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慰问

第三百三十六章 慰问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消息自然也传到了清风寨言策的耳朵里。

    “怎样?”顾无休问言策,他显然是在问言策是否满意这个结果,言策轻轻摇了摇头,“也就这意思了。”

    “看起来不太满意啊?”

    “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效果,但这确实是最好的结果了,至少,这个结果给了凌钺信心,这五个月,凌钺恐怕不会白白浪费了。”

    “有道理,”顾无休端起手侧的茶杯,抿了一口,“但还有一个问题,当时你抄出的那些份,给过于孟章吗?”

    言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这也是他这些日子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没有,这一点我肯定,绝对没有。”

    “那么”

    顾无休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如何定义这件事,倒是言策,只皱了片刻眉头便舒展开来,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或许,我们在永安城里,有了还不错的盟友也说不定啊。”

    这话是说出来安慰顾无休的,顾无休清楚,言策自己也清楚,对方是敌非友,只是在扳倒凌钰这件事情上,两方有共同的利益联结,这才会合作,一旦凌钰倒台,那便是一个他们在明对方在暗的局面,这实在有些危险。

    好在,他们还有时间,凌钰只是被禁足五个月,他在弈风帝心中的地位没有变,那他们和那暗中的“对方”便还有合作的余地,这么想着,言策突然有些感谢凌钰了,正因为凌钰的地位坚不可摧,才能让他毫不费力地找到盟友。

    禁足这五个月,凌钰并没有闲着,他真的如他跟弈风帝所言那般,开始找那个一直致力于陷害他的人。他虽被禁足在府上,哪里都不能去,但还有凌铭啊,旨意下达的转天,凌铭便带着好酒好菜跑到凌钰的府上,不知道的还以为凌铭是去看热闹的。

    其实凌铭的想法很简单,他素知凌钰没什么钱,整个二皇子府,几乎就靠凌钰的俸禄养着,如今他被罚俸一年,这日子便越发清贫了,想想也觉得不可思议,堂堂皇子,竟也会用到清贫二字。

    考虑到凌钰这往后的日子不好过,凌铭觉得自己有义务接济一下自己的这个二哥,这好酒好菜,反正这一年里,凌钰算是吃一顿少一顿了。

    凌铭说这话时凌钰在喝茶,听着这话,一口茶将凌铭喷了个正着,凌铭当时就跳起来了,“二哥你不厚道!我给你送吃的,你还喷我一声茶水!”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凌钰拿手帕擦拭着嘴角的水迹,看着凌铭的狼狈样子,一个没忍住笑出声,他对凌铭倒是少有愧疚感,因为这个人虽然咋呼,但绝不会将这些事放在心上,“吃一顿少一顿,不知道的以为我要死了呢!”

    “呸呸呸!”凌铭闻言也不管自己一声水了,连忙呸了三声,“你可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小心成真。”

    “到底是谁说的话不吉利?”

    “好好好,我我我行了吧,”凌铭无法,只得举双手做投降状,“真的是,你这人,怎么这次挨了罚整个人这么斤斤计较。”

    “你也知道我挨罚了,”凌钰端着茶杯又抿了一口,“所以少惹我,心情不好。”

    凌铭听了这话,反倒是笑嘻嘻地又凑得更近了一些,“那怎么能让我亲爱的二哥心情好一点呢?”

    “帮我个忙。”

    “找出陷害你的幕后黑手,是吧?”

    凌钰一挑眉,“很了解嘛。”

    “那是!”说话间,凌铭已然摆好了酒菜,也不管凌钰吃不吃,自己先抓过来一只鸡腿,“谈谈条件吧,事成之后,怎么谢我?”

    “你想要什么谢礼?”

    凌铭毫无形象地咬了一口鸡腿,歪头想了想,“我要是能帮你把这件事办成了,怎么着也算救了你一次,那你欠我一个人情,以后,你也得救我一次!”

    这个要求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没有这所谓人情在,凌铭若是出事,凌钰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凌钰点了点头,凌铭咧出一个大大的笑,“那你就等好吧!”

    “怎么?这么快就有线索了?”

    “当然!”凌铭本来是不想说的,不过想一想凌钰被禁足,哪里都去不了,跟凌钰说说好像也无妨,“说起来,这还是五弟的活儿呢,那家伙,案子没断完就跑去闭关,等他出关,我一定要让父皇骂一骂他!”

    “五弟的活儿?”凌钰略略回想了一下,“你说的是上次,父皇让五弟揪出在永安城煽动民心的那人?”

    “对啊,”凌铭解决了一只鸡腿,正站起来隔着大半个桌子够那边的一只螃蟹,凌钰看他辛苦,帮他将那只螃蟹夹到了他的盘子里,“诶,二哥你也吃啊,你看着我吃,我会不好意思的。”

    “得了吧,”凌钰斜睨了凌铭一眼,“说正事儿,你觉得这是同一个人干的?”

    凌铭点点头,“我也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不过总还是值得顺着这个线索往下查一查的。”

    “五弟手里案子的线索,你怎么会知道?”凌钰终于是反应过来的这件事的不寻常。

    凌铭嘿嘿一笑,也不说话,开始低头专注着对付手里的那只螃蟹。

    永安城中有一种说法,只要是凌铭想知道的事情,他总有办法知道。凌钰是认同这种说法的,他看着凌铭不甚愿意说的样子,索性也就没再追究了,看着一桌子酒菜,拿起了筷子。

    “哎,这才对嘛!”假装专注于螃蟹的凌铭,在凌钰拿起筷子那一瞬抬起头来,连手里的螃蟹也不顾了,抄起酒壶就开始倒酒,“来来来,反正你最近也没什么事情了,今天咱哥俩儿,不醉不归!”

    凌钰看着凌铭心情大好地倒酒,苦笑了一下,“你这话,还真是伤人。”

    “哪有!”凌铭将酒递给凌钰,不服气地反驳,“你啊,就是太累了,偶尔歇歇也好,这五个月,你什么都不要想,事情都交给我去办,你好好歇着就成。”

    凌钰接过酒,看着凌铭,笑了,“那我可就信你一次了,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两个小小的酒杯相碰,在清脆的碰撞声中,凌铭那句“不会”尤其响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