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四十章 颍汌失守

第四十章 颍汌失守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颍汌,西临韶阴,东临亳州,北临许昌,南临南阳,自古以来与周围几城互为守助,地位举足轻重,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颍汌一降,除了韶阴,其他几城便纷纷送来了降书,说实话,反秦大业能进行得如此顺利,乐扬的确功不可没,换做是我,也可能愿意和她做这个交易,何况还是以爱的名义。

    就在重山安顿好一切,准备整军往韶阴进发时,颍汌突然遭到了袭击,一夜之间,全城尽失。

    是夜,我和九菱正在房里陪着老太太说话,忽然,远方不知何处传来一声雷霆般的巨响,震得人心跟着房子一起颤抖。

    紧接着又是三声。

    “砰!”

    “砰!”

    “砰!”

    娘茫然无措地看了我一眼,我赶紧扔下手中的东西,打开门一看,西北角那一片火光冲天,嘈杂混乱,仔细一听,竟是厮杀冲喊的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

    我心底一沉,“不好了!”

    “娘,娘!”我慌忙奔回去,道,“外面出事了!”

    “出啥事了?”娘惊恐道。

    我忙招九菱过来,“快去看大人在不在,如果不在,就去找樊将军,快!”

    九菱领命即刻奔了出去。

    “大小姐!外面,外面打起来了!”我话音刚落,小福满头大汗地闯了进来!

    “小福,快去备马!”我焦急喊道。

    “笑笑,去找二小姐过来!”

    “等等,还有乐夫人!”

    “是,夫人!”笑笑转头便跑了出去。

    娘抓着我的手,不住颤抖,“是不是秦军打进来了?”

    我忙抚慰她道,“娘别怕,重山会来救我们的!”

    看这样子,是颍汌失守了,居然没有一点预兆!

    我看过重山在颍汌部署的军防图,堪称严密,只有西门部署稍微有点薄弱,毕竟西门倚齐山而建,深沟高壑,本就是居高临下之地,不需费太多兵力。再者,敌军如何能知我所想,一击即中。可如今看来,那火光正是从西门处发出,从喊声和阵仗来看,似乎是主力进攻,秦军从天而降,难怪颍汌守军被打得措手不及,丢盔卸甲!

    这到底是哪路人马?

    究竟是我们百密一疏,还是有人里应外合?

    我未来得及细想,出门焦急地朝左右张望了一下,忽然见到一个小兵持刀从走廊尽头拐了出来。

    我立马认出他是着秦服,居然打到总关府来了!

    那小兵也见着了我们,随即举起刀来,朝我们一路狠追。

    我带着娘不顾一切夺路而逃。此刻,整个后院不时传来惨叫声,所有人都在疯狂逃命,乱成一片。

    我亲眼瞥见一个小厮死了,身子挂在栏杆上,头栽进了花盆里,颈上的血一股股流下来,浇在盛开的菊花上。

    我趁机抄起那花盆,奋力朝身后砸过去,顺势从地上捡起一把满是血污的刀,做最后的防卫。

    那小兵轻松闪过,忽而一脚飞过来,踢落了我手中的刀,我抵挡不住,重重摔在地上。

    “清华!”娘扑过来,护着我呜呜痛哭。

    忽然,只听那小兵闷哼了一声,一把长剑从他腹中穿出,他立时口吐鲜血,向后一倒,死了。

    “娘!姐姐,你们没事吧?”

    居然是乐扬,她一把将剑抽出,从小兵身后闪过来,显然也受惊不小,面色更加苍白了,声音有些颤抖。

    她忙将我们扶起来,道,“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走,快跟我来!”

    笑笑跟在她身后,被这眼前的混乱吓得捂嘴直哭。我急扯着她问道,“二小姐呢?她怎么没有来?”

    笑笑摇头道,“奴婢没看见二小姐!”

    我一听便慌了,“你到处找了吗,怎么会没看见呢?”

    笑笑哭得更厉害了,“找遍了夫人,没有看见!”

    这时乐扬拦着我,道,“姐姐,不要再耽搁了,赶紧跟我走吧!”

    娘这时候也出来劝道,“清愁这孩子喜欢到处跑,她这么机灵,这时候指不定在哪里藏着呢!”

    小福和九菱也都赶了过来。

    九菱回道,“大人和樊将军都不在,大概他们还不知道已经打到内院来了!现在越来越多的敌军朝这边赶过来,护院也抵挡不了多久了!”

    小福道,“大小姐,马车已经备好了!现在去哪里?”

    他们所有人都在看着我,在等我的决定。后院是决计不能待了,只有立马出城去,可现在还有哪个城口没有被攻占呢?

    既然敌军是从西门而入的,那东城门就是最安全的,况且东城门防守最严密,说不定此时重山和阿礼都在那里。

    只能赌一把了!

    我一咬牙,便道,“去东城门!”

    小福立即驱车,往东城门赶去。可是行到一半,又碰上一大队秦军,举着火把在街上四处烧杀抢掠,吓得我们赶紧调转马头,往回跑。

    去东城的路已被秦军斩断,南城,北城肯定也是一样,简直就是无路可逃了。

    正当众人绝望之际,乐扬忽出声道,“大家莫急,我知道还有一处暗道可通往城外。”

    我忙问道,“在哪里?”

    乐扬道,“在城西月吟山庄,那儿曾是乐雍的一处别院。只不过看现在的情形,要想躲过秦军去月吟山庄,怕是难了。”

    “原以为依姐姐的,城东可走,谁知大半个颍汌已被秦军占领,现在可如何是好?”

    “那也没有办法,既然月吟山庄是我们最后的出路,拼死也要一搏。”我道。

    九菱道,“夫人说得对,只不过大人若是派人回来找不到我们怎么办?”

    乐扬道,“不打紧,我和大人说过这处暗道,他应该能猜到。”

    既商定好,我们便马不停蹄地赶往月吟山庄。

    一想到清愁现在下落不明,也不知是生是死,我的泪水便在眼眶里打转,却又不敢叫别人看见,只得强忍着,生生咽回去。

    如果只有我一个,断不会就这样抛弃她,独自去逃生。

    离城门口还算远,但是路上陆陆续续已碰到了不少秦军,所幸,我们终于趁乱,东躲西藏,逃入了山庄,且毫发无伤。

    乐扬熟门熟路,在她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到了她所说的暗道入口处,是在山庄的后花园一处假山后。

    等把所有人都送入暗道,我站在外面,对乐扬喊道,“乐扬,娘就交给你了!”

    “慢着,清华!”娘忽然喊住我,“你要去哪儿?”她想出来,被乐扬死死拉住。

    我终于忍不住哭出来,道,“我不能把清愁一个人留在城里,我要去找她!”

    “你别犯傻啊孩子!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你现在回去不是送死吗?你听娘一句劝,清愁这丫头机灵着,她会护好自己的!”娘哭道。

    “娘,您别说了,我只有清愁一个妹妹,我不能没有她。就算死,我也要和她死在一起!您保重!”我挥泪按下了机关,看着石门慢慢遮住他们的头,脖子,身子,最后只剩下腿。

    “夫人,我跟你一起去!”

    最后一刻,九菱从石门底下爬了过来,我赶紧拉了她一把。

    “咚!”

    门落下来。那一刻,我觉得门内外是两个世界,我为自己依然在外面的世界而感到欣慰,如释重负。

    九菱从地上爬起来,一脸灰,望着我憨憨地笑。

    我伸手替她擦脸,不禁悲从中来,“你这丫头,是不是傻?”

    她眼睛里闪着泪花儿,笑道,“夫人知道,我们都不傻。”

    我抹了一把眼泪,点头道,“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