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三十八章 见面

第三百三十八章 见面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我会找到证据的,你最好小心些。”

    “殿下此行,是来宣战的吗?”言策的言语间稍稍有了些许寒意,无论如何,这在他看来已经算是欺到清风寨头上了,那他也要拿出些强硬的态度了。

    “宣战算不上,示威而已,”凌铭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在意衣摆沾上的灰尘,“毕竟阁下上次不是说了吗,只有拿到父皇的旨意,我此行才算是宣战。”

    言策并不理会这满满威胁的话,轻声笑了笑,“原来殿下都还记得啊。”

    凌铭没理会言策的话,他死死盯着对方面具下的那双眼睛,“我只问你一个问题,是谁告诉你赵知州病重的?”

    “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

    言策轻轻哼了一声,“这殿下也要管?”

    “没错,我要管,”凌铭的声音坚定而冷厉,“如果阁下不肯告诉我,我恐怕就要回城禀明父皇,近月来永安城的所有动荡,都是阁下在捣鬼了。”

    “殿下认为,陛下会相信?”

    “当然,”说到这个,凌铭终于算是有些底气,“我清楚清风寨或许曾经有功,可我是父皇的亲儿子,阁下认为,这孰近孰疏,父皇会听谁的呢?”

    言策脸上的笑收敛了几分,他丝毫不怀疑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甚至相信,只要有人提出一点有理有据的怀疑,不论是谁,弈风帝都能带兵将清风寨给一窝端了。

    因为今时不同往日了,当年在这里建立清风寨的那帮有功之臣,如今早已不知道跑到哪里养老去了,如今的清风寨没有功臣,只有他们这些“逆臣”,他们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以跟一个国家抗衡,硬碰硬是言策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那朋友也住在永安城中,”言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这份无奈,倒是有几分真意在里面,“宾安街3号,在下只希望殿下,莫要吓到我的那位朋友。”

    这位朋友自然是存在的,说起来,那人云衣都见过一面,就是当年她在永安城外遇见的那个富商,但那位却是实实在在不知道言策的打算,也不知道言策就这么把他推出去顶包了。

    凌铭暗自记住了这个地址,复又看了言策一眼,“阁下最好别耍什么花招。”

    言策耸耸肩,没说什么。

    凌铭左右打量了一下,目光落在了那连个哨台上,“你们的寨子到底在哪?这两个哨台,为什么没人放哨?”

    “殿下的好奇心,有些重啊。”

    “不能说吗?”

    “不,”言策摇摇头,“没什么不能说的,这两个哨台,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至于我们的寨子在哪,这山有多大,我们的寨子便有多大。”

    凌铭皱皱眉,这说法谁听着都像是胡咧咧,可对方连掩人耳目这种机密都说了,也没道理再编出半句瞎话,“那平常,你们要如何管理?”

    “这可要恕在下不能告知了,”言策笑了笑,却未将话说死,“不过殿下可曾听说过吞金兽?漫山遍野的吞金兽,总能在危急时刻聚集到一起,纵是吞金兽这种低等灵兽都能想出办法,人类的生存方式,可要比灵兽高级得多。”

    凌铭将信将疑地打量了言策一番,“但愿你说的是真的。”

    言策笑了笑,山林里看不见日头,但言策有自己计算时间的办法,他掐指算了算,十分好心地开口,“殿下若是再不回去,可就有些晚了。”

    凌铭这才惊觉他在这里已然耗费了太多时间,而且从这里下山再回城,路程也不算短。

    故作镇定地哼了一声,凌铭一甩袖子走了,转身前还不忘将他那白袍的兜帽再戴上。

    凌铭走了,言策却留在原地没动,云衣远远看着,知道自己这是躲不过一场会面了。被人揪出来未免有些难看,在确定凌铭已然走远后,云衣从树后走了出来。

    言策自然认不出这般模样的云衣,云衣远远打量着戴着面具的言策,只觉得这声衣服有些眼熟。

    “这里,可不是姑娘家该来的地方。”言策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威吓的意味,这和吓小孩是一样的,言策以为对方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小姑娘,他凶一点,对方也就怕了。

    云衣好笑地听着这没有丝毫内核的威吓语气,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往前走了几步,提了提手里的小竹篮,“我、我只是来这里采药的。”

    “采药?原来姑娘采药的方式,就是一路跟着别人啊。”

    云衣闻言也是知晓自己早就暴露了行踪,索性也不装了,走到先前凌铭坐的地方,一屁股坐下,将小竹篮随手扔到一边,“有兴趣聊聊吗?”

    言策挑了挑眉,颇为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貌似来头不小的人,犹疑地点了点头。

    “说起来我跟你们清风寨还有点关系,”云衣开场的第一句话就是攀关系,关系攀上了才好聊天,“一两年前吧,我还跟你们小寨主有过一面之缘。”

    “小寨主?”言策皱了皱眉,眼中的警惕更甚,清风寨确实有个小寨主,但知道这件事的人少之又少。

    “别不认啊,”云衣提高了声调,“你们那小寨主撞到了我家老爷子,还打算讹我一笔呢,最后讹人不成还把我们骗到山脚下,叫来一群人打算以多欺少。”

    言策听着,越发觉得这是那倒霉孩子能干出来的事,可这几年他千叮咛万嘱咐,没听有人说过那孩子下过山啊。

    见着对方还是没什么反应,云衣又开始深一步地描述,“他拿了一堆破珠子,说是什么鲛人泪,自己撞到我家老爷子,珠子撒了一地,还非得让我赔五百中品灵石。”

    “姑娘赔了?”

    云衣一扬眉,“我若是赔了,你现在还能再补还给我不成?”

    言策笑笑,“姑娘方才说到,我们那小寨主将姑娘骗到山下想找人揍姑娘一顿,可见,这五百中品灵石,姑娘没赔。”

    “是啊,”云衣倒不争这个,“没赔,不过当时你们那个谁谁谁说,放你们小寨主一马,就当交个朋友,不知现在,清风寨可还认我这个朋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