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丹苑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丹苑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其实那日他们进去时,课已经上得差不多了,所以还不等姜明展现他自来熟的天赋多结识左右几个人,下课的钟声就响了。

    钟声一响,胡阳平便出了教室,他似乎并不在意谁在听谁没在听,也一点不管这一节课要讲的东西讲完没讲完。

    云衣深刻怀疑这所谓的讲课就是拿来糊弄皇帝的,丹苑的炼丹学徒众多,可丹苑里却没有那么多炼丹师可供他们拜师,这就相当于把一群幼崽抱离了母亲的怀抱,丹苑总得负责将将就就地让他们成年。

    于是就有了教习这个职位,想想胡阳平介绍是狠狠咬音的“唯一”二字,云衣估摸着这个教习的位置可能本来是萧肃的,要么是萧肃使计坑胡阳平抢去了,要么是胡阳平自己主动争去的,但考虑到胡阳平咬牙切齿的样子,云衣窃以为第一种可能性更大。

    丹苑的布置十分简单,一片是宿舍区,一片是炼丹区,还有一片被划作了藏书阁,教室也位于这片区域。

    带着云衣他们参观丹苑的也是个炼丹学徒,是姜明刚刚上课的时候勾搭到的,一个看上去安安静静的男孩子,云衣觉得这样的男生竟然也上课不好好听课也是神奇。

    “这是炼丹师的宿舍,一人一个院子,不像我们炼丹学徒,五个人挤一间院子。”那个男孩子叫肖康,也是临隆城来的炼丹学徒,没什么显赫出身,大概也是由于这个原因,才和姜明尤其聊得来,毕竟这个丹苑之中,纯然没有背景的人两只手能数得过来。

    “你们的宿舍在那边,刚好五个人能凑满一间院子,待会儿我带你们过去。”

    “那边,是炼丹室,外面看的这样的,里面有大小不同的隔间,一样的规矩,炼丹师专用的要比炼丹学徒的高级一些。”肖康这么说着,语气里不无羡慕,成为炼丹师本应是每个炼丹学徒的梦想,这个梦想来自于对于丹道的深求,但赤龙国将这个梦想与实打实的物质联系到一起,云衣说不出是好是坏。

    “藏书阁就在我们上课的那边,我们是从那过来的,这里也能看到,最高的塔楼就是,”肖康一边指着一边解释,“藏书阁里有不少稀有丹方,但进入藏书阁是需要权限的,像我们这样的学徒,就只能进入第一层看一些寻常技巧,连丹方都没有。”

    丹苑算不上很大,他们一圈转下来也就一刻钟的工夫,云衣第一次见到如此聚居的炼丹师,她说不出这种感觉,就好像赤龙国凭借着皇室的权威豢养了一大群炼丹师和炼丹学徒。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云衣曾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她以为修仙是为了求长生、成大道,可如今她才明白,长生一途,不是谁都能够到的,日子总得过下去,那些入世的修士,比起如何得道,更先考虑的,是如何活下去。

    “没有吃饭的地方吗?”虽然这个问题显得很低级,但云衣还是问了出来,总不能整整一个丹苑的炼丹师个个到了灵境能够辟谷。

    “有辟谷丹,”肖康倒没嫌弃这个问题,而是耐心地开始解释,“陛下怕那些烟油气沾染了丹药,所以丹苑之中不许生火做饭,如果你们若是实在想吃,可以申请去外面的酒楼吃。”

    “申请去外面的酒楼?”姜明瞬间抓住了重点,“难道我们外出还要申请?”

    肖康疑惑地看着震惊的姜明,“带你们过来的那个公公没跟你们说吗?”

    五人皆是摇头,神情都或多或少地有些不满,这几乎就是禁闭了。

    肖康看着他们的神情叹了口气,他最初听见这个规矩时,也是这样的神情,“习惯就好了,炼丹本就是清修,也没太多需要出去的情况。”

    云衣心说这对你可能是这样,但对于姜明来说可就不一定了,果然,她扭头看见姜明苦着一张脸,一副快哭了的表情,“真的只能靠申请吗?”他是自由惯了的人,将他关在这么一个小地方无异于杀了他。

    “也不一定,”肖康话音刚落,姜明眼睛瞬间就亮了,“每个月丹苑都会有一次针对炼丹学徒的考核,排名第一的炼丹学徒可以获得一张时限一周的出入令牌,在一周的时间里可以自由进出。”

    姜明听完方才刚刚有些神采的脸又垮了下来,第一啊,这丹苑的炼丹学徒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在这么多人之中争这个第一,谈何容易。

    肖康拍了拍姜明的肩膀,安慰它,“别灰心,一个月一次,总有机会的。”

    “你待在这里多久了?”

    “三年。”

    “拿到过第一吗?”

    肖康摇摇头。

    姜明一下子气泄了大半,“那你还说什么。”

    云衣默默在旁边看着他们,这个制度倒是不错,有了这么个制度,之后她若是想出宫联系暗九就方便多了。

    “目前丹苑第一的学徒是谁?”这是胡安平问的,他方才一直在沉默地听着。

    “没有固定的第一,但这几年势头比较猛的炼丹学徒,严派以蒋容为首,萧派以卓浩为头,数他二人攒的令牌最多。”

    竟然连学徒之间也丝毫不避讳地互称着严派、萧派,这两派之争竟明目张胆到这种程度,这是云衣所没想到的。

    胡安平点点头,没有多说,但那双眼里分明燃起了斗志,他自小以表兄为榜样,在这丹苑之中,自然不会给表兄丢人。

    倒是姜明从来嘴上没把门的,刚才还耷拉着脑袋,这会儿又重新燃起了精神,“蒋容?不就是蒋心的妹妹吗?刚才我好像在教室里看到她了。”

    “所有炼丹学徒都在那个教室,你当然会看见她。”

    “那蒋心怎么不”姜明话没说完,被云衣强行拉走了,蒋心的脸色已经黑到脸上的完美笑容几乎都撑不住了。

    蒋心与蒋容不和,方才在教室时云衣就已窥出端倪,但她没想到一家的姐妹,为何能不和睦到这种地步。

    肖康好奇地看着他们几人,但出于礼貌,他没有多问什么,而是带着他们走回了宿舍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