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万九千里 > 第四七五章:山谷杀机

第四七五章:山谷杀机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暮洛揉着屁股缓缓起身,夜令君似乎憋着太久了,这一脚颇为用力,却见这位古代王者心满意足,似乎一脚踹出了不少压抑与愤慨。

    “新的年代名为紫月,这是修行世界内的诸多大人物制定的名称,而这一年被称之为紫月元年,楼兰净土这弱小的臣民啊,你可得好生记住了。”

    这熟悉的称呼传来,暮洛一阵苦笑,紫月元年,他眼神深处浮现出一丝疑惑,夜令君为何会知道这些,他也只是从大主教口中才听到了紫月年代的称呼,难道那个时候这位古代王者不曾沉睡。

    夜令君的局势其实十分危险,这不是一个属于她的年代,尤其是这种强大的古代生灵更不应该存活,有着许许多多的当代人杰已知晓夜令君的到来,他们磨刀霍霍,随时准备前来搜寻这位楼兰王者的生命。

    至今为止,暮洛已经见到了一位青衣剑者的虚幻身影,他从遥远之地掷来一柄古剑,且落在自己面前,那古剑依旧被暮洛收入囊中,不曾施展过。

    “紫月年代的第一年,也就是紫月元年,此时天地诸多机缘尚且存在,万物皆可修行,如果错过了这开天辟地的一段时间,以后想要有所成就可十分困难了。”

    夜令君美眸闪烁,若有所思。

    她似乎在感受着这异度空间内部的气息波动,不知是不是错觉,暮洛竟隐约感受到这位古代王者的喜悦。

    “楼兰净土的弱小子民,我有一个艰巨且困难的任务要交给你。”

    夜令君目光一扫,犹如寒风般落在暮洛身上。

    “如今你身边已无任何护卫,那七位上人只剩下一人可用,若是真的遇到了危机,在那普罗城内无人能够护你周全,尤其是普罗城最为深邃的智慧奥秘,那是一股比寻常百里修行路更为强大的东西,难以言明,玄之又玄……并且,你已经得罪了其中一位。”

    夜令君煞有其事,但身为古代王的她自然不会欺骗自己,暮洛蹙眉沉思,远超百里修行路的智慧力量,也就是普罗城内很有可能隐藏有媲美甚至超越上人的力量……格蓝家族的大主教至少是一位百里上人,但不可能超越,暮洛更是不曾得罪于他,那究竟是何物才会令夜令君都如此忌惮。

    难道是普罗修斯家族?这似乎有一定的可能性,但暮洛的确不曾得罪他们,相反,而是这一脉家族刻意坑杀自己,甚至要借刀杀人,将杀人真凶嫁祸于格蓝之人,暮洛思索良久,始终没有头绪。

    他凝望夜令君那悠远眼眸,微微摇头。

    这个举动诉说了一切,夜令君却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过往一切犹如云烟,暮洛心思起伏,从玄鬼宗之战未果再到如今,他有一种莫名的迷茫,夜令君似乎看了出来,道“一切都还没有结束,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的确,我之前竟感受到了云中剑宗传来的微弱讯息,十八剑子似乎被一股莫名力量给阻挠了,但玄鬼宗也遭受了重创,一切才刚刚开始。”

    这位剑子微微点头,不过比起已经远去的鬼国战场,他更加希望夜令君能够告诉自己一些关于普罗城的秘密,这位古代王者并不多言,只是示意暮洛离开此地。

    “根据火灵子的说法,这场盛会唯有少数人能够幸存,每一处异度空间内都会有十位活下来的优胜者,当一处空间只剩下十人之时,便会和其他异度空间合并……或是更为强大者前来吞噬。”

    普罗盛会的规则看似简单,胜者为王,可暮洛仔细揣摩,却发现了其中隐藏着太多奥秘,无论是竞争还是配合,都需要与异度空间内遇到的每一位参赛者联系起来,或战或和,或杀或留,甚至需要计算到其他异度空间的发展与进程,若是不细心揣摩,很有可能一步错,步步错。

    “毕竟不是一个人的狩猎场,一定要选择一些人,甚至刻意帮助一些人活下来,组成最强大的异度空间,才有机会再整个大盛会中取胜。”

    暮洛仿佛聆听到了来自普罗城的欢呼与呐喊,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斗争方式与战斗思维,一时间竟有些热血沸腾。

    夜令君在这片空间并不用害怕,普罗城的智慧十分深奥,已经有一些智慧发现了这位远古时代的王者,却没有表现出敌意,这也是夜令君敢于现身的真正原因。

    “既然如此,那就好好玩一场吧,这一次我陪你一起好了,毕竟没有王者坐镇,弱小的楼兰子民会失去心中的信仰。”

    夜令君好长时间终于能出来透气了,却偏偏将这种事情当做对暮洛的恩赐,某剑者哭笑不得,好在屁股上的肉疼依旧隐隐发作,这才收敛满腹牢骚,沉默前行。

    这憋屈模样着实让夜令君忍不住笑了。

    两人前行,深邃不见天日的密林渐渐消失,阴风谷并非整日都是那刺骨如剑的阴风,烈日当空,一股温暖气息落向大地,这世界内万物复苏,一切都显得很美好。

    看来只有在特定的时间里,那阴风才会具有杀人的伤害力,暮洛抬手感受到了微弱的气流,这也是微风的吹拂,这位剑者环顾四周,竟是看见了绿草如茵的美景。

    远处有溪水潺潺,小鱼小虾清晰可见,暮洛不觉狐疑,那火灵子当真是觉得这异度空间凶险异常才选择此地的?如今他怎么看也是一处颐养天年的福地洞天,除却那降落之时的些许危险之外,根本看不出这里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话虽如此,暮洛却不曾掉以轻心,他十分谨慎,将剑气遍布四周,密不透风的杀意覆盖四方一切,暮洛刚欲松口气,却见夜令君轻轻摆手,那白皙如玉的手掌扇出微风,竟将无数剑气给吹散了,暮洛愣神,耿直道“你作甚?”

    夜令君并不开口,只是抬手抓来一块石子,以一丝楼兰道韵打入这石子之内,让其犹如流光般飞出,这一刻,阴风谷内躁动不已,似乎夜令君灌入力量的这一颗石子充满了威胁,顿时阴风呼啸,一阵阵烈风肆意而起,瞬间之内,这烈风将石子吹成了一堆碎屑粉末。

    “弱小且愚钝的子民,你可看到了,这山谷之内只有出现了与这片空间原本力量不协调的事物,便会被立刻消除,而且这股破灭的力量并不弱小,至少在你之上。”

    夜令君不曾怠慢,她又是扔出一颗石子,但这一次似乎没有运用到楼兰净土的力量,这是一股温和的道韵,带着石子四处飞舞,这一次山谷之内很平静,鸟语花香,一切安好。

    暮洛目瞪口呆,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趁着夜令君默许,他抬手打出一道剑气,只是刹那,山谷内的杀机犹如天翻地覆般涌动,暮洛仿佛看见四周大地破碎重合,最终变幻为了一头扭曲狰狞的猛兽,这猛兽抬出锋利之爪,犹如一片高山般落下。

    剑气散去,一切归于虚无。

    暮洛轻轻按压额头,他似乎承受了莫大压力,冷汗不住流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