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寒门医女 > 92章 贼

92章 贼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玄三就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挟着两个男人进来,看着自家爷难得的对自己有了个笑脸,吓得他赶紧把两个人给扔了。

    扔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大惊小怪了,还以为自己要挨批了,却发现自家爷根本就没注意这回是。

    裴昶问苏馨:“要不我来问?你先回去歇着?”

    这要问口供,自然不可能是说说笑笑的,他就怕自己的手段吓着她。

    苏馨很淡然的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来就好,我前些日子弄了点东西,正好试试效果。”

    玄三在一边看见地上的两个人睁开眼睛了,一点也不客气的抓了两把稻草塞进他们的嘴里。

    苏馨看了一愣,你这样堵住了他们的嘴,我怎么给他们喂药?

    两个人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待得地方不对,眼前的脸两男一女,虽然都很耐看,可是看着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苏馨对他们露齿一笑,柳眉凤目,凤眼微向上飘扬,眉眼眨动间带着几分俏皮可爱,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胆战心惊:“你们今儿落在我手里,那就只能活下来一个人哦,等下就看你们谁交代的更清楚了!”

    娘啊,救命啊,他们只是来探探路,探探消息而已啊?怎么就遇上这么个罗刹呢?

    地上的两人相视一眼,几乎是同时起身就快速的往外跑。

    他们现在只希望对方是没有经验,这才忘记绑住了他们的手脚。

    玄三冷哼了一声,快速冲出去,眨眼之间就把两个人再度打晕拽回来扔到地上。

    苏馨就抓紧机会让玄三把药粉给他们喂下去。

    她原先是想自己上前动手去喂药的,可是边上的裴昶不愿意她靠近别的男人啊?

    没一会,地上的两个男人就疼的打滚的醒来了,看着那姑娘用一双水润漆黑的美眸看着他们,似乎很好奇的样子,就下意识的求救:“小姐饶命,小的愿意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另一个也不甘示弱:“小姐,是王掌柜的让我们来的,说是让我们悄悄的瞧瞧你们家里有几口人……”

    “王掌柜是谁家的?”苏馨很是冷漠和淡然,没有一丝怜悯的看着他们疼痛的样子:“都给我交代清楚了,我就给你们解药。”

    两个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赶紧开口:“王掌柜的是刘家药材行的掌柜!”

    “对对对,不过没让我没动手做坏事,就是查探一下小姐家里有几口人。”

    “前天你家大伯好像和王掌柜一起喝过酒,就在迎客来。”

    “对,你家大伯说你家只有五口人……”

    “呜呜,小姐,我们都老实交代了,您就行行好,把解药给我们吧?要疼死我了,啊……”

    他们都觉得自己是被苏馨的大伯给坑了,说好的是两个糟老头子,还有三个女人,可是这两个武功高手是哪儿冒出来的?

    这不是欺负人吗?

    要不是苏大伯给了假消息,他们也不至于为了抢功劳就两个人来啊!

    苏馨听了他们的话,也忍不住皱眉。

    这两个人明显是有问题的,可是看他们的样子,也确实没有带着杀人灭口的心思,可要是自己不给刘家一个教训,自己又怎么甘心?

    裴昶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对她笑了笑,低声道:“我有办法!”

    ……

    现在都已经腊月二十五了,衙门也封印了。

    孙大人也终于不用起早去衙门了,现在每天早上都赖床,像是要把以往的懒觉补回来。

    可是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他卯时中就已经很自然的醒来了,一点也没睡意了。

    不过,说了不起床就是不起床,虽然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是他还是很腻歪的拉着想起床的夫人滚了一回床单,这下是累的有睡意了,总算是可以继续睡了。

    孙夫人面若桃花的起床,自己夫君难得任性,可是她却要起床,要不自己的儿女肯定不放心。

    孙夫人陪着儿女吃了早食后,自己又去让丫鬟婆子采买,还要书房的打扫,都是她自己亲自来的,一时间忙的脚不沾地。

    等到外面的小厮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是裴公子来了。

    孙夫人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茫然的问:“哪家的裴公子?”

    “就是大人说最不好惹的裴公子。”小厮急的不行:“就是住在清凉寺那山脚下别院里的裴公子。”

    “哦哦,你赶紧去让人准备好茶!夏莲,你赶紧去准备点心,用最好的……”孙夫人也回过神,急的拿着鸡毛掸子就去找自家夫君了。

    “老爷,你快起来,裴公子来了!”

    孙大人睡得正香,被她喊醒,见自己的夫人拿着鸡毛掸子,还笑着打趣:“我就睡个懒觉而已,夫人就拿着鸡毛掸子发威了?”

    孙夫人差点就被他这话给逗得笑出来,听他这话,就知道他没听清楚自己的话,嗔了他一眼:“裴公子来了!”

    “我的娘啊!”孙大人几乎从床上蹦起来,赶紧下床,示意自己的夫人帮着自己穿衣裳:“不得了了,这煞神来找我一准没好事。”

    孙大人急忙忙的来到前院,就看见外面的玄三,还有被绑的严严实实的两个陌生人。

    他现在也没心思问,进门看着裴昶一点也不见外的喝着茶,还和一个姑娘在聊天,见他没有赤眉瞪眼的,这才松了口气,进门就拱手寒暄:“裴公子,真是稀客稀客啊!”

    “孙大人,好久不见,”裴昶起身和他介绍:“这是我师父让我照看的苏姑娘,昨儿她家里招了贼,偷了她的二千两银票,幸好被玄三发现,这才人赃俱获。”

    苏馨也起身对孙大人行了个福礼,不卑不亢的开口:“民女见过孙大人!”

    “姑娘快请起!”孙大人只是觉得这俏丽的姑娘有点面熟,而且对于女眷,他也没有多看,就对裴昶道:“那不知裴公子的意思是?”

    对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虽然不算是很严重,可是这面额巨大,下大狱也行,反正这牢房里还空旷着呢?

    “他们的幕后还有指使之人。”裴昶说完,端起茶盏优雅的喝了一口,才继续道:“今儿就劳烦孙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