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心魔

第二百四十五章 心魔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自然是有好事儿,”云衣说着从储物袋中取出装有玄门丹的玉瓶,随手抛了过去,“说好的丹药。”

    皇甫老祖接住了玉瓶,却没有打开,只是那么握在手里,低头看着云衣。

    其实云衣本来也没指望皇甫老祖能有多大反应,但这一点儿反应没有,多少还是超出了云衣的预料,被皇甫老祖盯得实在没底了,云衣自问自己没做什么亏心事,但开口时却还是带着几分心虚,“怎、怎么了?”

    皇甫老祖摇摇头,一副刚睡醒神志不清的样子,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玉瓶,收了起来,“没事儿。”

    “您都不问问是什么丹药就这么收了?”

    “哦,是什么丹药?”

    云衣总觉得皇甫老祖有哪里不对,这和平时的老祖实在的相差太远,“这不会是谁冒充的吧?”

    “胡闹!”

    这声“胡闹”终于是让云衣松了口气,她从地上站起来,笑嘻嘻地倒了一杯茶奉给皇甫老祖,“老祖莫气,方才,也确实不是您的作风嘛。”

    “那什么是我的作风了?”皇甫老祖结果茶杯一饮而尽,将空茶杯放在手边示意云衣再倒一杯。

    “这不就是了,”云衣又将茶杯满上,而后将茶壶放好,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方才的老祖,太深沉了。”

    皇甫老祖大约是想敲敲云衣的脑袋,奈何距离太远够不到,手伸出去十分尴尬地绕了一圈,“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叫深沉啊?”

    云衣嘿嘿一乐,没再解释,虽然不知道刚才是因为什么,但既然皇甫老祖已经恢复了,她也就不在意了。

    “那里头是什么丹药啊?”话题绕了一圈,皇甫老祖才想起云衣刚才没有回答的问题。

    “玄门丹。”

    看着皇甫老祖的神色,云衣知晓他也是知道这丹药的名声和用处的,“难为你了,做了不少功课吧?”

    “那当然!”虽然云衣所谓的功课不过是跟胡安平说了几句话,但邀功这种事情,她是从来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的。

    皇甫老祖看着云衣笑了笑,“那可真是辛苦你了。”

    “应该的,应该的,”云衣一本正经地打着官腔,又俏皮地眨了眨眼,“老祖打算什么时候闭关呀?”

    “你希望我什么时候闭关?”

    “尽快,”云衣说这话时,眼睛正盯着地上,所以没有注意到皇甫老祖神情在那一瞬的变化,“因为永安城的局势很快就会变了,我希望您能在那之前出关。”

    听着后半句皇甫老祖的脸色才稍稍好转,点了点头,“好。”

    云衣无疑是聪明的,在这风云将起的永安城中,她算得出复杂的人心,也处处小心步步为营。可有些时候,她又傻得让人生气,就像她不懂沈丹宁的依赖,也弄不懂皇甫老祖的不安。

    皇甫老祖是懂得云衣的无情的,他们相依为命也有一年的时间,虽说没闯过什么绝地,却相伴度过了最漫长无聊的日子,这短短一年,他处处见识着云衣的薄情,并为此深深不安,不安于自己还能陪这个孩子多久。

    皇甫老祖也不过是凡人,而且出身皇室的人,更懂得真感情的不易,所以也更珍惜一些。云衣将玄门丹扔给他的那刹他的害怕的,害怕下一句便是再见。

    虽然听起来很矫情,但皇甫老祖发现,自己好像无可避免这种矫情。

    他已经太老了,尽管与那些真正的老妖怪比他还年轻得多,但他不过是一介凡人,他自小长大的环境没有那么多仙法道术,却满是悲欢离合。

    他已经太老了,老到见证了太多的悲欢,也老到再承担不起多余的悲欢了。人常说修仙最首要的便是摒弃七情六欲,可长生岂非贪欲吗?皇甫老祖想不明白,一百多年了,他依旧想不明白。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们缺的往往不是天赋,而是心态,皇甫老祖便是这样,这些在云衣脑中甚至不构成问题的问题,紧紧缠绕着他,这大概也是他迟迟突破不了灵境的原因,不破不立,他从来舍不得“破”。

    云衣不知道皇甫老祖复杂的心路历程,她将东西给了便觉得一身轻松,出门买菜的小厮还没有回来,未免老人寂寞,云衣也没有立即离开。

    “你以后,有些什么打算啊?”皇甫老祖看着门的方向,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你从前总不愿与我说,现在也还不愿意吗?”

    云衣不知道皇甫老祖究竟是怎么了,但总归能听出老人语气间淡淡的悲情意味,她以为皇甫老祖大约是估量到了突破的风险,想起生命短暂,或许悲从中来。

    她抬头看着皇甫老祖,轻轻笑了笑,“我不说,老祖也早就猜到了不是?”

    “我猜到什么了?我如何能猜到?你七拐八拐地把我拐到这永安城里,做出一副要大展拳脚的样子,这永安城还有什么能让你展拳脚的机会?怎么,你难不成还瞄准那皇位了不成?”

    “嘘,”云衣竖起食指,悄悄做了一个轻声的动作,“老祖小点声,别让人听见了。”

    皇甫老祖一时愣了,他一脸不可思议地低头看着那个盘坐在地上坐没坐样的小丫头,好久之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

    “怎么,老祖觉得不可能?”

    云衣的眼里满是张扬的野心,这个眼神,皇甫老祖太过熟悉了,他曾在镜子里看到过,这是百余年前他方登基时的眼神,这一刻他终于是明白了,云衣是认真的。

    “可,你是女子,女帝,这太胡闹了,”皇甫老祖整个人仿佛突然泄了力一般,躺倒在了竹椅上,双眼放空,喃喃自语,“你、你若不是女子,东齐国,东齐国就算送你也未尝不可”

    “东齐国啊,”这个云衣转世的第一站,若不是皇甫老祖此时提及,她几乎都要忘了,“老祖当年可还立下保证,必要带我回去呢。”

    “是啊,”皇甫老祖缓缓叹了口气,扭过头看着云衣,“现在呢,我还能把你带回去吗?”

    “我会回去的,”云衣笑了,眼前浮现的是那不足半月生活的点滴,“毕竟,魔兽森林里的那个山洞,我还有好多东西没拿出来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