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三十四章 剜臂疗毒

第三十四章 剜臂疗毒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这日,我和清愁在后院给新移栽的凤仙花浇水,便接到了重山的来信。

    此时重山他们早已成功踏入安城腹地了。

    听闻那安城守将方承顽固至极,重山曾多次派人劝降皆不为所动,他知道安城易守难攻,只是严防死守便可。

    还好,方承有个儿子,唤方礡,正好帮了这个忙。此人不与他爹一样个性,而是冲动易怒,好大喜功。子明打听到,便让阿礼专门在城下搦战,指名道姓要与方礡一较高下。

    此举甚是有效,没过几天,方礡便趁他父亲往别处巡逻之际,领了三队人马出城迎战。

    结果可想而知,阿礼轻而易举大败方礡,将其生擒。方礡部下见势不妙,立即撤回城中,将此事禀告了方承。

    擒了守将之子,本以为可就此逼得方承将安城拱手相让,却不料方承不仅不买账,并在城门之上大肆咒骂方礡,“逆子,你违反军令,其罪当诛!你我有父子之情,我与陛下更有君臣之义,为父宁失一儿,不愿背节。今日,你若能以死谢罪,保全忠义,他日为父将亲自为你立祠,受方家子孙万世香火。”

    方礡听闻,痛哭流涕,竟当真自尽于军前。

    清愁亦看了信,唏嘘道,“想不到,这安城守将居然有如此骨气,怪不得东秦至今不灭。”

    我便道,“话虽如此,但无道之君,又能留良臣几何,杯水车薪,终究抵不过义军燎原之势。”

    清愁又问,“现在方礡已死,那安城不是更加攻不下了?”

    我摇头道,“何不这样想?方承虽为一城守将,刚勇有余,而谋略不足,不知变通,从其劝杀亲儿一举可见一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像他一样,身死尽忠,何况朝廷并不仁义。我想城内必定有生异心者,此时才是我们的大好时机,最佳不过动摇军心。”

    清愁点头。

    和我想的一样,自方礡死后,安城内确有不少指责方承不近人情的声音,且日渐高涨,子明亦抓住这一点,往城内射入白旗,言朝廷无道,守将冷血,不值得将士们追随。义军入城之后,不损百姓一分一毫,百姓实在无须为此白白送命。如此一来,安城内部民心不稳,军心动摇,对重山再次攻城,大有助益。

    果然,没有几天,便传来捷报,说安城,武城,琏城,一日之内尽数归降!

    原来,就在重山他们连日围攻安城之时,琏城,武城都派兵增援,企图夹攻义军。

    而子明早已料定两城必将来救,事先便派了两队人马埋伏在了通往安城的必经之路上,待两处援兵一出现,便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随后,义军换上了两城的军服,星夜赶往安城骗开了城门,一举将其攻下,活捉了方承,而武城,琏城听闻安城已失,连夜带着县符赶来归附。

    前前后后两月有余,终于将这三城一举拿下,实在是可喜可贺!

    往后,反秦的路便是又宽敞了起来,不得不说,我真心为重山感到高兴,他终于如愿以偿,要有自己的事业了。

    义军凯旋之时,我和清愁一起前去城门口迎接。

    我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他时,那还是在两年前,在凛风寨的大堂里,他吊儿郎当,不修边幅的地痞模样,和眼前这个一身戎装,威风得意的样子判若两人。

    我从未见他脸上有过那样畅快,和自信的笑容。

    “清华!”他看见我,眼眸一亮,跳下马来。

    “姐夫,樊哥哥,席哥哥!”清愁热情地拉着我奔了过去。

    “你们终于回来了,我们可等得腿都酸了。”清愁埋怨道。

    “不是说不用来接吗?”重山问。

    清愁道,“姐姐说这是姐夫打的第一个胜仗,一定要当面来给姐夫道喜,这不,一大早便来了,足足等了四个时辰呢。”

    “你这丫头!”我忙打断她,真是汗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怕我难堪。

    重山便柔声道,“清华有心了。”

    我微微点头,“你没事就好。”

    “阿礼,听说你伤了手臂,可好了些?”我转而看向阿礼。重山来信说阿礼和方礡对战的时候,受了他一支暗箭,那箭头上还淬了毒,重山已命人精心医治,但还未说明效果如何。

    他如同梦中惊醒一般,忙回道,“皮外伤,不碍事!”

    自从我上次在长亭小产之后,阿礼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在我面前,不是神思恍惚,就是沉默寡言,大多数时候,便是躲着我。看到他这般敷衍匆忙,我也不好再问,只好道,“我认识一个名医,擅治刀剑之伤,明儿请他过来,给你好好看看。”

    他局促地点头,便又把头转到了别处去。

    子明上前来惊喜道,“如此甚好,营中并没有高明的大夫可解此毒,这几日伤口似有加重之势,樊将军一直在忍痛作战,子明看了心焦不已。”

    “既如此,我晚上便请他过来!”我也没有想到会如此严重,心里顿时也急了,可阿礼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此次能顺利攻下安城,各位将士功不可没,清华在此,代天下百姓拜谢各位了!”

    子明忙道,“夫人何须如此,众生皆百姓。夫人心系天下苍生,亦是子明与众位将士之福。”

    我便道,“府上已备好酒宴给将士们庆功,还请大家务必赏光。”

    子明笑道,“多谢夫人。不过,将士们心心念念夫人上次送的梅花酿,不知可还有一些?”

    重山哈哈笑道,“说实话,这些将士们就是你自己吧?啊?。”

    我亦笑道,“不消子明说,我早已备下。请吧!”

    重山抱我上马,自己却牵马而行。我争执着要下来,“你是堂堂县令大人,怎么牵起马来了,叫底下人见了,多不合规矩啊!”

    “我在遇见你之前,就是一个马夫,什么达官贵人,富贾乡绅,我都给他们牵过。怎么,我现在给自己的娘子反而不能牵了,这又是哪里的规矩?”重山不屑道。

    我仍是执意要下来,“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

    重山道,“我再尊贵的身份,也比不上清华的夫君这个身份来得重要,我给清华牵马,心甘情愿,合情合理,干他人何事?”

    我欲再言,他便道,“你是不是要为夫上马,与你同乘一骑才罢休?”

    我真是哭笑不得,只好作罢,安安心心地让他牵我回家。

    路上,不知多少人向我投来艳羡的目光,议论纷纷。

    阿礼有伤,我便趁大家饮酒之际,带他去看了名医华钦。

    华钦查看了阿礼的伤势,他的手肘以上,几乎全呈黑紫色,箭伤处溃脓,看到这一幕,我忽然想起来自己被黑无常咬伤时的情景,那钻心的痛楚一想起来便冷汗直下。

    “是不是吓到你了?”阿礼见我神色有异,关心道。

    我忙摇头,道,“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嘴硬说什么皮外伤,你是不想要这条胳膊了么?”

    阿礼低下了头喃喃道,“我,我怕你担心。”

    我心里一阵叹息,皱着眉道,“难道你不说,我便不担心了么?”

    这时华钦开口道,“此毒易解,只是要受些苦。”

    我一听易解,顿时如释重负,追问道,“请先生明示。”

    华钦道,“此伤半月有余,中箭之时未能及时清除箭毒,以致毒素日渐沉积,现已侵入到臂上三寸肉里,若再拖延不治,此臂废矣。”

    “要如何治?”

    “需得将臂上箭口方圆三寸的毒肉剜去,令其重新长出,方可痊愈。”

    剜肉?!

    “大夫,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我急得眼睛都红了,剜去这么大一块肉,不是要阿礼的命么,谁能受得住这般折磨?

    华钦摇头,看着阿礼道,“此毒已深,非如此不能治。将军您看?”

    “先生要怎么做,动手便是了。”阿礼却平静道。

    “阿礼,你受得住吗?”我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颤抖着声音道,眼泪早已在眼眶里打转。

    “清华,你给我喝一点梅花酿吧。”阿礼忽然笑了笑,道。

    到现在,我简直不能正常地思考了。听到他的要求,我木讷地转身,很快便给他提了一坛子酒过来。

    他拿起来仰头便喝,咕哝几下,甚是痛快的模样。

    我在一旁愁云惨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清华,这屋里血腥重,你去外面躲躲。”阿礼催着我道。

    我点头,却是挪不动脚步。

    “去吧,我是男人,这点痛还是受得住的。”他再次催促道。

    我只好转身,对着华钦深深一拜,道,“先生,一切拜托您了!”

    华钦道,“放心吧夫人。将军胆色过人,在下平生未见,此毒必解。”

    “好。”

    我站在门口,仔细留心屋里的动静,却是连一声轻微的叫喊也没有听见,我不知道是好是坏,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我只知道自己坐立难安,需要不停地走动才能按下那颗几乎从嗓子里跳出来的心。

    “吱~”

    身后的门忽然开了。

    我赶忙奔了过去,便看见华钦手上擦着一块毛巾,正满头大汗,一脸惊异朝我走了过来。

    “怎么样?”

    他大喘了一口气,叹道,“真是奇人!从我下刀开始,至收刀完毕,将军全程面不改色,稳若泰山,连呼吸都均匀如常。此等剜肉剔骨之痛,他竟处之如绣针刺手,非绝世英豪而谁?”

    “坏肉既除,箭毒已解,只需修养两三月,待长新肉,此臂将恢复如初。夫人大可放心了。”

    “多谢先生!”我重重酬谢了华钦,并亲自将他送出府门。

    我转而快步回到阿礼房中,却是酒气四溢,寂静无声。

    我慢慢往里走,只见阿礼靠在斜塌上,双眼紧闭,已是熟睡,脸色未见丝毫痛苦之色。他一只手按着酒坛,一只手以白布包扎,渗着大血,自然地搭在弓着的膝盖上。

    见到这一幕,不知为何,我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天底下,究竟能有几人能像他一般,在剜肉时旁若无人呼呼大睡?

    我悄悄给他盖上了薄毯,退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