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爽新人生 > 787.再见于禁

787.再见于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于禁,字文则,泰山钜平人,三国时期……

    咳咳,说错了。

    周方远害怕自己认错人了,还专门拉下车窗仔细看了一眼,这才确定不远处的人正是于禁,自己的那位发小。

    下意识的,他就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其实一张嘴他就有些后悔,但是没办法,喊都已经喊出去了。

    于禁听到周方远的喊声,完全本能的扭过头来,然后两人四目相对。

    周方远还好,于禁的脸色就有些……嗯,怎么说呢,有些牵强的感觉,一副想笑,却又无法控制面部肌肉的样子。

    “是,是你啊,周方远……”

    “叫我远子就行,就和以前一样。”

    周方远直接把车就停在了地库门口,然后推门下车。什么?没素质?抱歉,这栋楼如今已经整体被远方集团买下来了,地库也是他的底盘,他想怎么停都可以。

    开门下车,周方远两步来到于禁面前,上下打量了于禁几眼,然后伸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还用力拍了拍于禁的后背。

    “你这货,啊?这会儿咋还见不着人了?我听你妈说了,说你学习不错,作为交换生交换到英国去了,我还给你打了电话来着,你也不接,发信息也不回,我还琢磨呢,我是不是哪得罪你了。”

    周方远笑着说道,笑容非常的认真。

    “没,没有……我就是……就是学习太忙了,我爸我妈我都很少联系的……”

    于禁的眼睛下意识的扫向一旁,不是在看谁,而是不太敢和周方远对视。

    他什么想法周方远当然知道,无非是周方远现在发展太好了,是国内有名的企业家,有人说周方远如今是国内首富,当然也有人不服,但不管是不是真的首富,他既然能被人拿出来参加到首富评选之中,就说明他的财势已经到了一定高度了。而于禁呢?他还在上学呢。

    于禁是那种对阶层比较看重的人,同阶层内,他是很容易相处的人,一旦跨越了阶层,他就不太会和人相处了。

    就好比前世周方远混的不行,于禁越混越好,渐渐的就和周方远不联系了一样。只不过当时是他于禁牛啤,周方远不行,于禁的阶层比较高,他不愿意和低层次的周方远联系。如今却变过来了,周方远的阶层比他高了,他明显是有点不敢和周方远联系,躲得远远的,连过年也只是短暂回来一趟,最多是年三十在家,周方远几次大年初一去他家找他,他都已经不在了,说是出去拜年了。

    这个理由倒是没问题,但周方远还是能感觉到,于禁在躲着自己。

    毕竟如果不是故意躲自己的话,于禁也没有道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啊。

    周方远不懂心理学,对于他来说,心理学这种东西实在是有些高深了,当然了,人们都说,一个成功的商人,应该是一个心理学大师的。就算当不得大师的称号,但也不能什么都不懂。所以周方远其实是有在给自己开小灶,只要有时间就会认真的看一些书,掌握一些之前不曾掌握的东西。

    就比如说心理学吧,起码他知道几个心理学里面很重要的效应概念。

    比如说晕轮效应,简单来说就是喜欢一个人就会喜欢他的一切

    在生活中,我们一旦对某人的某种特征形成好或坏的印象后,在看待他的其他品质时,也会倾向于带上相似的态度。这种强烈知觉的品质或特点,就象月亮形式的光环一样,向周围弥漫、扩散,从而掩盖了其它品质或特点,所以也形象地称之为光环效应。追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你因为一个歌手写词写得好而喜欢上他,久而久之,就很可能会喜欢上他的其他特点。比如,你渐渐会觉得他是世界上声音最动听的人、是你见过最帅的人,甚至还会假设他的道德水平也比较高。

    晕轮效应本质上是一种认知偏差,是一种以偏概全的认知方式。所以,“喜欢一个人就会喜欢他的一切”其实是你的心理在跟你玩游戏,千万不要轻易当真。这一点,周方远是非常非常认可的,他曾经喜欢过羽泉,就觉得羽泉的歌好听,然后渐渐的,觉得海泉长得挺可爱的,肉乎乎的,羽凡呢,一开始看觉得这人真丑,但渐渐的这种看法也发生了变化。

    这就是明显的晕轮效应。

    再比如说归因偏差,归因指我们对自己或他人的行为及行为结果进行因果判断的过程。

    归因偏差应该是分成两类的,其中一种是基本归因错误,就是人们在对他人的行为进行归因时常常更关注人格或态度等内在特质,而忽视了情景因素。就好比说大家一般是如何看待班上的学霸或学神的?大家在谈论到这些人时一般更加关注的是他们的智商和能力,却忽视了他们的努力程度。这就是犯了基本归因错误。

    还有一种是归因的自利偏差,人们在对自身行为进行归因时常常把成功归因于能力、努力等内部因素,把失败归因于外部因素,如任务的难易程度等。简单来说就是成功归自己,失败怪别人。

    很有道理啊,换个角度想,其实这也是人的一种自我逃避和免责的心理,即,我绝对不承认是我自己不努力,也不承认是我自己水平不行。学习比不过别人,是因为别人太聪明,任务完不成,就说是任务太难或者谁谁谁的过错,反正和我自己没关系。

    每个人都会有这种心理,再正常不过。

    再比如说巴纳姆效应,巴纳姆效应认为人们总是特别容易相信一种对于自己的笼统描述。即使这种描述十分空洞,但人们还是确信这就是自己真正的人格面貌。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所谓的星座学。在“星座学”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星座,而不同星座的人,就有着各自不同的特点。

    白羊座——充满活力,有用不完的精力,总是斗志高昂。

    双鱼座——敏感脆弱,爱哭鬼,鸵鸟心态,心肠软,善良。

    上述星座描述对比鲜明,但仔细一想,谁又没有敏感脆弱的一面呢?快乐和悲伤,脆弱和坚强难道不正是以彼此的存在为前提吗?毕竟没有快乐也就不会感到悲伤。事实上,因为星座分析采用的是一种笼统的两极化描述,而人的情绪永远处在由这两个极端所形成的坐标维度上。也正是因为这种描述覆盖了线段上的每一个点,而每个个体对情绪的心理量又有所不同,无法进行比较,所以不论你是什么星座,你会认为它说的就是你。

    旁观者效应,也叫“责任分散效应”,即他人的在场使得个体采取某种行动的可能性降低。也可以理解成“原本属于一个人的责任被主观分散到其它在场者身上了”。

    是指对某一件事来说,如果是单个个体被要求单独完成任务,责任感就会很强,会作出积极的反应。但如果是要求一个群体共同完成任务,群体中的每个个体的责任感就会很弱,面对困难或遇到责任往往会退缩。因为前者独立承担责任,后者期望别人多承担点儿责任。“责任分散”的实质就是人多不负责,责任不落实。

    马太效应,即富者愈富,穷者愈穷。

    马太效应描述的是“两极分化”现象。《新约·马太福音》“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如今在世界范围内,大约有80的财富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只有20的财富供剩下的那大多数人使用。为什么少的人反而拥有更大的金钱总量?而多的人却拥有更少的金钱总量呢?

    这是因为强者原本所具有的优势能够作为他下一次交易的成本,从而赚取更多的利润。这样形成一种积累优势,可投入的成本越来越多,收获也就越来越大,使得强者愈强,富者愈富;而弱者本来就拥有较少资源,变强的资本和机会也就少了。当然,这也给予我们普通人一个道理与其去仇富,不如正视自己现有的资本,利用这些已有的“财富”,努力超越过去的自己。

    毕竟,与自己赛跑远比与那些已经站在金字塔顶峰的人赛跑要更有意义。

    这一点,在商业上也非常有用。道理确实是这样的,你越有钱,你就越容易成功,反之,成功会非常艰难。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两个人都想开饭店,他们面对的情况都是一样的,相互之间也不存在竞争关系。那么底蕴深厚的那个人,就相对容易成功,尤其是在开店初期不怎么赚钱的时候。底子厚的人,人家就赔得起,就能坚持下去,等待成功的降临。而底子不够厚的人,在坚持一段时间后,可能就坚持不住了,必须想办法做出改变,或者直接收手,尽可能挽回一些,降低损失。

    这下,双方的成功或者失败的几率,就很明显出现不同了。还有就是一些新兴的,前景不确定的行业,盲目冲进去的人,有钱的就能多坚持,等待成功的那一刻。钱不够多的,就坚持不下去,这一点,共享单车方面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到最后,不还是腾迅和阿里之间的战争么?之前那么多各种名称的共享单车如何呢?再怎么风生水起,底蕴不够厚,最后不也失败了么?

    周方远所熟知的最后一个心理学效应,叫做搭便车效应,形容一下,就是“占尽便宜却一毛不拔”。

    搭便车效应指的是某个成员为集体所做出的努力使得全体成员都可能获利,但成本却由这个成员自己承担。在某个活动的策划过程中,有2个部门的人参与,其中a成员花费了最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来完成这项工作,其它成员只进行基本的配合,甚至还提出了许多难以完成的要求。最后活动圆满结束,荣誉由全体成员共享,成本却基本由a一人承担。这就是搭便车在实际工作生活中的体现,可以说是很常见了。

    那么搭便车效应有哪些危害?首先是损害成本承担者的利益和积极性,其次助长其它成员的惰性,反映在整体的结果上就是集体的积极性下降,工作质量下降。

    以上这些,就是周方远通过读书,学到的一些东西,远远不能算是精深,他本人也很清楚,他就是稍微了解了一下而已,连入门都算不上。

    好吧,扯远了……

    周方远看着于禁,固然是无法用心理学上的知识去分析于禁的心理状态,但也大概能弄懂他的想法。

    可是,能弄懂是能弄懂,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他自己本身事情就很多,不是说有多忙吧,但也绝对不是那种闲着没事儿干的人。而且他也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段青宜自从高中毕业后就和他断了联系,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他却能因此不再和对方联系,说好听点,这叫他不愿意去打扰对方,说不好听点,他周方远就是一个不喜欢热恋贴冷屁股的人。如果段青宜真的愿意成为他的女朋友,他自然是欣喜万分。可如果对方明确拒绝的话,他也不会强求。

    事实上,从一开始段青宜就并没有真的拒绝过他,所以高中毕业之后小段的表现,他就当做是对方拒绝他了,所以他根本就不强求。

    于禁这边也是,如果不是今天正好撞见,他估计也不会专门去找对方。过年拜年,也不全是因为于禁,因为以前两家人关系就比较亲密,后来村子里的房拆迁了,两家人分开住了,但老妈和于禁母亲的联系却没有断,平时也会有走动。所以时至今日,每逢过年的时候,周方远也还是会抽空去于禁家里坐一坐,遇不到的话,那就算了。

    可今天既然遇到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周方远拍了拍于禁的肩膀,“好不容易见一面,今天晚上我做东,把三哥叫出来,咱们和几杯吧。”

    周方远提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