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成婚 > 第五百零八章 宠爱

第五百零八章 宠爱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夜里舒曼外婆给他们两个人收拾房间,舒曼看着外婆进了卿云原本住过的房间,不等外婆开口,她就玩笑着道,“就铺一个床就好,我跟他一块睡……”

    还没说完,外婆就拍了下她的肩,皱眉瞪她,舒曼忍着笑晃了晃外婆的胳膊,“我们一直都是一起睡的……好不容易能一块了……”

    卿云听到她放着外婆的面大咧咧说这个就羞得想要躲开,可又被她拉住了走不得。

    舒曼外婆恨恨瞪了一眼舒曼不理会她,可是到底还是只铺了一个床。

    舒曼只是开玩笑,见外婆真的愿意让他们两个住一块,她反而难笑出来了。

    外公外婆老思想最看不得不结婚就住在一块儿,但是到了她这里却什么规矩也不讲了。

    “我们晚上跟外公外婆一块睡吧?”

    外婆刚出了门,舒曼抱着卿云的胳膊期待的问道。

    自从回了这里后舒曼终于轻松了起来,从下午开始她就一直都活泼的让他移不开目光。

    这近一个月,即使他们在一块,舒曼也总是忧心忡忡的,难得见到她愿意做什么,哪怕出格一些,他也愿意宠着她。

    他心里还怕外公外婆不允许,却没想到舒曼拉着他抱了枕头过去之后,外公外婆嘴上嗔怪着,手已经拉着他们了,最后他们两个乖乖躺到了外公跟外婆中间。

    舒曼外公外婆不仅没有不高兴,见他们两个人愿意这么亲近自己都只有更高兴的,躺在床上就讲起了舒曼小时候的事。

    卿云偷偷地和舒曼拉着手听着外婆慢悠悠地讲着,什么时候睡去的,他竟也不记得了。

    清晨,卿云隐隐约约觉得外公外婆起了身,但是却一直睁不开眼,最主要是与他紧握的那只手告诉他舒曼也没有动,所以他朦朦胧胧中就又睡过去了。

    他跟舒曼都睡了懒觉,他醒来已经是九点的事儿了。

    舒曼还意犹未尽,见他要坐起来,还抱了他的腰没有一会儿就又睡着了,卿云就乖乖让她抱了,见她又睡了,他才轻轻拿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下了床。

    外公外婆在外面花池里,家里有一个特别大的花池子,两位老人每天忙着收拾收拾花就能打发半天时光。

    “你怎么也不多睡会儿?”

    见到他出来,舒曼外公就招手让他过来。

    卿云抿唇笑了一下,“我睡好了,舒曼……这一个月基本上都没好好休息……我们今天出去可能要晚了……”

    “让她睡,让她睡……好孩子,你心疼舒曼比什么都强……”

    舒曼外婆笑眯眯地看着卿云为舒曼解释,心中更是满意。

    卿云被外婆看得脸上红了一下,按理说答应了长辈今天要出去春游,舒曼却睡到现在,他实在应该把舒曼叫起来。

    可是昨天又进一步见识到了两位长辈是怎么疼爱舒曼的,再加上他心中也怜惜舒曼这一个多月就没有早于十一点睡觉的,难得见她贪睡,她也实在不忍心叫他起来。

    原以为舒曼至少还能睡上半小时,谁知他在花池子里帮着修剪叶子还没有十分钟,舒曼就揉着眼睛出来了。

    舒曼外婆过去给她打水让她擦脸,卿云取了梳子要给她梳头,舒曼外公进屋倒了水让她喝,三个人硬是把舒曼当成了不能自理的小女孩一样照顾。

    舒曼心里又是酸涩,又是满足,她乖乖地任着大家照顾,只觉得近来所有的忧愁烦恼几乎在这阳光中消融殆尽。

    他们两个吃早饭,二老已经吃过了,却还是坐在他们陪着,一边互相闲话着,一边还不忘了给他们两个夹菜。

    两位长辈对她越好,舒曼就越来越清楚她在自己的家里,为什么待的越来越不知足,她被外公外婆宠成这个样子,回去后怎么还能接受忽视她的爸爸,无法偏爱她的妈妈?

    同样的事情,她用心想给妈妈解释却总是适得其反,在了这里,她还没想到怎么解释,只是说了几句,外婆却早已明白。

    两位长辈对她越好,舒曼心中就越不舍得离开,到了下午的时候,她突发奇想,想要带两位长辈去她那里住两天。

    她原本以为很难说服两位老人,毕竟两位老人连去自己女儿家住两天都不愿意,前年的时候还去看她了,去年的时候两位老人基本上都没离开过家,年纪越上去,两位老人就越不想离开自己的小家。

    她只是自己太想要外公外婆陪她了,硬着头皮说了出来,外公外婆居然就像小时候那样宠爱她,答应了下来。

    舒曼简直高兴坏了,她甚至觉得自己前些日子受的委屈都是为了得到这一刻。

    “只住两天啊,多住了我们可受不住……”

    见到舒曼这两天的样子,舒曼外公外婆哪能硬着心肠拒绝她,她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就差跟小时候一样蹲在他们脚边撒娇了,俩人也只能答应了下来,但是,他们也真心不想在外面常住。

    “好好好,两天就两天,说好了就不许反悔……”

    舒曼高兴极了,她心中又在谋划着要怎么样才能让外公外婆住的轻松一些,求了外婆他们,舒曼又去拉着卿云撒娇。

    卿云却不用她撒娇,一听到她要外公外婆去她那里住,他已经自觉去找导师请假了。

    他常请假,但是又因为工作的时候比之旁人都要拼命努力,时常请假倒也算不得特殊了。

    舒曼把两位长辈接到自己那里去就免不了要跟大姨小姨他们都说一声,自然也要告诉爸妈一声,但是爸妈她又联系不上,她只能通过一佲跟大姐转告了。

    她心里也清楚被爸妈知道了不好但是她也没想继续瞒着爸爸妈妈。

    那边舒爸舒妈从舒宛口里知道了舒曼回了老家,还把二老都接到了她那里住,两人的火气就又上来了,恨不得现在立马把舒曼的号码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好好再训她一顿。

    可无奈两人上一次,尤其是舒爸把话说得太绝,再主动联系就好像是自己认输了。

    但是爸妈都过去了,他们两个也不可能装作无动于衷,到最后舒爸舒妈也都打了电话过去关心。

    电话中,舒曼外公外婆跟舒曼的爸爸妈妈都默契的没有谈论这两个孩子在一起的事情,但也都知道对方知道了,挂了电话之后,舒妈尚且还能控制住脾气,舒爸坐在旁边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熏得舒妈还是发了脾气。

    舒曼最开始瞒着他们偷偷开新公司的时候,他们是生气,但是也没怎么放在眼里,等到现在再想插手,却发现舒曼早有防备。

    国内有褚家护着,国外又有赛赫先生支持,她调查了一个月居然无处可以“惩戒”舒曼,小打小闹她懒得动手,可也到不了拿仇敌对待的地步,这一个月只让她觉得分外憋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