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别想带偏我的小宠溺 > 第17章 借你的鼻子一用

第17章 借你的鼻子一用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林凡听了小宠溺的话,顿时觉得脑袋短路。

    是的呢,狐狸天生都懂这些的呢!

    “跟我来!”小宠溺动了,直朝着林子的西方奔去。

    这个时候的小宠溺真的像一只小狐狸,腾挪转闪,好像真的回归了狐狸的原始生活。

    坐好扶稳,白师姐起飞了呢!

    只是可怜林凡,脚下的步子总是跟不上小宠溺。

    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对好几棵树进行了友好访问。

    脚崴了!

    脑袋也起包了!

    膀子也磕肿了!

    (lll¬¬)

    连滚带爬,狼狈不堪外加气喘吁吁,林凡终于找到了小宠溺。

    原因是,小宠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书包里取出了一只荧光棒。

    就那种追悼会……啊呸呸呸,是演唱会专用品种。

    要不然,风高月黑林子中,黑乎乎的一大片,去哪里能找到小宠溺呢!

    林凡刚想喘口气……

    小宠溺:“接着!”

    林凡还以为是拿荧光棒,没想到手里一沉。

    林凡:“白师姐,这是什么东东?”

    小宠溺:“罗盘,雷电木的!”

    林凡:“这个……”

    小宠溺:“看立向,找到林子的正西方!”

    林凡:“正西方?”

    小宠溺:“西方属金,这个也用我教?”

    哦,对对对,我是教国学的,我是教国学的!

    可是,林凡又犯难了,这风高月黑杨树林,贫道看不见呐!

    小宠溺:“你的手机没有手电筒的吗?”

    额,白师姐训的对呢!

    林凡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又把手机含到了嘴里,双手端稳了罗盘,与胸前两拳的距离,然后开始慢慢寻找……

    只不过,总有涎水顺着手机流下来!

    真的好烦呢!

    “白师姐,找到了!”林凡好兴奋的呢!

    一张嘴,手机掉了!一转身,duang,又撞树上了!

    一股极其酸爽的感觉顿时袭击了林凡的全身,似乎鼻子,还有黏糊糊的东西流出。

    流鼻血了吗?

    林凡想哭!

    (ノへ ̄、)

    林凡捂着鼻子,蹲了下来!

    真的是青铜退场的节奏吗?

    小宠溺:“别激动,我就在你身后!”

    好吧,你就在我身后,可我刚才怎么没有碰到你,却碰到了树!

    林凡委屈的一批。

    随后小宠溺悄悄说道:“林凡,往后退,就要出来了!”

    林凡一听这话,赶快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摸到了罗盘,向后退去。

    听到小宠溺的命令,才停下的。

    林凡:“白师姐,你怎么知道它要出来了?”

    小宠溺:“西方属金,是白虎,对不对?”

    林凡:“是啊,这个我知道啊!”

    小宠溺:“老虎几时出更?”

    林凡:“19年……”

    小宠溺:“林凡,你听好了,我说得不是发哥的电影!”

    林凡:“酉时出更!”

    然后低头一看手机:1:59!

    马上闭嘴!

    ……

    小宠溺夸张的声音:“哇,出来了!一只白色的跳跳虎哎!”

    林凡:跳跳虎是什么虎?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小宠溺更加夸张的表情:“哇,看到了!好可爱的跳跳虎耶!”

    什么?

    林凡怎么觉得味道不对?

    有狐狸这么夸老虎的吗?

    这是什么梗?

    可是,咱还是不知道,咱还是不敢问!

    小宠溺极其夸张的声音:“哇嘎嘎,好萌的小老虎啊!”

    林凡终于憋不住了:“白师姐,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你能看到?”

    小宠溺很严厉地声音:“第二次!”

    林凡:“什么第二次?”

    小宠溺:“我给你讲个笑话,有一个男人,刚娶了妻子,妻子第一次去他家,狗对着妻子叫,妻子说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狗又叫了,妻子说这是二次。”

    “第三次,狗又叫了,妻子把狗给宰了!”

    “后来男人问她的妻子,这是为什么?”

    “妻子说因为她看到了这只狗丑恶的灵魂。”

    “男人问,为什么你能看到?”

    “妻子说,这是第一次……”

    (‵▽′)ψ

    林凡浑身一哆嗦,背后冷汗涌出:“秒懂,秒懂!”

    最后一次机会了,林凡打死都不会再问了。

    可是,小宠溺怎么总是在这里教育我林凡,不出手来抓这个手机壳子精呢?

    算啦,咱是真的不知道,可咱也是真的不敢问啊!

    小宠溺舒了一口气:“嗯……出去了,估计是去找刘章恩了……”

    “老实待着,我去布阵!”

    这句话一出口,林凡知道了,这次抓手机壳子精的结局。

    小宠溺王者归来,手机壳子精星耀团灭,而自己一开始就猜到了结局:青铜退场!

    小沮丧,小灰心,小难过!

    (o__)?

    小宠溺放下书包,居然从书包里取出一些黄色的小纸旗,好像还有一些红色的图案。

    小宠溺纵横跳跃,在刚才“你为什么能看到”的那个地方,不大一会儿时间,便布了阵一个眼花缭乱的阵法。

    然后,小宠溺又钻了回来。

    小宠溺:“懵圈中二阵。”

    林凡:什么什么阵?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

    呃,天太黑,看不到。

    懵二这种阵法,怎么听着像是来搞笑的呢?

    然后小宠溺打了个哈欠,嘴里喃喃地说道:“怎么还不来!”

    十五分钟后。

    小宠溺看着远方的天空,叫了一声:“来了!”

    然后又开始翻书包……

    黄裱纸,毛笔!

    糟了,没有带朱砂……

    怎么办,怎么办,没有带朱砂……好着急……

    刚才,手电筒照到了……林凡……的鼻子……

    小宠溺:“林凡,借你的鼻子一用……”

    然后林凡……

    头晕目眩、眼冒金星、耳中轰鸣、口中咸涩……最主要的是,鼻子再次有液体涌出……

    小宠溺:“林凡,借你的阳刚之血,画两道困虎符!”

    林凡哭了:“白师姐,为什么是我……”

    小宠溺:“因为你是火命,火克金。”

    说完便已经窜了出去。

    林凡无语中……谁让自己是国学老师呢,谁让自己自鸣得意地教什么阴阳五行,二五定律呢?

    这下子,全部应验到自己身上了吧!

    “林凡,快!”小宠溺的声音传来。

    林凡知道大敌当前,容不得半点耽误,便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运足真气,拿起毛笔,蘸着自己的鼻血,开始奋笔疾画……

    一张,两张,三张……

    一共画了五道“困虎符”。

    虽然有点超量,但是,自己的鼻血,一点都不能浪费!

    万一下次又忘了带朱砂,就不用再借用我的鼻子了!

    哭唧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