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小试身手

第三百一十五章 小试身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路是小徒弟引的,他看样子也不止去过一次了,一路边走还边跟云衣介绍着那户人家的情况。

    “李大哥也挺可怜的,他娘便是因为重病双目失明,媳妇儿前些年跟人跑了,剩下个傻儿子,如今都已经五岁有余了,还连话都说不明白呢。”

    这所谓李大哥便是那个把腿摔断了的,据小徒弟的说法,他是深夜上山为了采株只在满月时成熟的灵药,不料一个没注意脚下,滑了下去,直到第二天才被山上的猎户捡回来。

    “唉,这种情况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福大命大了,”小徒弟叹了口气,“你待会儿也别有太大压力,李大哥都不指望自个儿能好了。”

    “可他若是残了,靠他养着的老母和儿子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日子该过还是得过下去的,总会有办法的。”

    云衣被小徒弟这一声一声叹气叹得心酸,这一份走投无路的难是她未曾见识过的,她原以为这世上最可敬的无外乎便是凌清安这样的人了,中了那般剧烈的毒还能努力压制下来,忍着屈辱坚持了这么多年。

    可现在想来,至少凌清安还是皇子,他不需要为生计奔波,这世上比他还不易的人,当真大有人在。

    二人说话间便到了李大哥的小院,院子不大,比起赵氏的院子还要再破旧些,里面堆满了晒干了的草药,也有一些兽骨,能看出这位李大哥基本上也就以此为生了。

    由于长时间没人打扫,院子里弥漫这一股奇怪的气味,大约是草药味与腐烂的皮肉味所混杂出来的味道,云衣不想深究,她只闻了一口便开始闭气,为了不让自己显得不礼貌,生生忍住了捂住鼻子的冲动。

    李大哥躺在里屋的床上,小徒弟扬声喊了一句,便听见李大哥回话,“进来吧。”

    云衣跟在小徒弟后面,小心翼翼地以防止踩到地上晾晒的东西。

    李大哥这腿看上去也摔了有些时间了,上一次处理伤口的是那个老郎中,云衣不知道他究竟上了什么药,目前看起来他倒是用两块夹板将那腿固定住了。

    看见进来的是个小姑娘,李大哥也是吓了一跳,云衣倒没那么多拘谨,简单打了声招呼,便开始上手拆绷带。

    “不用,不用麻烦了,俺自己来就好”

    李大哥本能地瑟缩了一下,毕竟男女有别,况且云衣看上去还出身不低。

    云衣却是没有管这些,一手按住那只腿,一手利落地剪开绷带。距离上一次换药也应该有些时候了,当绷带脱落,一股十分难闻的味道弥散出来,李大哥难得地红了红脸。

    正在闭气的云衣是闻不到这些的,所以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便开始了下一步清洗,但不知道这些内情的人,如小徒弟如李大哥,瞬间对云衣生了几分对医者的敬意。

    将那些残余的药液清理完毕后,云衣简单动了动那只腿,她有些想不明白那些药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毕竟这在她看来真的是一颗续骨丹就能解决的问题。

    装模作样地问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之后,云衣要来了一个药炉和一个火盆,独自去了院里煎药。

    小徒弟陪着李大哥在屋里说话,那失明的老母和那个傻儿子自然也不会随便出来,这无疑让云衣方便了不少。

    药炉不够大,但云衣依旧没有耐心一样一样地提炼药液,于是用精神力将小小一个药炉分割成几个更小的空间,而后将所有药材,包括那几株灵药一股脑塞了进去。

    火盆里的火是不足以熔炼灵药的,云衣趁无人注意又悄悄塞进去一缕天火,同时还要小心控制温度,以防这个小药炉承受不住,直接炸炉。

    炼药的过程是很快的,毕竟不需要成丹,只要将灵药提炼到一个人体能够接受的程度,而后与其他药材混为一体就好了,为了让这个过程显得长一些,云衣还特地多加了两碗水。

    等到药熬好了,云衣招呼着小徒弟端到了屋里,稍稍晾凉后,看着李大哥喝了下去。

    因为到底不是正经丹药,所以云衣也不好说究竟需要多久才能见效,她略略问了问李大哥伤口的感觉,弄得李大哥颇有些茫然。

    那便是没感觉了,云衣又上手轻轻摁了摁膝盖的部位,“再等几日吧,我明天还会再来的。”

    “谢谢,谢谢。”李大哥是淳朴人,一味地道谢,倒是小徒弟看出了问题,“师父不是叫你来换药的吗?”

    “是啊,”云衣看着那条明显骨头断裂的腿,她倒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我这就换。”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云衣不过是草草地将夹板夹了回去,又手法生疏地将绷带缠好,小徒弟站在一边看着,满眼的不信任。

    但云衣对自己的成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看上去和她来时看到的样子差不多,“那就这样吧,我们先告辞了。”

    李大哥起身想送,但他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还让他起身,被小徒弟稳稳地按在了床上,云衣笑了笑,便转身出了门。

    回去这一路上小徒弟都没怎么说话,云衣觉得他八成是在琢磨回去怎么在师父面前告自己一状,告就告吧,云衣叹了口气,虽然她现在确实无从解释,但很快,结果会给她最好的证明。

    果不其然,回到医馆,小徒弟便是当着老郎中的面,历数了云衣这一趟所做过的所有不靠谱的事情,其实他原也不必这样的,大约是因为他以为云衣也是和他们一样来这里拜师的,竞争意识下,人类总是不太友好的。

    赵氏也还没走,虽然她不懂医术,但听着小徒弟过分渲染的描述,也让她大概明白了一点,云衣可能不太适合在这儿干,于是她刚想带着云衣请辞,便听老郎中开口,“小姑娘没什么想说的?”

    云衣轻轻摇摇头,在小徒弟震惊的目光中笑了笑,“我相信结果会替我说话的。”

    老郎中看了看云衣,又看了看旁边脸色突然有些不太好的小徒弟,意味不明地叹了口气,“那我也等着你的结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