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凌钟

第三百四十七章 凌钟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其实当年的事,跟凌钟没有多大关系。”大约是想起了那句没来头的道歉,顾无休又叹了一口气。

    “是啊,”言策也跟着叹了口气,提起这位智勇无双的前太子,他也是有些唏嘘,“但他总觉得这其中有他的过错,据说自这件事后,他便与皇帝不似往日那般亲密了,到后来他有那般结局,也总有人说是那时埋下的心结。”

    提起这个名字,顾无休眼里是无限缅怀,这是永安城中少有的值得他怀念的人了,皇家只能燃起他的恨意,可凌钟,偏偏是那个例外。

    说起来,顾无休要长凌钟些岁数。顾无休也不是出生即上战场的,弈风帝刚刚登基的那几年,内忧外患不断,顾将军索性就在永安城中备战,顾无休也随父住在城中。

    那时候就连凌钟都还小,宫中没有玩伴,凌钟又正是小孩子闲不下来的时候,于是赋闲在家的顾无休便成了他的玩伴。

    小小的凌钟那时候还没有做大哥的风范,成日里跟在顾无休的屁股后面,“顾哥哥”“顾哥哥”地叫着,顾无休是家中独子,从未有过做哥哥的体验,听着凌钟那一声声哥哥,那是他第一次觉得有个弟弟或许也不错。

    凌钟性子极调皮,一日下来少有闲着的时候,况人又聪明,鬼点子层出不穷,又碰巧那时候的顾无休闲在家里,每日无聊正需要人解闷,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那横亘在二人之间的年龄差异一点也不能阻挡二人的默契。

    那段日子的永安城算是炸了锅了,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讲,后来凌钟教习弟弟们的很多做法,都受教于顾无休。

    凌钟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他的恶作剧也绝不只局限于掏鸟蛋这种级别,何况还有顾无休的加盟,两人专挑大臣府邸,仗着自己的身份无人敢动,将弈风国那些大臣搅得鸡犬不宁。

    上奏的折子半路被鸽子叼走了,进宫的马车莫名少了一个轮子,前一脚还好端端的,抬脚却发现脚底下多了一只死了的蝈蝈,如此种种,层出不穷。

    这些事情,给满朝大臣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尤其是那位踩死了凌钟蝈蝈的大臣,据说自那日后,他走路总要莫名其妙地跳两步,就是因为总觉得脚底有蝈蝈的影子。

    大约是因为凌钟的独子,年纪又小,就连弈风帝也懒怠责备他,那些大臣呢,就算气也只是气一时,等再看到凌钟笑眯眯的模样,什么气也都烟消云散了。

    后来凌钟便入了学堂,去学道理,学忠孝礼义,凌钟天资聪颖,学书极快,而自他明晓那些道理后,也不再乐于闹腾旁人了,但依旧喜欢跟顾无休一处,两人读书舞剑、喝酒下棋。

    那时候的顾无休看着凌钟只觉时间飞逝,仿佛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这个弟弟便长大了,能够跟他谈论边疆形势,很多时候还能提出不少极透彻的见解。

    其实那个时候,言策亦在永安城,言策的身世,谁都说不清楚,他连顾无休都不肯告诉,这个人就仿佛从永安城的一块石头里蹦出来的。

    言策方出来,便博得了黄阁老“王佐之才”的赞誉,那是永安城中少有的青年才俊的聚会,弈风帝亲自筹措,黄阁老和当时的国师等一众德高望重的老臣讲学,寻常人根本进不了门,可满座之中,谁都不认识言策是谁。

    那是黄阁老第一次见言策,却也是最后一次,其实不止黄阁老,那是许多人最后一次见言策,因为他,只出现了那么一次。

    他仿佛就是去听黄阁老那一句赞誉的,听完便消失了,无影无踪,纵是如此,黄阁老此后的日子里依旧时常提起言策,他甚至不知道言策的名字,只是一遍遍夸赞着那举世少有的才气。

    顾无休也是那时候见到言策的,之后再见,便是在军中了。当他看见那个文质彬彬、白衣如雪的少年出现在顾将军身边时,说不惊讶那是假的。

    再说回凌钟,后来,弈风国朝局渐稳之后,顾无休便又开始随父扩土开疆,顾将军一生都属于疆场,他离不开那地方。

    顾无休离京后,凌钰出生了,凌钟也有了新的玩伴,他给凌钰讲自己儿时的故事,也讲顾无休,凌钰懵懵懂懂地听着,听到后来就睡了,凌钟也不在意,就那样讲下去,他好像并不是为了说给谁听,只是想要将这些故事说出来。

    再后来,凌钺、凌铭、凌锋也就是凌清安一个一个出生,凌钟成了太子,也是他们的长兄。就像当年顾无休带着他大闹永安城一样,凌钟也时常鼓动自己的弟弟们,将永安城搅和得乱七八糟,只是自己不出面,他对此的解释是,自己年纪大了,要稳重些才好。

    顾无休也时不时回永安城述职,凌钟便带着自己的弟弟们去找顾无休,待得顾无休一个一个见过了,凌钟再将这些弟弟打发走,自己照旧和顾无休喝酒闲聊,聊边疆的风景,也聊边疆的战况。

    那时候的日子实在太过美好,美好得现如今的顾无休不敢回忆。

    “若是凌钟还在,我们恐怕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吧。”

    顾无休看了言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若是凌钟还在,我倒是愿意一辈子隐在铁剑门。”

    言策略带惊讶地回望回去,发现顾无休的神情没半分玩笑,他跟凌钟实在不熟,对这个人的了解也基本都来自永安城年复一年的传说,但顾无休这么一句话,倒是让他有些好奇这位传说中的前太子了,“凌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顾无休闻言却是愣了,他思索了良久,却没有想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末了终于是摇了摇头,“我形容不出来,但如果说这世上,有那么一个人可堪得上‘完美’二字,那这个人一定就是凌钟。”

    言策不由地挑了挑眉,“这么高的评价?”

    “当初你若是能认识凌钟,如今怕是不至于这么讨厌永安城了。”

    言策看了顾无休许久,而后轻轻耸了耸肩,不在意地笑了笑,“或许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