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六十九章 八方密卷(三)

第六十九章 八方密卷(三)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我再次回到房里时,发现娘已经醒了。

    “清华,清华,”娘急着唤我。

    我忙将她扶起来,“您觉得怎么样?”

    她紧紧抓着我的胳膊,嚎啕大哭,“我梦见重山,他被打得,遍体鳞伤,脸上都是血,都快没命了啊。我的儿啊!”

    “娘,梦是反的,重山一定没事的!”我抱着她,不停安慰。

    娘哭得撕心裂肺,我哄了很久才平复下来。

    “娘,你病了一天,都还没吃东西呢,我熬了点汤,先喂您喝一点吧。”

    “我不喝,”她推开我的手,眼泪又掉下来,道,“重山肯定都没有吃东西,就快饿死了。”

    我忙给她擦眼泪,“娘,您要是不吃不喝,怎么等重山回来呢?”

    “他还会回来么?”娘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我不禁也流下泪来,“我们会想办法的。”

    “我对不起你,清华,”娘低头,一只手伸向怀里,摸索着什么。

    她战战兢兢,将一块金牌交到我手里。

    看清此物,我登时惊了,“这,这是免死牌啊!”

    “娘,它怎么会在您手里呢?”我疑惑不已,要知道,自那日在刑场准备用它救虞姐姐,免死牌便不翼而飞了,这么多年,我竟一直未找到过。

    娘愧疚道,“我知道这个东西能救命,是最有用最宝贵的,所以娘偷偷将它留了下来,希望以后给你和重山用。”

    我手里握着免死牌,心里五味杂陈,幸亏当年虞姐姐被人成功救下,不然,纵使我还留着这免死牌,还有什么脸面去用呢。

    可是我又不能责怪娘,因为她也是为了我们着想,并不是为了她自己。

    我只好道,“这的确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但其实,它可以用很多次的。”

    “清华,你带着它去救重山吧?”娘求道。

    我当时便想,照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有免死牌也不一定有用,毕竟,邓高他们要的,不是重山的命,而是八方密卷。

    娘似乎看到了希望,小心翼翼等我答复。我不忍将事实真相告诉她,不然她一定会急得疯掉,于是便假装很自信,道,“嗯。有了这个,应该会好办很多。”

    娘终于如释重负,露出了一丝微笑,却伴着泪花,在眼角闪烁,“我就知道,清华你不会不救他的。”

    我终于哄她喝了汤,还吃了一些别的,又照料她重新睡下了。

    可我一出门,清愁便和我吵起来,“椋哥哥劝你不听,我劝你也不听,人家三言两语,你就巴巴地应承。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还不懂。”我本来想说很多,结果就只打发了这一句话。

    清愁气道,“我是不懂,我就是不懂你为什么要去帮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你知不知道你可能会死啊!椋哥哥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她哭得很伤心,很委屈,“姐姐,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怕你出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怎么办?我一个人要怎么办啊?”

    “好了好了,”我耐心安慰她道,“清愁啊,如果我不去承担这一切,那就永无宁日。今天被抓的是重山,明天就可能是你,可能是慕椋,可能是任何一个人,我就会一直被威胁,直到妥协。”

    清愁摇头,“我不管,椋哥哥说过会保护我们的!”

    “你还不明白?从大公子带我去地宫的那一天开始,我的路就注定了。我是逃不掉的,没有人可以逃得掉。你以为慕椋所谓的保护是从何而来,不过是向另一个人屈服罢了。”我完全可以把这件事说得清楚,就是为了告诉她,除了我,来自这个世界上任何的信任,都需要代价。

    “这么一个害人的东西,大公子为什么要交给你?”清愁不平道。

    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刚开始的确想不明白,伯辰肯定会想到这是多么烫手的一个山芋,我很可能会因此而死,他如果爱我,就不应该把我牵扯其中,可是为什么,他还是这么做了呢?

    或许他只是无人可依了,才勉为其难将这所谓的天命之卷托付给我。又或许他早知道我会面临什么,但是他却希望我能赌上一把,涅槃重生,接下他送的这份礼物。

    “或许是因为,只有这样才没有人动得了我。”我认真回道,这大概是最好的解释吧。

    清愁哑然,愣愣道,“可是,谁能承受得起这样的代价,他连问也不问你,就擅自替你做了主,真的是为你好么?”

    “公子已经不在了,所有的猜测亦都是徒劳。他总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我,他的这份心我是能懂的。所以我做这样的决定,不仅是为救重山,最重要的,我要给公子一个交代。”

    “可是你想过椋哥哥么?”清愁问,“也许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要是出了任何差错,他会失去你,就像你当初失去他一样,你忍心吗?”

    我心口生疼,却还是道,“我不忍心,又能如何?总是忠义难两全。”

    “如果你要去,便要将八方密卷交给东秦,这就是你给大公子的交代么?”清愁质问道。

    “当然不,”我摇头道,“公子虽然是东秦的,但是东秦已经不再是他的了。邓高杀他的时候毫不留情,现在又穷凶极恶地要争夺公子的八方密卷,如果我就这样把密卷交出去,那他当年的坚持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如何能救姐夫呢?”清愁立马捂嘴,改口道,“救赵重山。”

    我思索道,“如果能借力打力,便是最好了。”

    清愁不解,追问,“姐姐已经想到法子了么?”

    我便打断她道,“罢了,你也别做慕椋的耳目了,该说的,我会亲自和他说。”

    清愁不服道,“你小看人,我明明就是担心你,并没有做任何人的耳目。”

    我只好摇头苦笑。

    眼下,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这出大戏,还没开始,我就感觉到惊心动魄了。

    就在那天晚上,我梦见了公子,仿佛他牵着我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说,“清华,记住这条路。你看,这里有个密道。”

    公子的笑脸,逐渐模糊,慢慢消失在远方的光影里。

    等我醒来的时候,便只剩下这几个字不断在脑海中萦绕,公子消失的方向,只剩下一片漆黑。

    我半夜起身,再也无法入眠,我感觉有了非去不可的理由,那就是,这个秘密,如果它不属于伯辰,便也不应该属于任何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