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三十章 报答

第三百三十章 报答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所幸,这个过程还算顺利,丹药甫一服下,白霜整个人金光大盛,那股熟悉的巨大气场又一次荡开来,只是这一次,白霜没有暴走。

    不过一瞬,那气场便消隐无踪了,白霜慢慢睁开眼,带着几分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

    “感觉怎么样?”云衣上前关切地问道。

    白霜点点头,复又摇了摇头,“好像,没什么问题也没什么变化。”

    “没有变化?”云衣皱了皱眉,这不应该啊。

    白彦听着她们二人的对话,上前探了探白霜的丹田,转身突兀地向云衣施了一礼。

    这一下把云衣吓了一跳,她一时也没闲心琢磨白霜的问题,赶忙手忙脚乱地去扶白彦,“白丞相这是做什么?”

    “霜儿的丹田有灵气了,”白彦说着,竟激动得险些落下泪来,“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丞相客气”云衣一时也不知再说什么,“但方才”

    “霜儿从小没学过如何修炼,自然不知道灵气是一种什么感觉,我会找人满满教她的,多谢姑娘!”

    这个解释倒是有几分道理,云衣想了想,也接受了这种解释,轻轻拍了拍白霜茫然的小脑袋,算了算时间,起身请辞。

    白彦虽然不知道云衣的现状,但大概也看出了云衣的匆忙,他没有再强留,而是将人送到了府门口。

    “之后有空的话我还会再来的。”竹福给出的丹药不止一颗,云衣也没有天真到觉得一颗丹药就能解决问题。

    白彦点了点头,又一次郑重地道了谢,而后,悄悄地塞给了云衣一个布包。

    “这是什么?”云衣看出白彦的小心,动作极快地将布包收好,才压低声音地开口询问。

    白彦轻轻摇了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良久之后,长叹了一口气。

    白彦不愿说,云衣也没有再追问,冲白彦行了一礼后,便转身离开了。

    那个布包,云衣待得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拿出来,悄悄地打开。

    里面是一张一张折在一起的纸,展开之后,是一些来往的书信。

    那些信并不是原件,甚至誊抄摹写得十分草率,仿佛生怕人看不出来一般。

    可这些信,却完整记录了凌钰指使奶妈,在利州兼并土地的全过程。

    土地兼并是大罪,云衣瞬间在其中嗅出了几分不寻常的意味,况且这些证据都是经人誊抄的,说实在的,这若是原件,云衣恐怕还有怀疑一下是否是有人栽赃,可这种临时抄出来的东西,却在某种程度上透着一种“真”。

    云衣当然是不信凌钰会做出这种事的,但她不信,却是有人愿意相信,比如新任的刑部尚书于孟章。

    这是凌铭的人,而这朝中最有意思的便是那些拥护凌铭的官员。

    凌铭与凌钰关系好天下皆知,可偏偏就是这伙人不信,他们坚信凌铭不过是逢场作戏,也有着十足的信心能够将凌钰拉下马。

    所以凌钰严于律己也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只要他稍微有些许松懈,哪怕只是在府里说了句稍微激进的话,第二天弹劾的折子便会出现在御书房。

    况且于孟章刚刚上任,正是急于立功的时候,这可是一件大案,云衣翻看着那些信件,轻轻勾起了唇角。

    不过单单这些东西还不构成证据,毕竟这只是非常不完全的誊抄版,落款虽表明了凌钰的名字,却是没有印章,如若要构成证据,于孟章恐怕还要再做些工作。

    比如找到这些信件的原件,或者找到誊抄原件的人。这听起来不是什么容易的工作,不过这些都与云衣无关了,她只是一个引火的人,这把火能不能烧起来,便要看于孟章的本事了。

    第二日,云衣趁着刑部衙门刚开门,将这些信团成团,拿一张纸包住,远远地砸中了门口的侍卫,又在侍卫反应过来之前,悄悄溜走。

    她相信这些东西一定会被交到于孟章手里的,就因为刑部大清洗之后,这群人不敢不认真当差。

    今日休沐,于孟章是没打算这么大清早就来刑部走一圈的,奈何他刚起床就有人来报,说刑部衙门收到了十分重要的举报内容,非要他去拿个主意。

    重要,能有多重要,在去往刑部衙门的路上,于孟章是一肚子牢骚,他明白这些个当差的都是怎么想的,之前那件事,让这帮人都有点儿草木皆兵了。

    但尽管如此,于孟章还是去了,那帮人草木皆兵,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也清楚自己头上这顶乌纱帽来之不易,可不想这么轻易地就掉了,不过若是只掉乌纱帽还算好的,再倒霉些,就是连脑袋一起掉了。

    不耐烦地坐在公堂上,敲了敲桌子,“说吧,什么东西?”

    那侍卫贼兮兮地瞄了眼左右,他明白这是个大功,所以谁都没告诉,怕的,就是有人抢功。

    这会儿于孟章亲自问了,他才将那包纸从怀里掏出来,凑到于孟章身边,小心地摊开,“大人您看”

    于孟章本是对这小题大做的模样颇为不满的,那纸皱皱巴巴的被团得不像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案状,但东西都递到他眼前了,他还是勉强看了一眼。

    只这一眼,于孟章瞬间意识到了这东西的可贵,这是罪状,凌钰的罪状,而且,犯的还是最严重的那种土地兼并。

    若是这桩事是真的,碰巧利州再遇上些什么天灾,顺着藤将这一串瓜当着皇上的面拽出来,于孟章仅仅这么想想,就已经几乎要笑出声来了。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就小的一个。”听着这话,那侍卫明白他做对了,脸上的笑已经抑制不住了。

    于孟章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做的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林虎。”

    “很好,有前途,”于孟章亲近地拍了拍林虎的肩,“往后你就跟着我了,等事成之后,我帮你在朝廷谋个一官半职。”

    林虎并以为这好处无外乎是些银两,却不想于孟章竟直接许以官位了,这下子惊喜得不知如何是好,满嘴里都是“多谢大人抬举,多谢大人抬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