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恩怨

第一百七十六章 恩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肖康将他们五人带去了他们的院落,院子早就收拾出来了,虽然不大,但还算干净,院子里种了些灵药,用肖康的话说,这是丹苑分配给每个人的储备粮,闲来无事可以拔来练手,事后再种一株就好。

    蒋心率先选好了房间,林莹选择了与她最远的那一间,那架势,就差在门口竖上一块“蒋心勿入”的牌子了。

    云衣三人也知她二人素来不对付,对视一眼,都无奈地耸了耸肩。

    一个院落五间房间,林莹和蒋心占据了边缘的两间,余下中间三间,云衣三人各自分了。

    收拾好房间,云衣敲门进了林莹那里,她还挺好奇蒋心与蒋容的恩怨的,可又不好直接问。

    有一种说法是,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所以云衣相信林莹一定知道得一清二楚。

    “干嘛?”林莹谨慎地看着云衣,“你怎么这么关心她们蒋家的人?你是看上蒋心了吗?还是蒋容?”

    这无厘头的问题登时把云衣问蒙了,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林莹语速极快地补充,“你看上谁都没用,她们俩眼光一个比一个高,像你这种没有背景的,都入不了她们的眼,你看蒋心这一路搭理过姜明吗?”

    其实是搭理过的,而且他们还相处得挺和谐的,云衣在心里默默解释,但表面上却不敢反驳,只能跟着点头,表示受教。

    “所以你还要打听吗?”

    “就是单纯的好奇,真的,”云衣郑重地竖起三指,一副忠心天地可鉴的样子,“我对林家可是矢志不渝!”

    不知是不是云衣的错觉,林莹的脸迅速红了一下,她别过脸去,连说话都更大声了,“她们家的事有什么可好奇的!”

    “毕竟以后就是同一屋檐下的人了嘛,多知道些总比不知道强吧,你看今天姜明,就是因为不知道才瞎说话,最后弄得多尴尬。”

    “尴尬也是她们尴尬,关你什么事。”

    “毕竟都是临隆城出来的嘛,多关心一下”话说一半云衣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转了话锋,“我就是单纯好奇,真的,反正现在也无事,聊聊又不会怎么样,小姐若是不愿意说,我去找胡兄问了。”

    云衣觉得胡安平与蒋心出身相似,可能多少也会知道一些,她最后那句话委实不是威胁,只是一句正常的陈述。

    可这听在林莹耳朵里却变了味,“不许去!”她赶忙拦住云衣,又觉得自己的急躁似乎有些师出无名,只得临时找出个借口,“若是让胡安平知道我们林家的书童都这么八卦,我林家的脸往哪放?”

    云衣是不觉得她一个小小书童有什么资格代表林家的脸面,但林莹都这么说了,她还是乐于听林莹讲的。

    “哎呀,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蒋心是蒋家嫡长女,蒋容是个妾所出,这嫡庶之间,总要有点矛盾的。”

    林莹说得轻巧,但云衣觉得,这两人的关系已经不是矛盾二字能轻飘飘地带过去的了。

    “我也不好具体说,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这事儿我也不怎么清楚,”林莹看着云衣明显不信的表情,也颇无奈地补充,“反正就是蒋容在蒋家时极不受夫人待见,自小缺吃少穿不说,还动不动就被罚跪一月祠堂,就连她的丹术都是偷偷地在外面拜师学的,哇塞,你真应该看看那天蒋容参加考核通过时蒋心的表情,太精彩了!”

    “偷偷在外面拜师学的?”云衣皱了皱眉,这么受压迫的庶女,怎么可能还能出府拜师,“她上哪拜的师?”

    “这我就不知道了,”林莹摊摊手,“确切地说,没人知道,只能猜测她经常趁人不注意翻墙出去,但哪冒出来的师父,就不好说了。”

    云衣回忆了一下今日在课堂上看到的那个玉骨冰肌的女子,算来她的年纪应该跟林莹差不了多少,但周身的气质,却与她的年纪远远不符。

    更别提她那神秘的师父,能在这么竞争激烈的丹苑里近乎一枝独秀,甚至引起了皇帝的注意,除却她的炼丹天赋,她那师父应该也功劳不小。

    能培养出这样的徒弟,这位师父一定不容小觑,可在这赤龙国数一数二的丹师,不是已经尽数在这沧阳城了吗?

    “嘿,”林莹在云衣眼前挥挥手,“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了?”

    “在想她师父是谁。”

    “那我劝你别想了,”林莹给自己倒了杯茶润了润喉咙,“当时严将军都没问出来。”

    “那严将军问时她是怎么说的?”

    林莹撇撇嘴,回忆着当时的场景,“就不说啊,你不知道她那性子,傲得很,也不怪蒋夫人看不惯她,连严将军她都不放在眼里。”

    “可是她确实有傲的资本啊。”

    “你什么意思?”林莹站起来,警惕地看着云衣,“你是不是看上蒋容了?”

    “没有没有,”云衣连连摆手,“我都不知道蒋容是谁呢。”

    “也对,”林莹想了想,终于放过了这个话题,“你最好别知道。”

    “是是是,”云衣连连点头,“那样的天之娇女,也不屑于见我这种小书童。”

    她二人正聊着,听着门外有人敲门,是姜明,“司茶在这吗?有人找!”

    “谁找我?”云衣扬声应道。

    “我!”

    “找我干嘛?”

    “出去串门!”

    “去哪串门?”

    “进!”林莹终于是受不了他俩隔着个门喊话,把姜明喊了进来。

    “嘿嘿,”姜明推门进来,方才在门外的气势瞬间没了一半,“林小姐也在啊,问林小姐好。”

    林莹白了他一眼,“我的房间,你说我在不在?”

    姜明冲林莹嘿嘿笑着,过来拉云衣,“我找司茶小兄弟有点事,林小姐把他借我会儿啊?”

    “你找他有事就找他有事,什么叫‘我把他借你会儿’?”

    “啊,没有没有,”姜明把云衣拉了起来,“我以为林小姐也找他有事呢,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在下告辞,告辞。”

    说罢,姜明迅速将云衣拖出了房间,一口气跑出了院子才停下脚步。

    “干嘛干嘛啊?”云衣被他拽着,甩也甩不掉,无奈只能跟着跑,这会儿停下来,还得喘两口缓缓,“你这么怕我家小姐啊?”

    “谁说我怕她了?”姜明不服气地挺挺身子,“我是怕她反悔,我就不能把你拉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