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分级考核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分级考核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好了,别吵了,胡教习要上课了。”在一片嘈杂之中,萧肃的声音却不知为何尤其明显,萧派的人停止了挑衅,丹堂这才稍稍安静下来。

    萧肃笑着看向胡阳平,做了个“请”的手势,胡阳平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出了丹堂,竟是连这节课都不上了。

    萧肃起先一愣,而后无奈地摇摇头,他倒是无意逼走胡阳平,胡阳平此举也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丹堂上课,这是圣旨,皇帝极重视对于炼丹师的培养,胡阳平因为一时意气旷掉一节课,这后果远不是补回来那么简单。

    就连云衣都能预想到,他八成要接受皇帝无休止的盘问,以及递上一张又一张请罪的奏折。

    这些胡阳平不会考虑不到,但他能摔门而去,就意味着他愿意承担这些后果,他和萧肃的恩怨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云衣看着萧肃无奈地起身,站到了胡阳平的位置,这个笑得极温和的人,不像是能做出多么过分的事。

    “很抱歉,你们的胡教习被我气走了,”萧肃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个课得由我来上了。”

    萧派的学徒爆发出巨大的掌声,萧肃双手抬起,虚压了压,简简单单就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可惜,我没什么可教你们的,胡教习学院派出身,我却是走的野路子,若是不嫌弃,我们可以聊聊几天后考核的事情。”

    不得不说,萧肃这样的人比胡阳平更得人心,他永远知道这些人想要听什么,也能毫不费力地调动起所有人的情绪

    “分级考核是对你们学习程度的检验,按照丹苑的规矩,所有炼丹学徒都要参加,虽然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但考虑到有些新来的学徒还不知道,我再啰嗦一遍。”

    “而且,这是分级考核,虽然只有第一名有奖励,但分级决定了未来一个月你们在丹苑的待遇。”

    “这是分级考核最初设立的目的,但陛下仁心,这所谓分级并不明显,也导致了你们几乎不把它当回事。”

    说到这里,萧肃笑笑,“这没什么的,这种心态我也常有,但还是希望你们努力一把,不为了所谓分级,好歹也为了能够早日成为炼丹师。”

    “蒋容和卓浩两位同学就很不错,几乎每个月都能拿到靠前的名次,希望诸位以他们二位为榜样,好好努力。”

    “接下来说一下这个月考核的内容,如果我没记错,上个月考控火,那么这个月又该轮到丹阵了。”

    萧肃话音未落,丹堂一片哀嚎,云衣有些疑惑地看着姜明,“这个丹阵是要怎么考?”

    姜明还未来得及回答,萧肃的声音就接着传来,丹堂的哀嚎并没有影响他什么,“分级考核中对于丹阵的考核主要考验你们对于丹阵的认识,所以要通过拆解丹阵的形式,让你们在背默丹阵时,能够不仅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这样可以更好地帮助你们绘制出自己的丹阵,早日成为炼丹师。”

    说完,萧肃顿了顿,看向了蒋容,“我记得上一次丹阵考核是五月前了,那时候蒋容就几乎可以提出自己的看法了,这很不错。”

    蒋容冰冷的面庞并没有因为萧肃的特意夸奖而有什么变化,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权当感谢。

    萧肃也不在意,接着往下说,“常言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既然这次的考核内容是丹阵,今天索性我们也就讲讲丹阵。”

    座位上传来的叫喊显然是不愿意的,丹阵无疑是炼丹中最神秘的部分,却也是最无聊的部分,那些条条画画,好像每一条都有意义,但又没人能讲得清每一条的意义。

    仙界的炼丹师相信,丹的道在于丹阵,所以前世云衣最刻苦钻研的,也是丹阵。

    丹阵的用处谁也说不好是什么,尤其是基础丹阵,那些炼丹师之间口耳相传的、天下所共知的丹阵,却没有人能说清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相传这是远古时期大能所创,里面蕴藏着大道,炼丹先学基础丹阵而后才能创出独属于每个炼丹师的丹阵,所以,说那些基础丹阵孕出了天下丹阵也未尝不可。

    “今日我们先学玄鸟阵,”云衣正想着,萧肃已经在墙上画出了玄鸟阵,“我相信这是你们所有人学会的第一种丹阵,非常基础,因为阵中有玄鸟而得名。”

    “而几日后的考核,会将这个丹阵做一个简单的处理,”萧肃说着,遮住了玄鸟阵的一半,“比如这样,这样你们是否还能看出这是一个玄鸟阵?”

    “能。”

    “为什么?”

    “因为有鸟尾巴!”一个声音迅速抢答,而后台下哄堂大笑,萧肃也跟着他们笑,等笑声渐渐息了,才又在一边画出了一个青鸟阵。

    “我们知道,青鸟阵与玄鸟阵极像,区别只在于,我们多用玄鸟阵处理火属性灵药成的丹,这或许就是这次考核的一道题,说出这是哪种丹阵,并说出为什么。”

    “那么像刚刚那位同学的答案一定是不行的,还有哪位想要发言吗?”

    大家原本都以为萧肃所谓代课不过是一时兴起,不想他却真的认真了起来,一个个纷纷低下了头,胡阳平课上可从不提问。

    “没有人吗?”萧肃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只是在看到台下一个两个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时,笑中稍稍带了些遗憾。

    “没有人的话,就司茶吧。”

    云衣正在发呆,没有反应过来“司茶”就是在叫自己,直至旁边的姜明戳她。

    “怎么了?”云衣转头茫然地看着姜明,姜明拿眼神示意她往讲台上看。

    讲台上,萧肃正眼带笑意地看着他,背后的墙上,画着青鸟阵和玄鸟阵。

    “要说它们的区别吗?”

    “对。”

    “青鸟阵的尾羽比玄鸟阵要长啊。”云衣答得理所当然,她不明白这么简单的区别,有什么好问的。

    这明显不是萧肃想要得到的答案,他愣了一下,而后迅速反应过来,“嗯,很好,非常细致的观察。”

    云衣能看出他夸得有多勉强,但她没再多说什么,冲着萧肃笑笑,坐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