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不了了之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不了了之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官府的案子,从来是不外泄的,若非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案要案,恐怕这案子结了寻常老百姓都不一定知道城中还曾发生过这事儿。

    大约也是由于这种不外泄,一旦什么案子传出些风吹草动,消息在老百姓间传得尤其快,就比如这一次。

    “你听说了吗?这一次春闱的舞弊案,听说是二皇子一手操纵的呢?”

    “真的?有什么证据吗?”

    “哎哟,还要什么证据,现在街上人人都这么说呢!”

    “你不知道吗,之前查封状元楼,还是二皇子亲自带人去封的,若这件事他是主谋,怎么可能还是他主审。”

    “这可就有门道了,”说这话的人看上去是掌握最多消息的人,说话时的神情得意得很,“听说没,前几天那个混混,冯平,让人杀了,听说就是因为有人供出来,是冯平一直跟二皇子联系。”

    “哟,那这”

    “明白了吧,我看八成啊,是二皇子看事情快要败露了,所以先下手为强。现在好了,案子成了悬案,谁也说不清了。”

    “可二皇子不是这样的人啊”

    “哟哟哟,那些皇老爷们是什么样的人还能让你知道了?”

    “反正我不信。”

    “你不信由你,关我什么事。唉,说起来还是老百姓苦啊,他们都在传,这往后的弈风国啊,八成就是二皇子当家了,可这二皇子又是这样的人,这日子哟,一朝不如一朝咯!”

    旁边的人赶忙捂住他的嘴,“小声点,这话也敢说,想死啊你!”

    “哎哟,说错话了,说错话了,不说了不说了,歇差不多,干活,干活!”

    云衣今日刚刚从一个病人家里回去,走在路上无意间便听得这么一段,她原以为那桩事已经算这么不了了之了,却不想还真有坚持不懈的人,执着地发挥着舆论的最后一点余热。

    其实云衣是不觉得将这件事在百姓中广而告之有什么用处的,老百姓永远是,就算对当权者不满,但只要能活下去,那便有一天算一天。

    而且民心对于夺权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尤其是在弈风帝眼里,民心恐怕还不如他那一年一次的祭祖重要。

    如此煽动民心,除非,是有人想造反。

    事情似乎变得有趣起来了,这么想来,在永安城这四家势力之外,似乎还有什么目前尚不为人所知的势力,在蠢蠢欲动。

    目前看来,这位朋友倒是比她有勇气地多,她只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可这位朋友的意思似乎是要一锅端了。

    挺好的,云衣轻轻笑了笑,目前这局面越乱,就于她越有利,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人在前面冲锋陷阵地去解决那些看似不可能克服的问题,比如将二皇子拉下马。

    这么想来他们暂时还算是盟友了,只希望这位隐藏在暗处的盟友,最好不要给她捣乱。

    这一桩舞弊的案子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这大概是弈风国官员办案留下的传统,遇上棘手的案子就拖一拖,拖着拖着这案子就消失了。

    林增和许飞舟等人依旧在牢里关着,也没人说他们怎么判,就那么关着,二皇子倒是没受什么罚,但永安城中几乎一边倒的舆论已经让他够难受了。

    更难受的是凌钺,这结果远远不是他想要的,他本来都想好自己如何做一个举证的大英雄,一举破获此案,依法查办凌钰等等,谁想在这节骨眼上,冯平竟死了。

    他手里的人证没了,他再去搅和这件事便失去了意义,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凌钰莫名其妙地脱罪。他才不管永安城的劳什子舆论,他只在意父皇的态度,只在意这件事丝毫没有改变父皇对凌钰的态度。

    凌钺那几日心情极不好,他甚至异想天开地想找到凌钰暗杀冯平的证据,找不到伪造都行,好在这种疯狂的想法被他身边的几人联手制止。

    这件事他不插手好歹还是就此打住,日后若有机会还能再拿出来提一提,他若是这么造伪证,那无疑是在洗脱凌钰的罪行,最后若是再偷鸡不成蚀把米,事情就更复杂了。

    但凌钺不会失望太久,因为于孟章此刻已经在前往利州的路上了。

    为了不被人认出自己朝廷命官的身份,于孟章离开归州后,就换了一声装束,打扮得如同一个沿街乞讨的乞丐,一路往利州走,一路还小心观察是否被人跟踪。

    跟踪自然是有人跟踪的,但不是皇家的人,却是言策派去的人。

    那人本是言策安排在归州的人,不想却偶然间看到了于孟章,铁剑门中有专属的联络方式,将这一突发事件上报后,他迅速得到了言策的指示,小心跟着。

    于孟章的突然出现对于言策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尤其是知道于孟章往归州去的时候,一个计划迅速在他脑海中生成。

    其实那份给赵知州的伪书信他还誊抄了几份,散给了永安城中的其他官员,这其中包括丞相、包括黄首辅,但却迟迟不见动静,于是言策渐渐也就放弃了,不想这时候,竟还有意外之喜。

    他不知道于孟章手里的那份是哪来的,但他相信于孟章一定是因为收到了那些誊抄的书信才会想到前往利州的,而他去利州的目的无他,无非就是搜集些确凿的证据,那么他无妨再助他一臂之力。

    言策的计划成型得很快,也很容易实施,无非是将归州的那一份东西再备一份,然后用隐秘一些的手法藏进凌钰奶妈的家里。

    唯一的难点是让凌钰的奶妈许氏承认这些信确实是凌钰所写,事情说难倒也难,但好在许氏真的有一群混不吝的亲戚。

    所以那些东西也并不是纯然是编的,至少许氏的侄孙辈儿在利州欺行霸市、强买强卖土地的时候,确实是打着凌钰的名号的。

    利州的知州是个胆小怕事的,他也不敢去永安城求证,那便只能一再退让,这才使得那帮人越发嚣张。

    这活儿言策是交给胡老三去做的,胡老三本身就长得五大三粗的,江湖气极重,而且只要他愿意,随时还能装出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最好迷惑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