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雪狐晶

第二百三十四章 雪狐晶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云衣倒没注意那些,能放在这种地方贩卖的东西,开价未免有些虚高,但她可是独得巫月族整整一山洞灵石传承的人,这点儿小钱,还不甚放在眼里。

    炼丹师不成文的规矩,丹方是不放在明面上的,这也是炼丹师对于买家的一个小小考验,若是内行,是能够从明面上的那些东西里,判断出有什么丹方的,但若是外行,那只好显出偌大的诚意,一家一家地不厌其烦地去问了。

    云衣背着手,慢悠悠地穿梭于各个摊位之间,偶尔看中了什么灵药,停下来问一问年份,或是见到了什么雕花的笔,忍不住把玩一二。

    暗五跟在后面,一开始还能忍得住,可越到后来越是好奇,他和暗九不一样,暗九就算憋死自己也不会说多余的话,但暗五是绝不会让自己被话憋死的,“小姐不是来买丹方的吗?”

    云衣听着他的问话,缓了缓脚步,轻轻将食指竖在了两唇之间,做了个噤言的姿势,“嘘,小点声,这要让旁人听见,可就要笑外行了。”

    暗五连忙捂住嘴,左右看看,发现并没有人注意这里,云衣高深莫测地笑笑,又迈开了步子。

    终于,在一个摊位前,云衣停了下来,一脸柳暗花明的表情,暗五特地将那个摊位与左右的两个对比了一番,却没发现任何不同。

    “老板,要玄门丹的丹方,”云衣唤醒了正在打盹的老板,上来直奔主题,“七十年以上的鬼藤,若是有的话我也要了。”

    看摊儿的老板看上去已经年过中年,骤然被叫醒还有些迷糊,反应了许久,才慢慢悠悠地从储物袋里掏东西,“玄门丹的丹方、鬼藤我这儿还有雪狐晶你要不要?”

    “不要,”云衣果断地摇头,鬼藤是胡安平告诉她要一并买了的,除此之外没提其他,但是有雪狐晶的话,云衣倒是想起了另外一物,“蚀骨藤你这有吗?”

    “哎,有有,”老板又拿出一个玉盒,不死心地看了云衣一眼,“真的不要雪狐晶?”

    云衣皱皱眉,雪狐晶若说罕见,是真的罕见,因为只有不幸被蚀骨藤缠住,慢慢吸食灵气、腐蚀骨肉而死的雪狐,才会留下雪狐晶,但若说用处,它也是真的没用,雪狐的灵气已被蚀骨藤吸食殆尽,那颗雪狐晶除了好看,目前也没人发现其他用途了。

    所以行走深山的采药师大多会以雪狐晶确定蚀骨藤的价值,但很少有人会连雪狐晶一起带回来,这个大叔怎么回事,难不成他的雪狐晶还有什么变异?

    云衣犹豫了一下,这回留了些余地,“你将雪狐晶拿出来吧,我看看。”

    老板连忙将一枚透明的晶体从衣服兜里掏出,熟门熟路到让云衣怀疑他这动作不知重复了多少遍。

    雪狐晶只是雪狐晶,十分普通的那种,而且大概是由于保存不善,表面还有些灰扑扑的,云衣看了两眼,在老板失望的神情里摇了摇头,“你给多少人看过这枚雪狐晶了?”

    “不多不多,”听着云衣询问,老板误以为还有戏,又连忙打起精神,“姑娘是今天的第一位。”

    今天的第一位,云衣在心里撇撇嘴,她现在有些怀疑那株蚀骨藤的价值了,“那蚀骨藤是这枚雪狐晶伴生的吗?”

    “这可是千真万确,”老板听着这话,瞬间明白了云衣的疑虑,“这我可以发誓的。”

    “那你给那么多人推销过雪狐晶,就没人问起过蚀骨藤?”

    “那自然是有。”老板打开了装有蚀骨藤的木盒,示意云衣看一眼。

    云衣探头扫了一眼,看成色确实没有问题,她点点头让老板合上了盖子,却不打算放过这个问题,“那你卖给别人的蚀骨藤伴生的雪狐晶呢?”

    老板有些犹豫地看了云衣一眼,“我说了姑娘可别不信。”

    云衣点了点头,等着他的后文。

    “卖给别人的蚀骨藤,也是这枚雪狐晶伴生的,”老板吸了口气,仿佛还在回忆那震撼的一幕,“不瞒姑娘,当初我之所以将这枚雪狐晶捡回来,就是因为它周边伴生了少说得有七八株蚀骨藤。”

    七八株,云衣愣了一下,这有些不合常理了,蚀骨藤的生长本就需要大量灵气,若说一只雪狐能供养七八株蚀骨藤,那得是祖宗级别的了吧,可话又说回来,这种级别的祖宗怎么可能被蚀骨藤缠住?

    老板注意到云衣的神情,缓缓叹了口气,他当初就是以为这颗雪狐晶不凡才将它捡了回来,结果回家研究了许久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扔又不舍得扔,这才想把它卖掉,原以为有这么个传奇的故事会好卖一些,可这故事他和无数人讲过,但就是没人肯买,看来这雪狐晶注定要砸他手里了。

    “出个价吧,我买了。”就在老板逐渐绝望之际,这声音在他耳朵里宛如天籁,云衣也在心里叹了口气,她的理智告诉她就算这是只祖宗级别的雪狐,这枚雪狐晶对她来说依旧什么用都没有,但同时她的第六感又在不停地教唆她,买下来。

    老板生怕云衣反悔一般,麻利地将雪狐晶和云衣要的丹方并灵药一起包好,但是很显然,雪狐晶终于脱手的兴奋并不能改变他定价的决心,“姑娘拿好,一共是一百上品灵石。”

    这价格差点让跟在云衣身后的暗五跳起来,一百上品灵石,一些平常点儿的五品丹药也就这个价格了,一张六品丹方加上几味灵药竟然能有这个价钱,甚至这里还有一块石头是那老板强买强卖的。

    云衣自然也是知道这价钱里含了不少水分,甚至于老板报出这个价格时他自己都不免心虚,但她也不知道一个合适的市场价应该在什么区间,也就没再还价。

    暗五看着云衣神色淡然地拿一百上品灵石换了一堆明显不值的东西,心间对于炼丹师这个职业的富裕程度又有了新的见解,至于出门前凌清安的嘱咐,早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殿下分配到他们每人身上的那些灵石,在这里可能也就够根草的零头吧,暗五在心里默默吐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