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爽新人生 > 789.再见于禁(三)-白酒

789.再见于禁(三)-白酒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看着车窗外飞快后退的风景,于禁的内心是复杂的。

    他当然愿意和自己的发小好好聊一聊,但同时他又有些自卑,自卑于自己的家庭和成绩,让他不愿意面对周方远。原本大家都是差不多的家庭,他家的条件还要略好一些。而且不仅如此,学习成绩方面,两人原本也有不小的差距。他当然不会因为周方远的成绩不行就瞧不起他,也不会专门寻找成绩比自己差的人做朋友来满足自己内心的成就感……嗯,这个或许会有一些吧,但他觉得自己这方面的需求并不大。

    主要还是大家从小一起玩到大,是真正的发小。可是当周方远开始做生意之后,卖烤肠赚了好几千,然后又是做网吧,又是做快餐,再往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已经作用一家市值数百亿美元的集团公司。而自己呢,一名不闻,毫无作为。原本还算是优势的学习成绩,在上了高中后也被周方远追上,甚至于甩开。周方远的情况他一直是知道的,保送北大不说,周方远自己还凭自己的本事,让高考成绩过了北大的招生线,也就是说即便没有保送,他自己也能考上去。

    再看看自己这边呢,考了一所一本院校,虽然也不错,但和北大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赚钱的本事比不上对方,来自信满满的学习成绩都被对方超过,从那之后于禁就准备力周方远一些,虽然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但他内心知道,自己自卑了,自己什么都不如对方,他不想让对方觉得他是为了得到什么好处才交朋友的,索性躲得远远的在,自己也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结果这一切都在今天打破了,见到周方远的那一刻,那种思念的情绪就有些难以抑制的冒了出来。之前于禁一直忍着,周方远也没有来找他,他还能忍得住。可这一次,两人在街上偶遇,他立刻就有些无法压制内心的冲动了,再加上一个三哥……于禁突然发觉,自己真的有些想他们了。

    一辆车里就坐着三个人,可三个人内心的想法还各自不同。

    汽车很快驶入停车场,周方远带着于禁和吕芳直接来到了花园大饭店。北桐市大饭店有很多,而且侧重点都不一样。有的饭店侧重于举办大型活动,有的饭店侧重于住宿,有的饭店侧重于高端餐饮,有的饭店则更加贴近大众。花园大饭店呢,就算是比较侧重于高端餐饮的大饭店,别看它顶着个大饭店的名号,可能给人一听就感觉这里的东西又贵又不实惠,是滴,这里的饭菜在北桐是出了名的贵,也是出了名的不实惠,但这里同样是出了名的好吃。

    花园大饭店的老板,周方远还认识呢,此人很是有些野心,而且也是好吃之人,他自己开的饭店,他本人三天两头就会过来吃一顿,专门从国外聘请的大厨,囊括了全球所有主流餐饮风格的大厨,基本上只要你来这里,并且舍得花钱,就能吃到很多非常正宗的美食。当然了,还是那句话,价钱是不便宜的。

    不过这对于周方远来说不算什么,停好车,他一边打电话给三哥,确定对方的位置,一边呆着于禁两人上楼。

    包间是早就定好的,周方远在这里常年有固定的包厢,不光是他自己用,三哥也会用,公司的其他人有时候也会用,或者说,这里的固定包厢,其实是给整个集团留的,偶尔有合作伙伴什么的来北桐,同样也会用到这会儿些包厢或者单间,宗旨是尽可能让使用的人满意。反正就饭菜方面,北桐市的而高端餐饮业里,花园大饭店是数得上号的,其他同等级的大饭店,在餐品质量和味道上,比之花园,确实是还有差距的。

    上了楼,在服务员的帮助下,周方远异性三人进入了包间,等了没多久,三哥带着嫂子就一起来了。

    三嫂是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是三哥在一次活动中认识的,三哥在有钱之后,女朋友还了不老少,光是周方远知道的,数得上来的,就有那么好几个,一巴掌数不过来的程度。本来看着三哥这么大岁数了,还不定性,周方远有时候也想劝几句,但苦于没有立场说出劝说的话,但是谁能想到,转眼间,三哥就成家了呢。三嫂是个很普通的女人,长得也不是说多好看,但人很老实本分,对三哥也很好,三哥非常的喜欢她。

    大家一见面,自然又是一阵拥抱,然后相互介绍。

    看得出来,于禁很拘谨,有点放不开的意思。

    不过没关系,现在放不开,几杯酒下肚就没问题了。

    三哥专门带来了两瓶白酒,是从北桐酒厂打出来的原浆酒,而且放置了有些念头了,算是北桐酒厂最顶尖的酒。

    北桐酒厂的名声一直不显,最多再有两三年也就倒闭了,酒的品质是不错的,但别忘了,我国可是产酒大国,有名的酒太多太多了,北桐酒厂这样没什么名气的,基本上只限于本地销售的白酒,基本上是活不下去的。毕竟你走不出去,但别人却能走进来,此消彼长之下,北桐就长的营业额一年不如一年,负债累累,破产倒闭是迟早的事情。而且前世就没人承包酒厂,最终酒厂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

    白酒就我国酒类的统称,又称烧酒、老白干、烧刀子等。华夏白酒具有以酯类为主体的复合香味,以曲类、酒母为糖化发酵剂,利用淀粉质(糖质)原料,经蒸煮、糖化、发酵、蒸馏、陈酿和勾兑而酿制而成的各类酒。

    作为蒸馏酒,白酒在全球范围内还是有些名气的,而且放眼全球几大蒸馏酒之间的差异,无非是原料和酿造方法。

    蒸馏酒的原料要么富含果糖,要么富含淀粉。酿造方法总体来看,都是发酵蒸馏贮存,有时候还需要一点勾兑技巧。

    不过相比之下,白酒的名气在世界范围内,还是比其他蒸馏酒的名气要小的。

    先看看,除白酒以外的五大蒸馏酒首先是威士忌,威士忌一般用大麦、黑麦、燕麦、小麦或玉米做原料,不同国家标准不一样,不过威士忌最广为人知的特色,是需要在橡木桶里放一段时间。

    然后是伏特加,伏特加的主料是马铃薯或玉米,相比其他几大蒸馏酒,最主要的特点是“味道纯净”。也就是说,一口下去,除了迅速补充酒精带来的满足感,你很难尝出别的什么谷物水果。

    金酒诞生之初,其实是专供东印度海员商人续命的利尿剂,它的特殊风味来自杜松子,也有厂商会在酿造时加入橙皮、豆蔻、甘草、荽子等特殊原料,以求更令人难忘的味道。

    从原料上看,朗姆和白兰地比较类似。

    朗姆的原料是甘蔗,算是一种制糖业的副产品。

    白兰地一般用葡萄做原料,也有用樱桃、苹果等水果的。

    白酒理论上也是粮食酿造的,但是只要喝过酒的人,就绝对不会把白酒和同样无色又度数高的伏特加弄混。白酒和以上几种“西方”蒸馏酒最主要的区别,在于白酒是六大蒸馏酒中,唯一主动加入霉菌参与发酵的品种。

    酒曲的原料是发霉谷物,酒曲酿酒,使白酒中含有大量的醛类,醛类和醇类发生酯化反应,也就形成了复杂的,不同于其他蒸馏酒大类的浓郁香味。当然,在不会喝酒的人,或者不能接受白酒的外国友人看来,这个味道说是抹布味或者馊米饭味,也不是完全没理没据。

    白酒除了广义上的“味道浓郁”,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同香型之间,风格差异太大。在不懂酒的人看来,白酒味道略奇怪,即使在白酒爱好者内部,也很少有人对所有香型大爱无疆。酒鬼言必称的酱香、清香、浓香型分类,在建国之前,至少在国家层面上,是不存在的。之前几百年,虽然各地酒厂各有风味,但基本上是茅台不犯老白干,你喝你的酒,我喝我的酒。

    民国时代,以知识界为代表,大多青睐温柔细腻度数低的黄酒,而名媛绅士界,则多喜好时髦名贵的洋酒。

    建国后,喜爱白酒的人民当家做了主,国家也就开始把白酒作为重点发展对象。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白酒才开始确定了香型,或者说,有了更加标准的划分。

    当年的八大名酒分别是五粮液、古井贡酒、泸州老窖特曲、全兴大曲酒、茅台酒(酱香)、西凤酒(凤香)、汾酒(清香)和董酒(董香),浓香型占了四个。

    白酒开始按不同香型分类,各香型也有了各自的概括语

    酱香型酒酱香突出、幽雅细腻、酒体醇厚、回味悠长;

    浓香型酒窖香浓郁、绵甜甘冽、香味协调、尾净香长;

    清香型酒清香纯正、诸味协调、醇甜柔口、余味爽净;

    米香型酒蜜香清雅、入口绵柔、落口爽净、回味怡畅。

    后来官方又认定了馥郁香型、芝麻香型、兼香型、董香型、豉香型、凤香型等更多香型,评语也都是类似的写意风格。虽然描述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从化验结果看,不同香型之间成分确实不大一样。

    我国白酒复杂的香型划分体系,总算就此形成。

    至于不同香型区别到底在哪?相信很多天天喝酒的人也未必清楚。

    其实白酒里98都是酒精和水,判断香型也好,区分优劣也好,看的其实只是2的芳香物质,也就是看带着微生物的酒曲,和不同粮食里的淀粉脂肪蛋白质,反应出了些什么醛酯醇。问题在于,不管是哪个香型的白酒,都很难像金酒威士忌一样加冰、空口喝,也不大能兼容果汁饮料、雪碧、冰红茶。这一点,是我国白酒和国外蒸馏酒最大的不同,国外的蒸馏酒,即便是烈度极高的伏特加、朗姆酒这一级别的,也大多能空口享用。

    但白酒不行,白酒的特点就是很难空口品尝。就连老一辈人喝白酒也总需要点下酒菜,最不济也得来根酱油桶上拔下来的铁钉子。所以这对于入门选手来说,可以说完全是新的饮酒领域,放弃也不是不可理解的。

    至于说白酒的起源,这个真的不好说,算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那种情况。

    现代的“白酒”一词,通常指谷物蒸馏酒。而从汉魏到晚清,国人就一直把米酒叫做“白酒”,把白酒叫做“烧酒”、“火酒”、“烧刀”。

    汉魏时代酿酒,有清酒和浊酒之分,浊酒曲量少,酒精度低,浑浊度高,清酒则曲量多,酒精度高,也相对清澈。

    从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写“烧酒,非古法也,自元时始创其法”开始,西方专家和我国学者都认为,白酒是元代蒙古人从阿拉伯人处学来的蒸馏法以后才出现的酒,虽然近年来一直有学者试图把我国白酒的诞辰上推到唐宋甚至东汉,但证据并不确凿。

    总体来说,以我们现在对白酒起码要三十八度以上,最好能有五六十度的期许来看,大规模生产烧酒,还是元代的事情。

    白酒流行了几百年,而真正取代黄酒的地位,成为中国酒文化象征,确实要等到建国以后。白酒的流行路径有两条,一条是茅台上桌,一条是辣椒下酒。就目前的青年人饮酒趋势来看,白酒什么时候掺上了苏打水加进了冰酒石,才算是迈入了走向世界的新征程。

    说起来也好笑,白酒长期作为国酒用来招待访华的美苏首脑,成为外交的酒,友谊的酒。

    在这种情况下,白酒都没能全世界流行,这和酒曲带来的风味过于“东亚”关系很大。

    如果当年换成没什么风味成分可言的液态发酵酒,白酒说不定早就和伏特加一样,就变成鸡尾酒最常用的基酒之一了。就是因为风味太过于独特,你要不是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人文环境里,想要接受白酒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众所周知的是,接受门槛越低,一件东西的传播力度就会越光,西方文化里的很多东西,就是占着这么一点便宜,才能广为流传。而东方文化里的东西,特点是足够强烈了,但也因此变得难以传播。

    白酒,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而三哥今天带来的,是更加有特点的北桐的地方酒,周方远已经可以预见于禁三杯酒下肚之后的样子了,在他的印象里,于禁可从来不是什么能喝酒的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