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家药铺

第一百五十五章 林家药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初秋,凉风还来不及吹走夏的炎热,知了仍在树上声声叫着秋老虎。

    赤龙国最南境的城池——临隆城就在这样的清晨苏醒,这里是距离赤龙国南边防线最近的城池,戍边将士的日常补给常常出在此城。

    由于戍边将士常有旧伤,药材和医师,是临隆城最重要的特产。

    炼丹师在这里受到极高的尊重,那些真正有才华的炼丹师,也会被戍边的将军亲自举荐去国都沧阳城。

    是以赤龙国的炼丹师分了两派,一派以萧肃为主,是他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而另一派,便是由这些边防将士举荐的。

    这也是云衣想到的,进入沧阳城的第一步。

    布衣麻袍,将长发束作男儿模样,尽管她向云浔信誓旦旦地担保萧肃没见到她,但保险起见,云衣还是选择了女扮男装。

    暗九听她的吩咐隐在了暗处,她此番是个江湖郎中,可不是什么带着侍卫历练的小少爷。

    临隆城中有许多药铺,也肯招收学徒,那些穷人家生了孩子养不起了,便会将孩子送去这些药铺作学徒,也算学门手艺混口饭吃。

    云衣进城前,便找了家茶铺,把这些事情打听得一清二楚。

    临隆城不大,可药铺却有数十家之多,云衣选了林家药铺,据说这是家新起来的药铺,不守旧、好纳才,也有往上冲的野心。

    这桩桩件件,都是云衣所需要的。

    当学徒不需要太复杂的考核,医者仁心,这些老医师也都希望给这些孩子一条活路。

    这一批和云衣一起来的,还有三个小孩子,两个女孩一个男孩,女孩年纪小些,也就岁,男孩有十三四岁了。

    男孩子送过来多是学手艺的,而女孩子,大多是人家不想要的,有许多女孩子,五六岁便来了药铺,直到了十七八还在药铺里做些捣药的活计,终身大事便这么耽搁了。

    许也是令人唏嘘吧,但云衣觉得一辈子守着这些药草倒也没什么不好。

    为了防止记起来麻烦,药铺的学徒都是没有名字的,打进了药铺起,就只被称呼编号。

    云衣领到的号码,是十七。

    “今天,你们来到了林家药铺,那么,你们从前的富贵贫穷荣耀屈辱都通通不重要了,从今以后,你们要以林家药铺的荣辱为荣辱、以林家药铺的兴衰为兴衰,矢志不渝地为实现林家药铺的进一步兴旺发达而努力,记住了吗!”

    “记住了!”

    学徒入门的打气,就像所有宗门入门的训话一样,说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这本也就是生意场,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地方,但很多话,依旧要说出来撑排面。

    “十七,你怎么不说话?”

    训话的是八号学徒,云衣要叫八师兄,她本也不在意这些场面话,但不想一时溜神就这么被逮到了。

    “回八师兄,我记住了。”

    “嗯,”八师兄没有过分为难云衣一个新人,只是提醒了一句,“以后注意,这种场合,要认真听训话认真回应的。”

    “是。”

    “不只是他,”八号又对着其他人重新强调了一遍,“你们也记住了,东家希望我们能团结在林家药铺的招牌下,我们林家药铺虽然不如那些百年老店历史悠久,但我们胜在活力,只要我们团结一心,一定能成为这临隆城第一的药铺!”

    “是!”

    八号明显对这样的反应不甚满意,又添了一把火,“林家可是有炼丹师的,只要你们做得好,要是被炼丹师大人看中了收为药童,来日就能跟着大人进入国都,给皇帝陛下看病了,那才是真真光宗耀祖的大事!”

    好大一个饼,云衣在心中默笑,且不说几品炼丹师才能进入国都,就是进入了国都,大概得到了丹臣萧肃的级别才能带上自己的药童吧。

    但为了防止再被单拎出来,云衣还是配合了一下沸腾的几人,区区四人愣是搞出了十几人欢呼的气势。

    八号显然很满意自己的激励效果,就近拍了拍云衣的肩,“好了,我先带你们看看住的地方,今后好好努力吧。”

    大概是因为学徒人数太多,这住处是真的简陋,柴房勉强搭起来的大通铺,上面铺着茅草和露出棉絮的被子,男女之间只拦了一道木板,看上去可容十多人的房间,连扇窗户都没开。

    可能也自知房间简陋看不过去,八号又开始自觉画饼,“咳,这是你们住的地方,别嫌弃,主要是督促你们少睡觉,多抓紧点儿时间跟着师父学点儿东西,等前面的师兄师姐出师了,你们的辈分也会往前提一提的,待遇也能好些。”

    “那得熬好久吧。”另一个小男孩看样子平时在家中也是父母的宝贝,虽然贫苦,但还是捧在手心上的,没怎么见过这猪圈一样的地方,小声嘀咕了一句被八号抓了个正着。

    八号当即黑了脸,“你是来学东西的还是来享福的?我刚才说没说过,不论你从前在家什么待遇,来了林家药铺就要守规矩。”

    “是,我错了。”小男孩没想到自己一句抱怨被听到了,赶忙认错。

    八号瞪了他一眼,又扫了他们几个一遍,在云衣身上停留的时间比那两个女孩要长些,“你们还有问题吗?”

    “没了。”他们几人连连摇头。

    “十七,你呢?”

    云衣记得自己刚才是十分积极地跟着摇头的,不想还是被单独照顾,大概是自己天生富家子弟的纨绔气质,让八师兄不太看得惯,“没有,没有任何问题。”

    “你觉得这住处怎么样?”八号显然是不打算这么放过云衣的,这让她大为头疼。

    “说实话,不好,”这是连八号自己都知道的事实,云衣若是违心说谎倒显得虚伪,“但我理解师兄安排的苦心,我一定会牢记师兄教诲,努力在前面多做事,少睡觉的!”

    云衣此番话让八号吃了一惊,他本以为这会是个比那个小男孩更难搞的纨绔,但云衣这般说了,他还是颇为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孺子可教,今后你便跟着我了,在众多指引师兄里,我算和善的。”

    “多谢师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