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男天师联盟 > 第四十二章 品字评人

第四十二章 品字评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就在他们不远处,小莴苣怯怯地看着那个方向,因为他看到的不再是一个人身上缠有红色血气,而是三个人!只是另外两个比当中那个少一些。

    小莴苣心中生出了寒意,紧紧握住胖佛厚实的手臂“胖佛,我们,我们去找悠悠姐,我怕……”

    胖佛微微拧眉,小莴苣平日看到魔鬼,都不曾如此害怕,如今,让他畏惧的,却是人。果真是一幅皮囊骗了众生的眼睛,小莴苣害怕成这个样子,这幅皮囊之下,会是一个怎样的魔鬼。

    “他,他们有好几个……”小莴苣躲在胖佛身后补充。他的这一句话,让胖佛当即怔立,他吃惊看小莴苣“小莴苣啊,你说什么?”

    小莴苣害怕地喉咙哽咽起来,抱住胖佛手臂的双手越来越紧。那些可怖扭动的血气,在整个空旷的世界里格外刺目,它们疯狂地摇摆,不停地扭动,让小莴苣宛若听到了那些人死时痛苦的惨叫,看到了她们死前拼命的挣扎。

    他不敢再看那个方向“那边三个人……他,他们……都是屠夫……”

    胖佛听到此,胖脸当即绷紧,事儿大了!

    因为真若小莴苣所说,那不再是单纯的连环杀人案,而是可怕的,泯灭人性的集体虐杀!这让整个案子,彻底改变了性质。更让人无法相信,在如此祥安宁,繁荣繁华的京城,会有人聚众屠戮!那是怎样可怕的罪恶!

    在这太平盛世,居然有多人虐杀成性!

    胖佛立时看向人流之后,那是三个身穿斗篷的世家公子!胖佛无法相信眼前所见,那样锦衣华服的三位公子,居然会是屠夫!如此恶魔,佛也无法宽恕!

    蔺书纶领着蔺诗月与端木瑾翃正好走过胖佛身前,朝东侧书亭走去。

    他们三人进入了书亭,在书亭中还在急着写对联的世家公子们见端木瑾翃忽然来了,慌乱放下手中毛笔,齐齐下跪。

    “臣子拜见三殿下。”大家见三殿下走在一个清丽少女身旁,不由惊讶。一是惊讶于那个少女的端庄清雅,二是惊讶于三殿下居然和这个少女一起。这还能说明什么?

    “都起来吧。”端木瑾翃只是扫了一眼众人,目光便再次落在蔺诗月的身上。他这一眼,是在证明他对蔺诗月的喜爱,也在警告厅内所有人,这个女人,是他端木瑾翃的,任何人都不准靠近。

    在这个亭子里,只怕只有蔺家这对兄妹还不自知。

    蔺诗月的视线已经被亭中一幅对联上的字吸引,她立在众人之间,沉稳端庄,宛若众人那一跪,跪的是她,而非端木瑾翃。

    众人纷纷起身,垂首后退,三三两两开始窃窃私语。

    “那位小姐是何人?”

    “你们不知道?”

    众人也是偷偷摇头,纷纷偷偷打量这位能被三皇子殿下端木瑾翃所眷顾的少女。

    “那就是蔺相大人的女儿蔺诗月啊!”有人压低声音给出了答案,“看,那是右相大人的长子蔺书纶!”

    “他,他们居然是右相大人的公子小姐?”

    大家纷纷陷入惊讶。先前他们有见过蔺书纶,但他行为极为低调,甚至都不与周围人说话,只是见他与尉迟家的说了两句。

    “太低调了,刚才我居然还跟那位公子吹过牛,这下真是丢脸了。”

    “哈哈哈……”大家轻轻地,偷偷地笑着。

    蔺诗月已经站在齐风的对联之下,蔺书纶再次赞赏赞叹“齐公子的书法真是造诣非凡,妹妹你觉得如何?”蔺书纶想看看小妹对齐风的书法又有何独到见解。

    大家这一听,似乎明白了,原来是蔺书纶带蔺诗月来品评书法。这蔺书纶一看书卷气,没想到更是个书呆子。哪个哥哥会让自己妹妹不陪着殿下,而来看别的男人的书法?既然人家殿下都看上自家妹妹了,还不趁热打铁,再往殿下怀里送一把?

    蔺书纶只顾看字,不知道这亭里的公子们对他又是嫉妒又是生气。这自家妹妹成了殿下的女人,自己还成了国舅爷?

    端木瑾翃自是察觉到了众人各样目光,还有不少正在打量蔺诗月,他身形轻动,往蔺诗月身边又站了一分,用身形遮住了那些目光。

    他见蔺诗月看那对联看得认真,心中好奇,也看向齐风的对联,这一看也是目露惊讶,那对联上的字果是大气滂沱之中又带着一分飘逸潇洒,想必写下此书法之人也是一位追求人生快意之人。

    蔺诗月静静地看了片刻,纤眉却是微蹙“这位公子的字的确是有力雄劲,笔走如龙,但诗月……却是不爱。”蔺诗月的神色开始露出一分凝重。

    蔺诗月的话让书亭中人皆是一惊。

    蔺书纶也有些吃惊地看自己这恬然沉静的妹妹“妹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

    端木瑾翃也注视蔺诗月,如此俊逸的字为何却入不了蔺诗月的眼?她又有何独到见解?

    “居然说齐公子的字不好?真是不懂赏析。”周围的人中已是开始低语,语气里都带着不屑。

    “嗨,女人么,头发长,见识短,她懂什么。”

    “你们也太没君子风度了,蔺小姐只说不爱,又没说齐公子的字不好。”

    “这都不爱?那字堪称完美。”

    “我看,只有殿下的字她才爱吧。”有人带着嘲笑地说,随即,真有一众人纷纷点头,坏笑起来,已将蔺诗月也看作那些爱慕虚荣的女人。

    “男女喜好本就不同,蔺小姐兴许喜爱娟秀的字呢?”有人也为蔺诗月抱打不平,看不惯亭内这些庸俗之人,“各家书法各有所长,你们如此揣度非议一位少女,岂是君子所为?。”

    大家瘪瘪嘴,想反驳,但这一反驳岂不是真承认自己不是君子。于是纷纷抿唇不言,继续看蔺诗月到底怎么说。若是她说出来的没有道理,他们是不会服气的。

    蔺诗月立于齐风对联之下,目光回转于那些字的笔锋之中“此字看似潇洒飘逸,但实则,此龙乃是凶猛之龙,它的尖牙利爪皆带杀气,此龙并非因野心而伸爪,而是为了……”蔺诗月看到此处,心中不禁生出了寒意。

    antianshilian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