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失望(一更)

第三百七十九章 失望(一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他希望能从云衣的言行中看出她的别有所图,希望能够说服自己这是云衣的一个蛊惑人心的阴谋,大概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从道德的桎梏中寻得片刻解脱。

    可是没有,云衣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喝茶,喝得,还是极苦极苦的参源茶。若非心性坚定、一心向道的人,是不肯喝参源茶的,也喝不下去。

    此刻的岑文柏,当真就像是专心佛法的和尚偶然闯进了花街柳巷,心中的佛法澄明一时之间竟比不上这俗世的莺莺燕燕。

    但云衣是一刻都不曾怀疑过岑文柏的坚定的,他想要济天下想要改变这浑浊的朝堂,云衣也敬佩他,可弈风国目前这局势,分明是容不下这种改变的。

    云衣不知道弈风帝留岑文柏在身边是什么意思,但这么一个忠直耿介的人受宠,无疑会成为许多人的眼中钉,云衣相信岑文柏的日子应该也不甚好过。

    所以她才会将《归野赋》给他,她要击垮的不是他的志向与理想,而仅仅是他对于这个现实仍抱存的一点幻想。

    这般肮脏混乱的朝局和那般清闲逍遥的田园,两相对比之下,就算济世心再切,也会愈加厌恶现状。

    云衣知道该如何劝岑文柏,但她没有开口,因为现在还远不是时候。

    一杯茶饮尽,二人都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云衣朝着窗外望了望天色,起身告辞。

    岑文柏没有虚留,只是起身还了一礼,云衣笑笑,却是在转身离开之际,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声叹气并没有什么确实的意义,但云衣知道,这在岑文柏心中不是这样的,因为岑文柏亦是想叹气的。

    他胸中自有千千万万的不平之气,却只能徒徒压在心中。

    不如归去,这是这些天来反复出现在他心中的四字,此刻又一遍重现了,岑文柏望着窗外,居高临下地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这繁华的背后,究竟需要怎样的支撑?

    暮沧国的和亲大约是压倒岑文柏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和亲原是皇室宗亲的家事,岑文柏本是不关心这些的,但却有人非要让他知道,这人自然便是云衣。

    其实岑文柏知道的并不是真相,因为就连云衣都只是道听途说,她总觉得暮沧国三皇子还有什么手段没有拿出来,但目前这局势,忽悠岑文柏是最好不过了。

    于是在云衣的刻意安排下,岑文柏终于无意间知道了三皇子辱了柔安公主的清白,护国公府仗势欺人将暮沧使臣打得五天下不来床。

    虽然事情可能不是如此,但岑文柏只要稍稍一打听就能知道护国公带人为了醉芳楼,将属国使臣押回客栈,而现在官驿外面,还围着护国公府的私兵。

    在岑文柏看来这简直是世上第一荒唐事,就算是属国,那也是国,两国交往,护国公竟能对着对方使臣大打出手,而且还是在他本就理亏的前提下。

    而且到现在,七八天过去了,护国公府的府兵依旧围着官驿,这朗朗乾坤之中,天理何在?律法何在?

    岑文柏绝不是那种气急了只会动动笔杆子的文人,正如他所说,既是要济天下,那便要拿出些真本事,干一干实事儿,所以当岑文柏知道这消息时,当即便递了折子上去,弹劾护国公。

    三天时间,岑文柏一连递了三道,却道道石沉大海,最终岑文柏无法,只得亲自入宫面圣,要将这事当面和皇帝说明白。

    弈风帝是在御花园召见的岑文柏,他当时正跟云浔下棋,看局势,他是快输了。

    “臣岑文柏参见皇上。”

    弈风帝的注意力全然在棋盘上,冲岑文柏随意摆了摆手,“免礼免礼,岑卿快过来看看,朕这危局该怎么破解?”

    岑文柏依言上前看了一眼,只瞥了一眼便退到一旁,躬身行礼,“恕臣直言,这危机无解。”

    弈风帝皱了皱眉,抬头看着岑文柏,“岑卿这话是什么意思?”

    “臣听闻三殿下平白辱了和亲公主的清白,护国公却对暮沧国使大打出手,非但如此还带兵为了官驿,臣问陛下,可知道此事?”

    “怎么?现在连岑卿都要过问朕的家事吗?”

    “臣以为内政外交皆是国事,护国公此举一损大国风度、二伤两国和气、三违礼法规矩,烦请陛下降罪于护国公,以肃朝堂风气。”

    弈风帝大约是没想到岑文柏如此大胆,他不是没看到那三道折子,但这事他交给护国公,也是卖护国公府一个人情,那便无论出了什么事,他都不会再管。

    “这件事朕有自己的考量,岑卿还是不要多言了。”

    “陛下”

    岑文柏明显还想再说什么,但弈风帝却不想听了,摆了摆手,“够了,朕乏了,云卿也一并退下吧。”

    云浔轻轻勾了勾唇角,起身告退。

    走到一半发现岑文柏还站在原地,云浔思量了片刻又回身将岑文柏拉走。

    “国师大人还请放手,”快走出御花园时,岑文柏才反应过来,冷声甩开了云浔,“兹事体大,大人就这么走了吗?”

    云浔也不计较,依旧带着浅浅的笑,“要算算我可比岑大人亏,方才那局,陛下可是拿宫中那副《碧宴海棠图》做赌注的,我差一点可就赢了。”

    “原来在国师大人眼里,护国公做的那些荒唐事还不如宫中的一张画重要?”

    “诶,那可不是普通的画”云浔看着岑文柏的脸色,又换了个话题,“我知道岑大人济世心切,可这事也不是一朝一夕可成的啊,大人还年轻,着什么急呢?”

    “不是一朝一夕可成,但一朝一夕不为,就永远不可成!”

    “道理是这个道理,”宫道上往来的宫女太监渐渐多了,云浔脸上的笑也就逐渐收敛了,“但,岑大人想想,若无陛下首肯,护国公敢这么做吗?”

    岑文柏的双眼蓦然睁大,满脸的不可思议,“这不可能”

    云浔没有再管岑文柏的反应,垂手整了整袖口,貌似不经意地又加了一句,“岑大人要济世,总要先看清济的是谁的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