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考核开始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考核开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事实上,花不语的法子虽然慢,但总算有些用处,在云衣对着火焰自言自语了七天并且尝试了无数次后,她终于可以操纵这个火种。

    她欣喜地将这个消息告诉石宏时,石宏已经等得有些失望了,他现在大约是笃定了云衣的说法,她只是一个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幸运儿。

    但不论如何,云衣掌握了火种,他也就按部就班地教了下去。

    两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在这两个月,云衣没有再多显示出什么超乎常人的天赋,只是有一学一地模仿。

    石宏又教了她几种丹阵,都不算难。

    林莹还是没有什么进展,她自己也放弃了,自言是跟着再凑一年热闹。

    严将军是十五进的城,带了一路甲胄,好不威风。

    考核地点在城中几家有名望的药铺间轮换,但林家药铺总也抢不到机会。

    今年的地点,在蒋家药铺。

    按照规矩,为了防止作弊,所有参加考核的炼丹学徒,考核前三天的吃住都由蒋家包办。

    就这样,云衣跟着林莹住进了蒋家包下来的一家客栈。

    进住客栈时,云衣二人刚好遇见了在门口应酬客人的蒋心,蒋心看了眼林莹,又打量了一遍云衣,“这不是司茶吗?怎么,林家的书童除了泡茶还会炼丹呢?”

    “林家的书童会什么,就不用蒋小姐操心了吧?”遇上蒋心,林莹素来是没什么好脸色的,迅速地做完登记,拉着云衣上了楼。

    “你一定要打败那个蒋心!”关上了门,林莹还是满脸气愤,这话云衣听见过不止一次,林莹似乎将蒋心看做是宿命的敌人,每每遇见,必要争个高下。

    云衣其实是想提醒林莹这是她的房间,毕竟她现在是男儿身,光天化日之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怎样都不大好听。

    但看着林莹气鼓鼓的样子,云衣觉得自己说什么林莹都不会听的。

    “我跟你说,那个蒋心也就会三种丹阵,我瞧着师父都教你了,”林莹拉了把椅子坐下,开始鼓励云衣,“师父说今年蒋心很有可能通过考核,她要是能进,你就可以一搏,争取把她的位置挤掉!”

    边说着,林莹还边握了握拳以示激励。

    云衣点点头,也学着林莹的样子握了握拳,但林莹显然还觉得这不够。

    “其实那个考核不难的,你不用怕,它就是一开始一人一个屋子,给一种灵药提纯,第二题是大家在同一个台子上,面前一人一个机器,各自绘制丹阵,第三题加试,是炼丹,一般能成丹的学徒就一定能通过考核的。”

    林莹生怕云衣没有信心,将她所知道的信心一股脑说了出来。

    “不过你也不用怕第三题,你成不了丹也无所谓的,大家几乎都成不了丹。”

    “我会尽量试一试的,”云衣笑笑,成丹对她来说并不难,她现在要做的是提前给林莹一个准备,“石先生给我的那些书里也讲过如何成丹。”

    “那可不一样,真正成丹很难的。”话虽如此,但为了不打破云衣的自信,林莹没有再多说。

    又聊了些关于三日后考核的事情,林莹就起身回自己的房间了。

    她也要为考核做些准备,就算只有三天时间,但她终究是相信奇迹的孩子。

    考核由严将军亲自主考,为保证公平,巡场监考的,都是他带来的近卫。

    武将没有那么多文人的仪式,考核开始得简单明白,规矩由严将军两三句说清楚了,考核也就开始了。

    正如之前林莹告诉云衣的,第一题果真是控火,需要提纯的灵药是白骨藤。

    白骨藤是次等的玉骨藤,受光照、湿度、时间等方面的限制,白骨藤还没来得及生出玉一般的光泽,也不如后者坚韧。

    所以拿它作为考核炼丹学徒控火的材料,倒也说不上不合适。

    云衣提着火进入考试房间的时候,几乎受到了所有人的鄙视,聚火是炼丹的第一步,若是连聚火都不会的炼丹学徒,通常被认为是没有前景的。

    在一个人的隔间里,云衣没有急着控火,一炷香的时间对她来说太长,太早提炼完毕反而麻烦。

    坐在隔间里对着丹鼎和丹火闭目养神,直到香炷还剩四分之一了,云衣才缓缓释放精神力。

    火灵猫的火焰温度远不是云衣所习惯的区间,她索性放弃了控火,直接将火焰温度保持在最高,用精神力包裹住白骨藤,通过控制精神力的释放与回撤控制白骨藤受温的高低。

    为了不引人注目,她还特地没有处理至完美,而是留了些杂质在其中。

    云衣出来的时间也是在一个居中的水平,她故意如此,也是为了不过于突出。

    第一关的校验很快出了结果,云衣不出意外地通过了,但这对于林莹来说显然有些意外,当然,是意外之喜。

    “不错不错,”在排队进第二考场的间隙,林莹过来拍了拍云衣的肩以示鼓励,“继续加油!”

    云衣回以一笑,“小姐也要加油。”

    林莹的笑容有一瞬僵在了脸上,而后叹了口气,“我就算了,靠你了,别让我失望。”

    云衣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已有将士来催她们进场,她只好作罢。

    丹阵的考核相对更加自由,一人一张石台,石台可以检测丹阵的等级,等级越高,石台闪烁的红色越深,这有些像云衣在丹阁看到的那个,只不过这个石台只能检测基础丹阵。

    除却大部分人通过不了的第三关,绘制丹阵基本是严峰选人的关键一关了,所以云衣不敢再懈怠。

    其实在她看来,石宏教他的基础丹阵是不足以引起严将军重视的,但好在,他还给了云衣不少书。

    丹阵的绘制倒没限制硬性时间,反正每人一次机会,只要不拖到午饭时间就都不算违规。

    云衣谨慎地选择了后发制人,她决定先观察一下周遭的水平再决定拿出什么水平。

    场上的人有打着和云衣一样主意的人,但同样也有不少人,为了引起严将军的注意,上场即挥毫泼墨、一气呵成。

    深浅不一的红色在云衣周边依次闪烁,云衣打量着左右,看上去十分悠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