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废宅

第二百四十六章 废宅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小厮回来之后,云衣便没再久留了,她走时皇甫老祖不知为何看上去依旧很是疲惫,但还是撑起身子告知了云衣自己闭关的时间。

    云衣点头表示记下了,出门又绕去了国师府,反正时间还有的是,她不必那么早回府。

    云浔的府宅,必有一面墙是假的,用他自己开玩笑时的说法,是为了防止有朝一日给人算命被人砸了招牌,多留一扇门也方便到时候逃跑。

    永安城的云府也不例外。云府的后墙,紧挨着的是一座废院,这座废院据说从前也是什么官员宅邸,但那官员犯了大罪被诛了九族,而后这废宅虽几经易手,但主人没有能安稳居住超过三个月的,渐渐的,也就传出这废宅不详的说法,这处宅院便彻彻底底地废了。

    这些是云浔讲给云衣听的,他讲的时候还颇为得意,云衣深刻怀疑他便是看中了这废宅,才在它隔壁安了家。

    那废宅里大约是真的有些东西的,云浔当时说起的时候一脸的高深莫测,云衣实在不想成全他那一脸欠揍的表情,也就故意没问,但有一点她是知道的,那面假墙,便被云浔安在与废院相邻的那堵墙上。

    所谓假墙,说白了就是类似于幻境一类的东西,在后墙布一个幻阵,常人就算是日日往来都意识不到。

    云衣是从废宅那头进去的,也多亏了这座宅子的凶名,这整条街都鲜有人往,也自然就没有人能够发现偷偷溜进去的云衣。

    就算是永安城中的老人也大多记不清这宅子荒废的年月了,前庭后院处处都是一人多高的野草,云衣走在其间,只能勉强靠感觉判断方向。

    尽管是个白天,这宅子里却莫名阴森森的,云衣自谓是不惧所谓牛鬼蛇神的,但在这种氛围之中,她还是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两处院子的后墙是相连的,直至云衣匆忙穿过云浔布置的幻境,站在云府之中时,她才发觉自己竟不知何时出了一身冷汗。

    云浔没想到云衣的突然造访,他正在花园里喂他那几条精心饲养的鱼,然后浑身被汗打湿的云衣像个水鬼一样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将他吓得差点翻身掉水里去。

    “你什么情况?”云浔一脸嫌弃地打量着眼前的人,“你不会顺着护城河游进来的吧?”

    “我倒想,”云衣白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扯过云浔的袖子给自己擦汗,“可能顺护城河游进来都不如我现在狼狈。”

    云浔任由云衣扯着袖子,祸祸着他那件光看布料就知道价值连城的衣服,犹豫了一下,将那句“你不如去洗个澡”的合理建议又咽了回去。

    云衣终于是觉得将满脑袋的汗擦得差不多了,这才将云浔的袖子放下,末了,看着那价值不菲的布料上的点点汗渍还不忘撇撇嘴,“你一年的俸禄才多少,怎么穿得起这么好的衣服?”

    “是啊,”云浔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我还出得起那么高的价,拍得下龙骨也拍得下射日弓。”

    “上道!”云衣一巴掌拍云浔的肩膀上,“快拿出来看看,怎么样,是真的吗?”

    也不知云衣哪来这么大力气,一巴掌下去云浔觉得自己矮了一截,“看那之前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怎么狼狈成这样?”

    云衣霎时眼里的光亮暗了一半,她朝那废宅的方向努了努嘴,“还能从哪”

    云浔顺着方向往那边看了一眼,一个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不是号称一身正气,从来不怕那些邪门歪道的吗?”

    “谁说我怕了,”云衣不服气地挺了挺身子,“汗自己要流,我又控制不住!”

    “信了!”云浔抬手敲了敲云衣的脑袋,边揉着自己的肩边带路,“走吧,我带你去看射日弓。”

    云衣快步跟上,却还不忘问那个她当初错过了的问题,“那座宅子里到底有什么啊?”

    “我不知道啊。”

    “骗人,你一定知道。”

    “那你就当我是骗人吧。”

    “不行,你说,那里到底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啊。”

    “骗人!”

    “你看,我说我不知道你非说我知道,我告诉你了你又不信”

    “你到底跟谁一伙的?”

    “我当然跟你一伙的,可那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死算命的你骗人!你欺负人!”

    两人就这么闹了一路,等到云浔终于能逃脱云衣的魔爪时,他那最引以为豪的飘逸的长发已而乱得如一团稻草。好在国师府素来没什么人,仅有的几个随从也被云浔远远地遣在前院,不然国师大人这番狼狈模样若被外人看到,那才真真算是颜面扫地。

    射日弓当前,云衣终于舍得放开被她揉搓得乱七八糟的云浔的脑袋,一个箭步冲到了射日弓前,云浔无奈地理了理鸟窝般的头发,跟了上去。

    由于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所以云浔将这把弓搬回来后,连上面陈年的铁锈都不敢过分清理,还特意腾出了一张桌子,上面铺好红布,将那把弓原封不动地放了上去。

    云衣绕着射日弓转了两圈,仔仔细细地确认了弓身两端的位置,又伸手轻轻沾下些铁锈,嗅了嗅。

    “怎样,有发现吗?”云浔倒没跟着云衣绕圈,这把弓他早已不知看了多少遍,为了给云衣挪出地方,他特地站在一边,等云衣看完了才上前询问。

    云衣摇摇头,仙界的古籍之中佚失了对于射日弓外形的记载,而这把弓又实在太普通了,不过没有弓弦倒是真的,至于所谓的使用痕迹,她不是行家也看不出来。

    “那就算我这一万上品灵石白花了?”

    “你还在意这些呀?”云衣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放回到了射日弓上,“留着呗,等回了仙界,再找行家认认真假。”

    “你想出回去的办法了?”云浔随口接了一句,但若说答案,他倒真没抱多大希望。

    “没有,”云衣答得甚是理直气壮,“因为我现在不着急回去了,弈风国这么个风水宝地,我得先弄明白这些气运究竟是从何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