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丹尊女帝 > 第三百九十章 侠隐重伤(十二更)

第三百九十章 侠隐重伤(十二更)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高到什么程度?”云衣不信邪地追问。

    “迄今为止,从未有人发现暗鸦兜售过假情报。”

    这好像已经超出最优秀的情报贩子的能力了,云衣皱了皱眉,这个所谓暗鸦,好像有些不寻常啊。

    “那万一,你买到的情报完全于你没有用呢?”

    “再卖出去啊,”言策像看傻子一样看了云衣一眼,“你今天怎么了?这不是你的水平啊?”

    被他这么一说云衣真的有一瞬开始质疑自己今天是否不在状态,但又在下一秒迅速反应过来,自己的思维竟然被言策带着走了,她正想再说什么,下一件拍品的拍卖打断了她的思路。

    什么是一座城的黑暗面?在今天之前,云衣以为不过是打砸抢烧,而今天之后,云衣才明白,自己曾经所以为的所谓黑暗,还差之太远。

    人命交易在这里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那一次次落锤让云衣不寒而栗,心里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要派人盯着这个地方,以防有朝一日被人买命都还不知道。

    比起这里的交易品,外面那些卖官鬻爵的都算是寻常了,至少那些虽说是违法,但好歹还是有底线的。

    这场拍卖大约持续了一个时辰,拍卖场里不见天日,谁也无从得知具体的时间,只能凭着感觉计算。拍卖散场后,云衣等言策去取完他拍得的那条情报,而后一起出了地下交易场。

    永安城正值中午,刺眼的阳光让云衣一时有些不适,她抬起手遮住了眼睛,感受着手后的光线柔和些了,才将手放下。

    “怎样,有什么感觉?”

    “感觉现在的永安城真的是太好了,”云衣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我现在估计看路边抢钱的都觉得他们可爱了,至少他们还是活在阳光下的。”

    “可谁能想到,这么阴暗的地方,竟然离阳光那么近。”

    “这就是所谓‘灯下黑’吧,”云衣摇了摇头,“你接下来去哪?”

    言策看了看四周似乎在辨别方向,而后思量了片刻,“你想不想知道那情报是什么?”

    云衣果断拒绝了,“那是你花了钱的东西,我这么不劳而获不太厚道。”

    “那我便回去了,只是”

    云衣明白他后半句想说什么,想都没想一口答应,“放心,那后半部分我会帮忙留心的。”

    “多谢。”

    那地下交易场接近南城,云衣从那里出来随意拐了几个弯便到了南城,想了想,顺路去了趟皇甫老祖的住所。

    想起上一次答应皇甫老祖的茶壶,云衣还绕路去买了一套茶具,然后拎着东西走到皇甫老祖门前,想敲门却想起之前每一次来时的场景,想了想,直接推门进去。

    可这次,门没有推开。

    云衣第一反应是门轴终于锈住了,于是她又加大了力度,甚至尝试着踹了两脚,但依旧没开,这个门,从里面锁住了。

    云衣皱了皱眉,为这不寻常的气氛,皇甫老祖是绝对不会锁门的,不管这里面有没有人,因为这个破院子里什么都没有,皇甫老祖也不怕有人来偷走什么。

    那现在门被锁上了,说明什么?云衣一时间不忍心去想最坏的可能性。

    就在她脑中一出大戏交替上演的时候,门里面传来了皇甫老祖的声音,“谁啊?”

    “老祖,是我。”云衣赶忙应声,然后看着门开了,门里站着皇甫老祖。

    云衣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可皇甫老祖却是一脸紧张,将云衣拉了进去,然后迅速将门锁好。

    云衣不解地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老祖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你没闻着?”

    听着皇甫老祖这么说,云衣这才注意到,这小院里有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怎么”

    云衣话没问完,就被皇甫老祖往屋里拽,“你快去看看吧,老头儿可不会治病,你再晚两天人可能就不行了。”

    云衣万没想到,屋里床上躺着的少年,竟是侠隐。

    他现在已然重伤昏迷,床上地上到处都是染血的纱布,能看出皇甫老祖似乎是想要给他包扎止血,但实在碍于能力有限,最后弄得这里一团糟。

    云衣上前探了探侠隐的鼻息,又简单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能看出来伤得很重,但皇甫老祖方才所言着实还是有几分夸张的成分。

    想来皇甫老祖也是已经给侠隐喂过止血的丹药了,云衣也便没再浪费丹药,而是坐在那里,开始问皇甫老祖整件事情的缘由。

    “上一次你不是让我注意下他嘛,”皇甫老祖也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云衣来了,他心里便踏实多了,“然后五六天前吧,我发现他在城外和人打起来了。这小子明显打不过人家,等我到的时候他已经不行了,好在他那对手修为不如我,于是我冒险把他救了回来。”

    “那他现在伤势如何?”

    “不好说,”皇甫老祖看着躺在床上的侠隐,叹了口气,“我这里有的丹药我都给他吃过了,但血还是止不住。”

    云衣边听边走到床边,亲自动手将皇甫老祖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纱布尽数除去,那些纱布当真没有什么止血作用,然后又将侠隐身上已然和伤口连在一起的衣裳一起撕了,也幸亏这会儿侠隐正昏迷,不然这痛楚,隔壁邻居怕是会以为这家杀猪。

    “麻烦老祖打些温水来吧。”

    皇甫老祖依言端来了,而后站在一边看着。

    云衣回忆着当时在暮沧国都时那个老妪给侠隐处理伤口时的手法,简单擦拭了一下伤口,然后又从储物袋中拿出止血的丹药,直接捏碎覆在伤口上。

    云衣带着的丹药自然不是凡品,不过几分钟,伤口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皇甫老祖站在一旁看得啧啧称奇,“这是什么好东西?”

    云衣将剩下的丹药连同瓶子一同抛给皇甫老祖,看向侠隐的神情却更加凝重,“他应该不止是外伤那么简单,不然也不会五六天都不曾醒过来。”

    “那还能是什么?”皇甫老祖将那玉瓶收好,随口问道,现在云衣在这里了,他倒是轻松得仿佛一个看戏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