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际:最强女战神 > 419.仇人相见

419.仇人相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米格尔·雷纳还不知道下面的士兵被诈出的主舰大概位置,他开始调动星舰找最佳齐射攻击位置。

    画凉在光幕上标记着地球各个太空战的坐标,夏乔盯着光幕上的移动红色的点看。

    弋飞航在旁边呆愣愣的看着,他跟音离一起学沙盘模拟战斗,每回他都能赢音离,如果不是今天夏乔的打击,他以为自己还挺厉害。

    现在,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渣。

    又过去了一个时候,夏乔忽然出声“南泰想把我们留在这里,模拟刚才的倍数攻击,看看我们能承受几倍。”

    “啊?好…”弋飞航不清楚夏乔是怎么看出来的,可他不敢问。

    “阿离,一会出去使用疏阵,主意灵活躲避攻击。”

    音离皱眉想了一会。

    疏阵,古代“十阵”之一,作战时因己方兵力少而采取的一种疏散的战斗队形。

    意谓疏阵的作用是为了虚张声势。孙膑认为疏阵的列法,是由于兵力少,所以要显示强大。

    在这里,夏乔显然不是要她来虚张声势。

    音离脸黑了黑,不是虚张声势那摆疏阵为什么?

    夏乔过去拍了拍音离“南泰战舰停放杂乱无章,现在还在各自移动。

    你看外面的战舰我们能用眼睛看见的是不是越来越多?别的攻击就算了,若是光炮攻击是需要直线的,他们又想要给我们齐射。

    后面堆积的战舰,可能还有别的攻击,伤害应该不高。

    如果伤害高,他们前面的战舰就不用选择光炮。

    由此,可以看出来他们主炮类型都是需要直线射击的光炮型,副炮类型是实体炮弹型。

    这很方便你们借用他们自己的战舰躲避远处的攻击,毕竟咱们得巡逻舰比他们的高级战舰灵活。

    而附近的战舰攻击有限,巡逻舰应该抗的住,你们对付他们轻松有余。

    记住,不要打附近的战舰,打远处的。撞上去都没关系,当附近战舰是沙包战壕就行,另外,一定要小心他们自爆。”

    音离眼睛一亮,原来是这样“好!”

    舰长室又安静下来,夏乔盯着战舰的行动路线,与画凉标记出来的坐标做对比,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他们的路线不经过任何太空站的位置。

    南泰人想把她们都弄死在这里,掩盖他们攻击出云居住星的事实。

    好巧,她也想把南泰人都留在这里,掩盖夜鹰号在银河系的秘密。

    夜鹰号在星际上暴露位置,那么朝云也就暴露了。

    这对她以后的计划不利。

    朝云现在不能暴露。

    银河系也不能暴露,所以这些人必须留在这里。

    “模拟结果出来了吗?”夏乔又问。

    “出来了。”赛迁喊道“能量罩能承受上次攻击的46倍,若敌方攻击强化,可以承受19倍。再强化,可以承受6倍。”

    夏乔嘴角一扬,看来南泰是怎么都不可能打破夜鹰号的防御罩了,怪不得这个战舰系统要这么皮的嘲讽他们。

    “副炮准备,一会到这个位置咱们先齐射一回,然后马上开启防御罩。另外,把让阿泽把通讯器留下,带人回来告诉她南泰人想杀人灭口。”

    “是。”

    …

    泽思弦正在南泰侦查舰上当大爷,一会嫌弃这个,一会吐槽那个。

    贵宾室被她弄的乱七八糟,她还在嫌弃南泰的东西太难吃。

    外面的士兵抹着额头上冷汗,心里骂着泽思弦事多,表面恭敬的敲了敲贵宾室的门“大人,有人找您。”

    泽思弦很意外,她不觉得自己认识南泰人,难道这些想把自己骗到什么地方?

    跟着泽思弦的都畅收到她的示意,骂骂咧咧的过去把门打开“你们特么的连个智能机器人都没有吗?还要我们手动!”

    士兵干笑,南泰当然有机器人,可那都是上层人士才能用的起的奢侈品,他们士兵想都不敢想“委屈大人了。”

    都畅用鼻子冷哼一声,臭着脸问“什么人?”

    “是大人的故人。”

    故人?

    泽思弦脸色冷了下来,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结成冰。她把手中咬了一口的水果随意的扔在桌子上,发出咚的一声,敲在众人的心上,让人心里一跳。

    在南泰的军队里,有认识她的人?

    真是稀奇。

    背叛地球的就是这个狗杂种吧?那自己还真得去看看了。

    她抬起大长腿,迈到士兵面前“还不带路?”

    士兵陪笑着领泽思弦去了会议室。

    南泰的侦查舰不大,没几步就走到了。

    会议室的光幕已经打开,虚拟景象中一人坐在椅子上,面对着大门。

    她踏入会议厅的门,与那人隔着星空灼灼相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泽思弦咬着牙说出了他的名字“亚瑟。”

    她身后簇拥着的人齐齐打了一个冷战,他们感觉现在前方的军官在瞬间气势大变,好像身上都蒙了一层黑色的寒气。

    一丝奇怪的笑容爬上亚瑟的嘴角,看见她如此愤怒的样子,自己心情莫名好了不少“卿九小朋友。”

    亚瑟刚被米格尔·雷纳狂骂了一顿,才明白太阳系居然已经被人卖过了。

    卖家竟然比南泰星际文明还要高,充分让他认识了什么叫“一山还有一山高”这句话。

    这个贱人!天生就是来克他的。

    泽思弦几乎在瞬间冷静下来,黑气尽散,脸上挂着冰冷的笑容“哟,您老人家~还没死呀?真是活成了一个老不死的。”

    她走上前,随手扯过一个椅子,大次咧咧的坐了上去,双脚放在桌子上,像是从来没把亚瑟当回事。

    亚瑟眼神阴鸷,目光如利剑,恨不得在泽思弦身上戳几个洞出来。

    他看见泽思弦身上的出云军制战甲,嫉恨不已“你这太阳系的叛徒都没死,我怎么会死。”

    泽思弦挑眉,嬉笑道“老头,你这话就说错了。我这是给咱们太阳系找了一条大粗腿抱呀,怎么能说是出卖呢?

    你们殿下没告诉你,星际低级文明投靠高级文明是很正常的事吗?有些人想投靠别人还不要呢。”

    “太阳系的事不用外人插手。”

    “噗…”泽思弦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你该不会是以为这样就能把出云驻军忽悠走吧?你怎么这么单纯了?”

    亚瑟恼怒不已“卿九,你别高兴的太早。都进了我们的包围圈了,难道你还想活着回去吗?现在跪下求我,也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泽思弦翻了他一个白眼“我就坐在这里,你敢来杀我吗?”

    亚瑟见她不见棺材不落泪,手一抬,朝旁边的人说“锁定那艘侦查舰!”

    “是,大人!”

    泽思弦脸色微变“你还是不改当年的作风啊?总是喜欢杀自己人。”

    提到当年亚瑟被逼的杀光了自己势力的人,甚至还有家族中的一个后辈,他心里的恨意就不比泽思弦对他的少。

    当初他一手建立了神之右手这个势力,想争霸《异界》达到控制各国的目的,结果被泽思弦破坏的干干净净。

    现在自己好不容易搭上南泰的这条大船,泽思弦又来破坏。

    还真是他天生的对头。

    “事到如今还嘴硬?”亚瑟杀意毕露,真想趁现在就杀了她。

    身后有南泰士兵喊道“这位大人,我们确实被周围的战舰锁定了。”

    泽思弦心里骂了一句脏话,千算万算没算到亚瑟竟然在这里。

    在节操与小命之间,泽思弦果断选择保命。

    她抬起头,放下腿,坐直了身体,态度大变“以前我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做一个好人。”

    亚瑟脸部微微抽动,有点扭曲。

    泽思弦认真的看着他“千山万水总是情,给个机会行不行?”

    亚瑟眼睛里闪着无法遏止的怒火,鼻子里喘着粗气,好像缺氧似的,胳膊上的青筋都看的清清楚楚。

    泽思弦见亚瑟越来越生气,似乎惶恐不安,迟疑了一下问道“您的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亚瑟牙齿磨的吱吱作响,他很想下令马上炸死眼前这个小杂种,可是他不能,他想要泽思弦身上的秘密。

    以前这个秘密或许不那么重要,但他刚听说泽思弦已经是四星战星士了,这个秘密就非常重要了。

    而且,米格尔·雷纳也不许他去杀泽思弦,因为她的实力让米格尔·雷纳有了拉拢之心。

    “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亚瑟咬牙切齿的说。

    泽思弦忽然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这样你都不杀我,是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她也不是一点都不了解亚瑟呢。

    亚瑟明白了,她先前是在试探自己,结果已出,她不会再受到自己的威胁了,继续说下去也是自取其辱,干脆的挂断了视频。

    泽思弦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亚瑟在这里,他们搞不好会用华夏来威胁自己。

    别人不清楚华夏人多热爱华夏,亚瑟是非常清楚的。

    都畅此时收到了夏乔传来的信息,走到泽思弦耳边轻轻说着夏乔的话。

    “你们回去,我不能走。”泽思弦低声说“不要让大家表现出在意我的样子,记住。”

    “老大…”

    “别担心,我有能力自保,你们别留在这里拖我后腿。”

    都畅又惭愧又内疚,他们太弱了,每次都要老大来给他们殿后“是,那您保重。”

    泽思弦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都畅带人回到了夜鹰号,将亚瑟的事情禀告给了夏乔,在夏乔听到“亚瑟”这个名字时。

    一团愤怒的炽烈火球在她胸膛里升起,平日里那双凤眼,看人淡漠如水此时却充满阴郁。

    眸底掠过一抹撕心裂肺的痛苦之意,满脸狠戾。

    她只是轻看了都畅一眼,都畅全身冷汗都冒了出来。

    那种好似被一条充满剧毒的毒蛇盯上的致命感实在不怎么美妙。

    他以为夏乔是在怪他没有将泽思弦带回来,谁知她只是听完平静的说了一下“知道了,下去吧。”

    都畅一手按着自己的心脏,双腿有些发软,脚步虚浮的离开,夏乔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可怕。

    亚瑟,又是亚瑟。

    还有卿九,这个蠢货又去拿自己救人了!

    她虽然知道泽思弦做的没错,可还是忍不住的生气。

    她怕亚瑟又出什么阴招,让泽思弦上当。

    亚瑟确实出了阴招,只可惜泽思弦也不是以前天真的她了,稍作试探就破了他的局。

    他输在手中没有可以威胁到泽思弦人质,米格尔·雷纳又不让他真的杀泽思弦。

    亚瑟十分清楚这招不会有多大的成功率,只是他要看的是泽思弦会做什么,出云知道泽思弦这么危险以后又会做什么。

    如果泽思弦回去了,代表出云还是很在意泽思弦这个人的,那么华夏可用。

    如果她没回去,就代表泽思弦在出云哪里没那么重要,他可以在米格尔·雷纳面前卖个好,用华夏来逼泽思弦留在南泰。

    这样,泽思弦即便以后跟了米格尔·雷纳,也动不得他。毕竟他有功,而且为了米格尔·雷纳得罪了泽思弦,那时候的泽思弦就不好对他动手了。

    答案显而易见,出云并不重视泽思弦这个人。

    他们把三个出云士兵都叫了回去,却单独把泽思弦留下,她在出云眼中也受信任。

    亚瑟都能想到泽思弦心里有多憋屈与无奈,笑了笑,凤落之主也有落草为鸡的一天。

    他立刻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米格尔·雷纳。

    “很不错。”米格尔·雷纳蓝色的秀长的眼中充满了笑意,微微眯起“有你们一起辅佐我,南泰王子的位置也可一争了。你放心,本殿下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亚瑟也脸带笑意“能跟在殿下身边是我的荣幸。”

    话音刚落,对面夜鹰号突然飞出很多战舰。

    战舰一出就各自散开,并且直接朝南泰远处的战舰攻击,打的南泰措手不及。

    被打爆了十几艘战舰他们才反应过来,出云在他们的包围圈中反击了。

    “真是大胆!”米格尔·雷纳唰的一下站起身“战舰位置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差一点才能到最佳位置。”

    正说着,光幕前的人发出一声惊呼。

    “又什么事?”

    “殿下,那艘侦查舰被他们攻击了!”

    米格尔·雷纳起身冲到光幕前,侦查舰被打成了两截,幸运的是没有爆开,即便这样他也极度生气“谁攻击的?!不是说了保护好侦查舰上的人!”

    “是…是他们自己人干的。”

    正说着话,就看见又有好几道攻击从出云的战舰上射向泽思弦所在的侦查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