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阴差阳错

第一百九十九章 阴差阳错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林莹的反应让云衣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确定能坚持多久,但林莹的第一反应确实是保她的。

    正如云衣之前所想,萧肃是皇权培养出来的炼丹师,他身上有着对皇权根深蒂固的自负,就比如这件事,他明明可以一步一步地诱,但在林莹面前,他选择直接摊牌,并以皇权施压。

    萧肃明显不满意林莹的回答,但他对这个不太聪明的弟子也略略有些印象,一时也没什么怀疑,只是耐着性子重新强调了一遍,“据我所知,十七进入赤龙国的目的是盗窃赤龙国绝不外传的毒丹的毒方,现在你明白他是什么奸细了吗?”

    云衣终于明白她方才觉得奇怪的点在哪了,她的目的是毒方,那为什么会有人将消息透给丹臣萧肃,而不是阮扬?然后萧肃和阮扬的交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可以肆无忌惮地消息互通,毫不在意打草惊蛇?

    林莹在萧肃压迫性的目光下勉强点了点头,尽管神色还有几分明显的茫然。

    但萧肃已经没心情再给她解释了,他抿着嘴,等待林莹的回答。

    “十七”林莹略微沉吟了片刻,“虽然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但十七好像在沧阳城。”

    此言一出,萧肃眼睛立马亮了,云衣略略皱了皱眉,倒没显出惊慌失措,她注意到林莹用了“好像”。

    “你具体说说,什么叫‘好像在’?”

    “我不确定,”云衣知道林莹这是在撒谎,但这份镇定,连云衣都要有几分高看,这位咋咋呼呼的小姐不知不觉间,改变了许多,“但上次炼丹比赛,我好像看到他了。”

    “是不是那个叫沈丹宁的?”萧肃已经坐不住了,他几乎是从座位上弹起来冲到了林莹面前。

    林莹被吓到了,一方面因为萧肃,另一方面也被自己的运气,她没想到自己能随口一说就撞上萧肃怀疑的另一个人,但这结果是她所喜闻乐见的,她不知所措地顺势点了点头。

    萧肃是不管林莹的那几分不确定的,他不信林莹敢骗他,所以这对他来说就够了。

    云衣心间暗暗松了口气,她回忆了一下那日比赛的时候沈丹宁的表现,那位有天赋且不服管教的小朋友,却是有几分引人注目的嫌疑,何况他还是被暗九救走的。

    一定要提醒一下暗九了,千万别让沈丹宁露面,她在心里提醒自己,似乎每每无解之局她都能找到一位恰到好处的替身,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运气。

    其余的细节萧肃甚至没再过问,就比如为何林莹带走的是十七,最后斗茶的却是司茶,只要认定这两个不是同一个人,他能想出一百种理由说服自己。

    更何况他确实没在林家问出什么有价值的答案。

    所以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萧肃坚信林莹不敢骗他。

    问清楚了,萧肃也就懒得再跟这两人废话了,挥挥手让他们回去,他自己也迅速离开了这个院子。

    或许是出于一种惊魂未定,林莹这一路走得极快,云衣跟在她后面,也不得不加速跟上她的步伐,毕竟云衣也有一些事情要问明白。

    到了他们的住处,林莹将云衣拉进了自己的房间,左右看了看无人,才关上了门。

    云衣在她不知道的时候悄悄释放了精神力,包裹住这方空间也小心地防范着外面。

    “你真的是弈风国人?”

    关好了门,林莹劈头就是这一句,云衣笑笑,“小姐要听真话吗?”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什么真话假话?你到底说不说?!”

    “小姐别急,”云衣缓缓提起茶壶,为林莹斟满一杯茶,也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喝点茶,慢慢说。”

    林莹举起茶杯一饮而尽,而后盯着云衣,“别回避我的问题。”

    “严格来说,我不算弈风国人,不过我确实是从弈风国来的。”

    “来做什么?”

    “来给我们五殿下治病。”

    林莹有些迷糊了,“给你们五殿下治病来赤龙国做什么?”

    “殿下几十年前中了赤龙国的毒箭,我来这里希望能打探出毒方。”

    “所以萧肃说的是真的?”

    云衣点点头,“自然是真的,弈风国有人不希望五殿下好起来,这送来的消息当然准确。”

    赤龙国也不希望凌清安好起来,那位纵横疆场的少年将军,严峰到现在提起来都还有些胆寒。

    林莹沉默了,她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衣站起身,走到林莹面前,轻轻握住林莹的肩膀,单膝蹲在地上,使得自己能够与林莹对视,“小姐,我没有想过拖累你或者林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真的很感谢你刚刚肯维护我,虽然没有立场,但请求你不要将这件事情再告诉别人。”

    林莹显然被云衣的举动吓了一跳,她的脸以肉眼可见地速度“腾”地一下就红了,两手慌乱地推开云衣,胡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知道了,我不会说的,你走吧,我要自己静静。”

    云衣也被她的反应所惊,她的神情变化让云衣有些不太好的猜测。

    就在云衣愣神的空当,林莹竟亲自起身拽着云衣就往外拉,“你快走快走,我还有别的事呢!”

    知道门“嘭”得一声在云衣面前关上,云衣才回过神来,她觉得她好像有些明白林莹维护她的理由了。

    这位骄傲而任性的千金小姐,似乎是喜欢上她了,不,确切地说,林莹喜欢的是男装的她,也就是司茶。

    云衣不知道这种改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在她将林莹带出临隆城的时候,又或者是更久之前。

    可是情债难偿啊,更何况林莹现在恐怕已情根深种,她肯拿整个林家去赌,正说明这一点。

    可云衣不知道自己能怎么还,她可以让林家成为临隆城数一数二的家族,如果她愿意,她甚至能让林家成为在整个赤龙国都有名的炼丹家族,但这与林莹无关。

    这不是林莹要的,或者更确切地说,这不是林莹要的全部。

    深深地叹了口气,云衣有些觉得女扮男装或许是个馊主意了,深怀愧疚地看了一眼禁闭的房门,她必定是要辜负一颗少女春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