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岑文柏

第三百四十九章 岑文柏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还有一人,”也不管云衣认不认识,艳姬各部官员说了一堆后,终于提起了个云衣略有耳闻的,“新科状元,岑文柏。”

    当初凌铭便是冒充这人骗的云衣,所以对于这个名字,云衣倒是印象深刻,“这人怎么了?”

    “如果能争取到他的支持,倒是益处不少,”艳姬说着,便开始给云衣分析,“因为在陛下的心中,全然是将殿下当做武将去看的,岑文柏的文人,他若是替殿下说话,大概能扭转些陛下的看法。”

    “可这人,听上去不像是个会站队的人。”

    “是啊,”艳姬颇感无力地叹了口气,“其实我有时候甚至觉得,是陛下故意压着不让他站队的,这人一天到晚跟在陛下左右,堂堂新科状元,在翰林院混个闲散官,俸禄还不高。”

    “陛下,怕又是在为新帝留功德呢。”

    艳姬很是赞同地附和点头,看向云衣的眼神都多了几分英雄所见的意味,“看来殿下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过奖了,”云衣不在意地笑笑,“接着说岑文柏吧,这人喜欢什么?”

    艳姬轻轻摇头,“这就是麻烦事,这人生来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油盐不进的,朝中想笼络他的官员不少,个个都是这么抱怨的。”

    说到这里,艳姬又想起了一人,“他的名声快跟国师一样了,只是官位权力不及国师而已。”

    艳姬这会儿提起云浔,云衣这才想起这会儿云浔八成还跟自己闹别扭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如若这岑文柏当真是如云浔一样的人,那倒还容易了,毕竟云浔那副冷漠样子全然尽是装的。

    “这岑文柏,可有什么亲戚朋友在永安城?”

    “没有,”艳姬说着又叹了口气,“这人就跟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莫说在这里没有亲戚朋友,就是在整个弈风国,他也没有亲戚朋友,据说当日陛下问他父母亲族,他直直地回无父无母。”

    云衣轻轻皱了皱眉,“这样的人陛下也会重用?不是说陛下最重孝道吗?”

    “是啊,可不知道为什么,独独这个岑文柏是个例外。”

    短短几句话,艳姬已而不知叹了多少气,她这一次次地叹气,是在反复表现着,她当真是无能为力了,云衣也不傻,她明白这所谓无能为力的意思。

    “那,我明日去问问丞相吧,”云衣本想说去问问国师的,但想想云浔,话到嘴边又换了个人,“或许丞相能知道些什么。”

    白彦为人正派,不去风月场所也不好美色,永安城少有这样的人,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人,是艳姬所接触不到的,所以听得云衣此言,艳姬算是松了口气,“麻烦云姑娘了。”

    “姑娘客气。”

    将这桩事托付完了,艳姬也没再久留,起身就要告辞,云衣送她到房间门口,突然又想起了一件被她遗忘了许久的东西,“这件东西,姑娘替我看看,可有什么来历?”

    云衣说着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两年前她无意间在永安城的一家客栈买下的包袱,那包袱里虽只是些碎纸残章,上面还尽是她看不懂的文字,但云衣还是没有扔,毕竟这是永安城,她当时想的是,没准儿什么时候就派上用场了。

    艳姬接过包袱时倒没多在意,但看见包袱里的东西时,眼睛蓦然睁大了,“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

    “很久以前了,遇上了个住店不付钱的客人,他人跑了却将包袱落在了客栈,掌柜的拿出来卖,被我买了,”云衣略略回忆了一下始末,看着艳姬,“怎么,这东西很重要?”

    “看着像是徐敏光的手笔。”艳姬迅速将东西收好,云衣甚至都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徐敏光是谁,只听她扔下一句“我还要去找殿下一趟”,便匆匆离去了。

    云衣看着她匆忙离去的背影,思索了片刻还是没弄明白其中关节,索性将这件事抛于脑后,开始琢磨起了第二天的丞相府之行。

    考虑到白彦要上早朝,云衣用过午膳才去的丞相府,白彦正和白霜说些什么,白霜看见云衣,当下也不管自己父亲了,连蹦带跳地迎了出来。

    大约是修炼的缘故,白霜看上去与之前有些不同,整个人轻巧了不少,也活泼了不少。

    云衣摸了摸白霜的头,跟白彦打了声招呼,白彦看上去心情也颇为不错,还在开着玩笑说白霜有了云衣就不要他这个当父亲的了。

    “霜儿现在已经能打得过灵境五重的修士了,”白彦的语气听上去很是自豪,“现在整个人丞相府,几乎没人是她的对手了!”

    “是吗?”云衣低头看着一脸求表扬表情的白霜,笑了笑,“很棒呀。”

    白霜闻言高兴了,拉着云衣去院子里坐,云衣坐下后拿出了几个卷轴,想了想,还是交给了白彦,“这是几卷武技,丞相先看看,若是适合霜儿,再让她修习吧。”

    白彦并没有当着云衣的面打开,只是收了起来,道了声谢,他大概也明白云衣此番前来是有正事的,恐怕不仅仅是送武技这么简单。

    果然,云衣一开口便让白彦皱了眉,“丞相了解岑文柏这个人吗?”

    “怎么?你想拉拢他?”

    “想了解一下而已,”这话谁听了都不会信的,云衣客套地笑了笑,追问了下去,“丞相可有交情?”

    “整个永安城,恐怕只有陛下跟他有交情,”白彦看了云衣一眼,“劝你一句,还是莫要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为什么?”

    “就因为这人油盐不进,还跟陛下走得极近,”白彦说着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最近朝中有传言,说这是陛下的底线。”

    云衣大约是有些明白这个所谓底线的含义的,弈风帝终归是弈风帝,就算他容许皇子笼络朝官、分割势力,总归还要有个度,那些朝官,谁是酒囊饭袋谁有真才实学弈风帝心里也都有数,这大约就是他要把岑文柏留在身边的另一个原因了,恐怕这位,果真是有真本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