私下也不像古书中记载的那么威严可怕。

    白玦走到洞口,回头看着云衣,“等你重回仙界的那天。”

    “好!”云衣郑重地点头,然后目送他离开,她还是想不起到底在哪里与这位大神有过交情,不过不重要了,因为比起过去,更重要的是未来会怎样。

    出去的路算不上太顺畅,小闪电果然忘记了出去的路,云衣稀里糊涂地跟着它走,这才发现这个遗址竟然面积这么大。

    最后几乎绕遍了每一个山洞,他们才发现进来时那条长长的甬道,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在洞口等到天黑才出去。

    小闪电开心地回去领赏去了,剩云衣一个人孤独地在天火的陪伴下下山。

    暗九还等在之前他们分开的地方,守着巫月族巨大的飞行灵器。

    云衣这才发现,她要继承的,远远不止洞穴中的那些东西,至少还有眼前这个飞行灵器和巫月族族地的那些遗存。

    “小姐,”见云衣下山,暗九迎上前行礼,复又看看云衣身后,“他们人呢?”

    “别问了。”云衣看着眼前这个硕大的飞行灵器,许是因为在夜里,莫名有几分毛骨悚然,并暗自发誓再也不会用它。

    将这个飞行灵器收回了巫月族的戒指,云衣打量了一下四周,“我走了多久?”

    “大概三天?”暗九有些不确定,他一直沉浸在修炼里,本也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行吧。”最后回头看了看月色下的闲水宗后山,云衣不等天亮,便带着暗九离开了这里。

    实在不想再见闲水宗主,云衣写了张纸条,托门口的弟子带了进去,大概意思是后山的隐患已经解决。

    她甚至没有留下姓名地址,因为她确定,不会再出问题。

    那后山的兽吼应该就是白玦吧,可能他与天道达成了什么协议,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人过来探查。

    不想闲水宗主是个怂的,只觉那是个什么不详的灵异事件,这才便宜了云衣。

    “小姐,我们下一步去哪?”骑马走在去往最近的城池的路上,暗九问云衣。

    他其实不是很懂为何云衣坚决不用飞行灵器,但作为暗卫的职业修养让他遏制了好奇心。

    “回关宁城。”

    这一路眨眼又是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在最近的城池新租了飞行灵器,然后飞回了关宁城。

    火光冲天,暗九万没想到云衣回来的第一件事是烧了巫月族的族地。

    这也不像是泄愤,云衣站在高处,眼中的情绪是暗九看不懂的。

    但他没有多问,他的任务只是在适当时候拿水灭火,以防这火燎了整片森林。

    圣女屋前的非水池已经空了,这代表着,巫月族真的覆灭了。

    云衣在坑前站了良久,而后推开了圣女的屋门。

    根据记忆,云衣摸索到了空间临界,她轻巧地划开,却没有进去。

    这里是历代圣女的秘密,是如今巫月族仅余的核心,很多东西,她不知道如何拿到也没有时间去探索如果才能拿到。

    幽幽叹了口气,云衣以另一种更为复杂的手法重新封锁了这方空间,就让这个永远不会被打开的空间,成为巫月族最后的一点记忆吧。

    处理完圣女的住处,她还顺路让暗九把那坑也一并填了,然后又不放心地在森林里走了一圈,确保没有更多她所没有顾及到的木屋。

    “走吧,”折腾完这一圈,暗九整个人灰头土脸得像个流浪汉,云衣看着他,总算是笑了出来,“先回关宁城歇息一晚。”

    “赤龙国的局势,你知道多少?”当晚,暗九正在房间修炼,云衣敲门进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听云衣终于准备动身去赤龙国了,暗九差点一时没控制住,激动得热泪盈眶。

    “赤龙国的皇帝沉迷炼丹,在四境广求炼丹师,小姐若是炼丹师可以前去一试。”

    记忆里这是暗九一口气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云衣有些歉疚地看着他,这位似乎真的快被自己逼疯了。

    “他要那么多炼丹师做什么?”

    “炼丹,求长生,”暗九回答得极其迅速,“他修为不高,幻想能通过丹药续命,以求长生不老。”

    云衣皱皱眉,这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但实际上,仙界有很多人尝试,但没人成功过,因为越往后,对炼丹师和丹药的要求就越高。

    她落拓江湖时,还有人出高价请她去炼一枚续命丹,当时她见到的那老头已经被四颗续命丹延了五百年寿元,她当时琢磨了三天三夜,攒了上百种灵药,才勉强又保了他百年。

    “有什么要求?”虽然这法子不现实,但云衣是不指望跟赤龙国君讲道理的,她要做的,只是混进去,拿到解药而已。

    暗九摇摇头,“这属下就不知道了,听说,是要过丹臣萧肃那关。”

    丹臣萧肃,这个云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想起那日丹会,那个周身不见丝毫气运的六皇子,云衣眼中笑意更甚,那便,让她来会会他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