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八十章 从头再来(二更)

第三百八十章 从头再来(二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云浔丢下那句话后便快步离开了,他本是不与人交的性子,此刻跟岑文柏多说两句不过是为了帮云衣的忙。而恰巧,云浔不是什么做好事不留名的性格。

    于是云衣又被云浔的那只“鹦鹉”召到了国师府,看着对面洋洋得意的云浔,云衣长长叹了口气,“说吧,什么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这是对待恩人的态度吗?我跟你说我帮了你大忙了!你先说怎么感谢我!”

    云衣看着他这样子也猜到了三分,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刚刚入宫见到岑文柏了?”

    “你怎么知道?”

    “这分明是我的谋划,怎么就成你帮了我大忙了?”

    听得云衣如此说,云浔也不装样子了,“那你快说说,怎么回事?”

    云衣将上一次与岑文柏茶馆相遇的情形大概说了,最后下了一个结论,“我想,护国公这事若不能处理妥善,那距离我们这位状元郎辞官归隐的时间便也不长了。”

    “护国公这事绝不可能处理妥善,”云浔举了举茶杯,“提前庆祝胜利?”

    “这算什么胜利。”

    话虽如此,云衣还是举起杯子轻轻同他碰了碰,抿了口茶,终于露出笑容,“不过最近这日子实在过得憋屈,能办成一件事也好,好歹转转运。”

    “是这个道理,”云浔也跟着笑了笑,“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不是我打算怎么办,而是看他们怎么办,我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格怎么办。”

    云衣从始至终一直处于一个后发的立场,她没有身份真正参与这场抢夺,所以她能做的,只是将事情控制在她所预想的发展趋势下,幸好目前来看,事情也正是循着轨道发展的。

    “对了,最近怎么没听你说起那个什么清风寨?”聊到这个话题,云浔突然又想起云衣曾为时不多的勉强算是有所可为的那段时间,其实都是躲在清风寨背后的。

    云衣摇摇头,这才想起来她也真的许久不见言策了,“大约是避避风头吧,他们前些日子做得太过了。”

    “可最后也没什么成果啊。”

    “也不能这么说,至少刑部大换血了啊。”

    “不还是凌铭的人。”

    云衣笑了笑,回忆了一番那段日子纷纷扰扰的事情,“言策这是在谋民心,他不指望朝廷有什么大变化,只是要让百姓对朝廷一点点失望,这些失望一点一点累积,总有一天会撕一个大口子出来的。”

    “一点点累积,那他后来也没做什么啊,百姓的记忆力可也是有限的。”

    “我想,他原本应该还有后续的安排吧,毕竟如今的弈风朝堂,有问题的可不止刑部、礼部这些地方,只有将皇亲的龌龊一并揭露出来,弈风国才算是真正垮了”

    云衣略略想了想当时言策为什么会暂避风头,凌铭的追查自然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也是更为主要的一方面,恐怕还是梧桐苑的那桩事情。

    云衣记得她当时是从艳姬口中得知,有人猜测那布包里的东西同梧桐苑一事有关,所以她才会将那东西拿回来,而梧桐苑又是言策的手笔,于是云衣顺手将那东西给了言策。

    大约那里面那些云衣所看不懂的字当真涉及什么关键的东西吧,所以才让言策销声匿迹这么久,云衣甚至怀疑他不会直接撤回铁剑门了吧。

    “那他后续的计划,你打算替他完成吗?”云浔见云衣一直没说话,于是开口问道。

    “我?”云衣愣了愣,而后意味深长地笑了,“怎么会?我说了,我的任务,不过是坐收渔利。”

    “那如果最后收不了渔利呢?”

    “没有这种可能的,”云衣说着,眼神里闪耀着一种自信与张狂,“因为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是偶然的,我计算过所有的必然,我,不会算错。”

    云浔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的云衣了,在仙界时,云衣鲜少露出过这种光芒万丈的神情,少有的几次,也还是在她极年少的时期。

    云衣师出名门又年少成名,鲜花和掌声自她出师起便围绕着她,她想要做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办不成的,所以云衣的神态一直都是淡淡的、懒懒的,那种气定神闲是天赋和成就养出来的。

    可那样的云衣让人觉得太遥远,她好像挥挥手就可以解决所有事,她的天赋允许她广交天下,那些旁人眼中提都不敢提的大能,云衣却能够和他们同辈相称。

    可下界之后,这种优越感不见了,一切要从头开始不说,那些曾经的天赋,如今却变成了她的桎梏。

    所以那般鲜活的表情才会回到她的脸上,所以她才会时时感受到这时间的喜怒哀乐,云浔看着这个样子的云衣,那一瞬间,他觉得只有这样的云衣是真真正正活着的。

    她成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一个仙界人人称之都只是会肃然起敬的传说。

    云浔那般看着云衣,全然不觉自己看了多久,云衣一开始还没发觉,但被人盯了这么久,当真想不知道都难。

    “怎么了?”云衣抬手在云浔眼前挥了两下,试探性地问。

    “没什么,”云浔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想起了一些往事。”

    “别跟我说,”云衣反应极快地捂住了耳朵,“现在让我想起那些事情,只能动摇军心!”

    云浔点头答应了,云衣才犹疑着将手放了下来,“怎么就动摇军心了呢?”

    “想当初,像这样的小仙国,一粒丹药的价钱,自然有人肯替我出手,现在呢,别说灭它了,我自己都得提心吊胆着,别哪天把自己小命搭进去。”

    “是挺惨。”云浔赞同地点了点头,只是脸上的表情,云衣怎么看怎么有两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你好像很高兴?”

    “想听实话吗?”

    云衣威胁性地挥了挥拳头,轻轻哼了一声,“有本事就说。”

    “其实我真的挺高兴的,”云浔话音未落,便一个侧身,灵巧地躲避开迎面而来的拳头,“诶,别动手别动手,听我说完。”

    云衣拳头未收,抵在云浔的下颌,“想好了再说。”

    云浔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我是说,能陪着你从头再来,我挺高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