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暴露

第一百八十五章 暴露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龙老警惕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你知道些什么?”

    “瞎猜而已,您别紧张,”云衣笑笑,“只不过偶然结实了一位药家的人,知道些丹廷的事情。”

    “药家?”龙老皱皱眉,“药家还有后人?”

    “您也知道药家?”

    “能进入丹廷的家族能有几个?药家好歹是在丹廷待过的家族,我知道也正常。”

    “可药家不是很早就离开丹廷了吗?”云衣想起药归跟她讲的那个故事,虽然时间有些模糊,但和龙老应该不会是一个时期。

    龙老看上去有几分犹豫,毕竟这是丹廷内部的事,多多少少也算事关机密,但大约是觉得云衣反正也知道了不少,说了也没多大关系,“丹廷的所有家族,就算已经离开了丹廷,在丹廷中还是会有一块玉牌,记录这个家族的血脉延续。”

    “药家的玉牌碎了?”云衣迅速地反应出来这个可能性,并且一时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也不是碎,”听闻龙老这样说,云衣才松了口气,但龙老的神情却越发凝重,“药家的玉牌处于一种非常奇怪的状态,丹廷也说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奇怪了?”

    龙老摇摇头,不欲多说,“不过既然你见到了药家后人,应该也就没什么问题了,那玉牌时间久了,估计是有些问题了吧。”

    云衣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药归现在还不知道人在哪里,她有再多疑问也只能等下一次见到他时再问了。

    “那龙老又是何故离开丹廷呢?总不见得像外人说的那样,待腻了吧?。”

    “小朋友,”龙老看着云衣,似乎对于她这种空手套白狼的行为颇有些无奈,“秘密是要用秘密换的,不然老夫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龙老的丹苑的人,那我也算龙老的半个弟子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是为人师者的风范吗?”云衣笑得十分厚脸皮。

    “我可不承认你这半个徒弟,”话虽这么说,龙老叹了口气,还是转身进入了藏书阁,“跟我上来。”

    云衣敏捷地跟上,还十分狗腿地上前为龙老拉开了藏书阁的门,“您请,您请。”

    藏书阁九层,龙老的居室,老人家环视了一周,思索良久,从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抽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上面落满了灰,甚至还有些蛛丝的痕迹,龙老看了两眼,将它递给了云衣,示意她打开。

    云衣接过盒子,吹了吹表面的灰,盒子顶部隐约能看见一个繁复的图案,她细看了两眼,认出这是娲皇阵。

    “这是丹廷的符号,”龙老看云衣对这个图案感兴趣,在一旁解释,“也是娲皇阵。”

    “听说丹廷在找一条以丹入道的路子,难不成是想以娲皇阵为突破?”

    龙老有些惊讶地看了云衣一眼,“那人竟然连这个都跟你说了?”

    “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呀?”

    “不,你不懂,”龙老的神情有些凝重,“不算见不得人,但是有些麻烦,记着,以后别跟旁人说了。”

    云衣郑重地点点头,她可能理解龙老所言的麻烦,在这个人人渴望飞升的位面,以武入道的唯一途径阻拦了许多武学天赋不济的人,一旦丹廷能够靠丹药飞升的事情泄露,恐怕会惹来无休止的人,上门问道。

    龙老见云衣点头,神情才缓和一些,大家都是炼丹师,他还是信得过云衣的,“打开这个盒子吧。”

    云衣依言打开,里面是一些被剪碎的羊皮纸,有些碎片的边缘还有焚烧的痕迹。

    “这是什么?”

    “是一张地图,一张有关远古遗迹的地图。”

    这或许才是大秘密,但云衣听着却没多兴奋,龙老能将这件事这么轻易地告诉自己,估计这所谓远古遗迹,连影儿都没有呢。

    “不拿起来看看?”龙老看着云衣平淡的神情,心底暗笑,脸上却还是一脸诚挚。

    云衣敷衍地冲龙老笑笑,随手拨拉了一下盒中的碎片。

    一堆碎片中连地图的边角都没有,如果不是那张地图实在太大,就只能说明这些碎片残缺地太厉害。

    “那个远古遗迹能找到娲皇阵的线索?”云衣一边拨拉一边随口问道。

    龙老却摇摇头,“谁也不知道那个远古遗迹里能找到什么,这不是远古遗迹的地图,是有关遗迹的地图,至于它具体有什么用,只能等遗迹出世。”

    云衣心间一动,她突然想起许久之前,她在万宝阁拍得的那把钥匙,万宝阁与丹廷的关系素来不错,难不成这张地图也与那个没谱的遗迹有关?

    “龙老所谓的遗迹,不会也是数千年前一位大能的预言吧?”

    “你怎么知道?”龙老看着云衣,已经是有些震惊了,他原以为这不过是个天赋不错的小子,却不想她知道的事情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你究竟是谁?”

    “您可说好不管我是谁的,”云衣笑笑,“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万宝阁拿钥匙出来拍卖的时候,不是已经将这件事情告诉世人了吗?”

    云衣说得极轻松,以为这样能消除龙老的戒心、蒙混过关,但龙老是丹廷的人,对万宝阁的了解远超乎云衣的想象。

    “万宝阁?有丹阁的地方才有万宝阁,你去丹阁做什么?参加丹会?”

    此言一出,纵是云衣也被老人的敏锐吓了一跳,她拿不准丹会冠军的这个身份若是告诉龙老对她是有利还是有害,只得含糊过去,“差不多。”

    但龙老明显没等云衣的回答,“我和东丹阁倒还有几分交情。”

    “是吗?”云衣越发觉得自己脸上的笑有些僵硬了,她注定要和丹廷扯上关系,却不希望是现在,她欣赏丹廷决心以丹入道的魄力和勇气,但却觉得这实在不是个靠谱的主意,若能以丹入道,她现在早飞升了。

    “所以还不打算告诉老夫你是谁吗?”

    “我一个无名小卒,不值得龙老惦记。”云衣生怕自己身份暴露就要被抓去丹廷,跟他们一起研究所谓以丹入道了,她还有许多宏图没有实现,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么不靠谱的事情上。

    龙老挑挑眉,也当真没再追问,不过云衣知道,估计自己一走,龙老就要飞鸽传书去东丹阁了,自己的身份还能瞒多久,就只能凭运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