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三十章 可能

第二百三十章 可能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那个孩子,”皇甫老祖又重复了一遍,语气间还是有几分不确定,但眉头却是皱得更深了,“那个孩子有没有可能是皇子?”

    “皇子?!”云衣险些跳起来,看了看皇甫老祖的神色不似开玩笑,又不放心地压低声音又确认了一遍,“您认真的?”

    皇甫老祖虽然犹豫,但还是点点头,“因为一般来说,皇帝不会无缘无故贬谪功臣的,更不会无缘无故留着山匪这么大隐患,既然清风寨曾立了大功,就不可能莫名其妙去落草为寇,而且皇帝还不挽留。”

    说完,皇甫老祖顿了顿,又思虑了片刻,才小心开口,“除非,那是皇帝故意安排在那里的,清风寨里养着的,是个早年被送出宫的小皇子,若是这样,”皇甫老祖看了看云衣,“若是这样,你也不必忙活了,那位置,必定是城外那位的。”

    “这,这不大可能吧?”云衣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值得皇帝这么大费周章保护的,那必定是命定的继承人,如若皇甫老祖的猜测是真的,那城中这三个皇子,算上凌清安四个人,到现在为止所有的勾心斗角,都算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了。

    皇甫老祖不确定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但这种行为并不是无例可循,会有些帝王认为枉顾手足的皇子不仁,所以在宫城之外悄悄培养一个继承人,并在百年之后,把江山交到他手上。”

    云衣颇为头痛地揉了揉眉心,她好不容易炼出了解药,好不容易勉强算是让凌清安放下了些许戒心,谁料又出了这么一桩,难道要让她再跑去清风寨示诚?

    “先别急,”皇甫老祖看出云衣的头痛,试图安慰她,“这些也不过是我的猜测,也还都没有什么证据,现在可不能自乱了阵脚。”

    “我明白,”云衣的眉间已经被她揪得有些发红了,但她依旧没有听说的意思,“夺嫡这种事,最忌讳的就是侍二主,我已经选择了凌清安,无论如何都得硬着头皮坚持下去。”

    皇甫老祖明显是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云衣头脑一热跑去清风寨投诚,最后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但目前来看,云衣还是冷静的。

    “说点儿开心的吧,”皇甫老祖换了种语气,试图活跃一下气氛,“我又看见那个说书人了,好歹是把《溅龙庭》给听完了。”

    “那个说书人?”云衣抬头看着皇甫老祖,“您找到他住哪了?”

    “额”皇甫老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很遗憾,没有,我想跟着他来着,可他实在是属泥鳅的,太滑溜了,一个拐角没跟住就没影儿了。”

    云衣叹了口气,却是终于放过了自己的眉心,低头喝了口茶。

    “你不想听听《溅龙庭》吗?”皇甫老祖执着地要给云衣讲完这个故事,要知道,他为了听完整这段,整整往那家茶馆跑了五个多月,“后面的故事可传奇了!”

    有什么可传奇的,云衣在心里默默吐槽,左不过是忠臣蒙冤、奸臣得逞,不过想想那个影射当朝事的传闻,云衣还是点了点头,“您说吧,我听着。”

    “你听到哪里来着?哦,对了,说这甄小将军中了美人计,从来是这英雄难过美人关啊,甄小将军也不例外,这美人是个寻常美人还则罢了,可这美人却是个蛇蝎美人”

    云衣能听出皇甫老祖在刻意模仿那个说书人的语气,某些句落或许还真有点儿那个意思,虽然这么听不知要听到什么时候去,但她没有打断,因为她知道,皇甫老祖坚持不了多久。

    果然,大约两句话后,皇甫老祖就撑不住了,“哎呀,后面我忘了,反正就是甄家被抄了满门就是了。”

    云衣预料到这故事会很快结束,却没料到这么快,她一时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什么被抄了满门啊?”

    “好像是因为谋逆?”皇甫老祖努力地回忆,“好像是从甄家查出来了龙袍还是通敌的信件的,哎呀,反正不重要了,查出来什么都是那个蛇蝎美人塞进去的,栽赃陷害而已嘛。”

    皇甫老祖一副司空见惯的样子,云衣觉得这事好像没那么简单,但仔细琢磨了一下又觉得没什么不对,恍然发现这不过是个话本,最终笑笑也就过去了。

    皇甫老祖估摸着小厮差不多该买菜回来了,问云衣要不要留下吃饭,云衣摇摇头,她和白霜说好了,中午前是要过去的。

    云衣有事,皇甫老祖也没强留,就多说了一句他会继续留意清风寨,让云衣安心。

    云衣点头道了谢,终于想起了自己此行的正事,“当初答应的老祖的丹药还未兑现,老祖进阶地境在即,有什么需要的丹药吗?”

    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实在不能怨云衣不上心,仙界的武道和这里本是两套修炼体系,云衣就算想上心,也确实不知如何上心。

    皇甫老祖愣了愣,看样子是将这事给忘了,“当初你答应的不是当我孙媳妇儿吗?”

    这回轮到云衣傻眼了,她认真回忆了许久才确认没有这么一桩事,抬眼看见皇甫老祖恶作剧得逞的笑,“老祖您就莫要吓唬我了。”

    “怎么能是吓唬呢,我那大孙子从人品、从样貌、从出身,哪样能说得上不好吗?”皇甫老祖说完,却又颇为幽怨地小声嘀咕了一句,“虽然比不上你就是了”

    云衣本以为这不过是一番皇甫老祖夸孙子的言论,正在那敷衍地点着头,不想对方话锋一转落到了自己头上,她是当真不知自己如何在皇甫老祖心中这么高地位,此刻一个激灵连忙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老祖抬举了。”

    “行了,”皇甫老祖白了云衣一眼,“我还不知道你吗?瞎谦虚什么?这会儿心里不定怎么乐呢。”

    云衣挠挠头,嘿嘿一笑,也没再辩解什么。

    买菜的小厮推门回来了,打了声招呼便又进了厨房,云衣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也就起身告辞了,皇甫老祖没有虚留,看了她良久,缓缓嘱咐了一句,“千万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