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七十四章 八方密卷(八)

第七十四章 八方密卷(八)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赢桑还没有说完。

    “清姐姐,”他忽然朝我道,“明日宴会,寡人希望你能赏光。”

    我没有多想,便回道,“我不爱热闹,可能要辜负陛下美意了。”

    赢桑便道,“不要紧,寡人是想,宴会之后带清姐姐去探望王兄旧日所住的灵均宫,寡人已将王兄的灵位单独供奉在此。”

    就这一个理由,已经足够打动我。

    我多想有朝一日能有机会亲自来到公子的灵前,哪怕只是给他上一炷香,便觉得一切都值了。

    我诚心道谢,答应赴宴。

    只是此刻,还有一件事更加迫在眉睫,想了想我便问道,“陛下,既然我已经答应帮你重启地宫,那么赵重山,是否让我先见上一面?我现在连他是死是活都还不知道。”

    赢桑支吾道,“唔,邓爱卿,那反贼现在情况如何?”

    邓高便道,“陛下,赵重山之前伤势比较严重,虽然已经命人诊治,性命没什么大碍,只是到现在仍昏迷不醒。”

    “伤势?你们对他用刑了?”我一听情况如此严重,愤而反问道。

    邓高回道,“赵重山是在战场上被俘,押送到咸阳时,就只剩一口气了。要不是老夫尽心诊治,恐怕他早就去见阎王爷了。”

    “陛下!别告诉我这就是你们合作的诚意?我告诉你们,赵重山若是死了,谁也别想得到八方密卷!”我一时间,忍不住大发雷霆。

    “不管他现在如何,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

    邓高推脱道,“他现在人事不知,你即便是去了又有何益?”

    他还不屑道,“再者,八方密卷陛下志在必得,就算没有赵重山,还有乔氏全族,个个都可以拿来和陛下做交易。你最好想想清楚到底谁才是发号施令的人。”

    他这话听起来就好像在告诉我,真正发号施令的人,不是赢桑,更不是霍沂,而是他,邓高。

    我忽然明白这场较量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邓高有太多属于我的值得嘚瑟的把柄,而我,只有一个并不想要的八方密卷。

    虽然我不在乎,但是他们一定视之如命,我必须更精准地利用这一点,刺中他们的痛处。

    于是我非但没有动怒,反而平心静气,问起了赢桑,“陛下,我斗胆求一句实话,倘若没有八方密卷,那么东秦朝廷,还能撑多久呢?”

    “清姐姐这话何意?”赢桑不安。

    “陛下,早在公子遇害之时,东秦就已经不是天下之主了。这些年东秦吃了多少败仗,陛下心里有数。如今诸侯自立,即便是声称和东秦结盟的燕赵两国,陛下当真觉得他们忠贞不二并无异心么?眼下东秦四面是敌,南有魏国,北有韩楚齐三国,东有义军,西有月氏,可谓内忧外患。如此残局,非八方密卷不可逆转!”

    “国之不国,家何为家?从前我的确软弱不争,可人一旦走到绝境,就会懂得奋力自救。如果不是看在公子的面上,即便我死,也不会心甘情愿受人胁迫,将八方密卷交于仇敌之手。所以,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也总算对公子有个交代。”

    我带着视死如归的勇气,不做任何让步,他们几个人在这一瞬间,便都沉默了。

    我便趁机问道,“邓大人,你不会连这个小小的请求,都不答应吧?”

    邓高只好道,“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一并提出来。”

    我便道,“无论什么要求,大人都会答应么?那我,想要大人项上人头,大人肯给么?”

    邓高惊得瞬间黑脸,“你!”

    赢桑也急道,“清姐姐莫开玩笑!”

    我趁势问,“在陛下眼里,邓大人和八方密卷相比,孰轻,孰重?”

    赢桑立时慌了起来,场面十分紧张。

    连霍沂也没有想到,连问道,“乔姑娘是认真的么?”

    我慢慢走到邓高面前,将这张阴险绝伦,这张令我日夜痛恨的脸打量了一遍又一遍。邓高十足防备,我看出了他眼神的躲闪,他也有不安的时候!

    我心里冷哼一声,这个老贼!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血债血偿。

    装作深思熟虑过后,我故意道,“我不是贪得无厌的人,今日只见重山,便可。”

    邓高只得答应。

    他带我来到了关押重山的天牢。

    邓高一边走,一边道,“这里关的都是罪大恶极之人,所以看守也格外严密,自打天牢建成以来,还未曾有过活着出去的。”

    我冷冷回道,“那这次,可要破例了吧。”

    他皮笑肉不笑,继续领着我,往天牢深处走。

    我环顾这天牢,和寻常牢狱不同,这里处处都是铜墙铁窗,牢室从不连着,像一个个巨大的金丝笼。

    “就这儿。”邓高忽然停下来,眼睛瞥向左边一间牢室道。

    我看着眼前这堵厚厚的铜墙,却有点害怕了,但其实更多的是急迫。

    “快把门打开。”我催促道。

    邓高轻轻拿手扣了墙上的一个门环,“嚓”地一声墙上开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窗洞。

    我鼓起勇气,趴在窗口,往里看,却被里面的情形惊得眼泪几乎掉下来。

    重山的手,脚,脖子都被锁上了手臂粗的大铁链,根本无法动弹。

    他真的是,遍体鳞伤。

    除了手腕脚腕,脖子被铁链勒得血肉模糊,身上更是数不清的血垢。

    “重山!重山!”我连喊他很多遍,他一点回应也没有,就在那里躺着,一动不动。

    我一时慌了,转身怒而质问,“他是不是死了?你说,你对他做了什么?”

    邓高道,“我说了,他押回来的时候,比现在还要虚弱百倍呢。”

    “死不了!你看,”邓高一把将我推到窗口,只见那些铁链慢慢收紧,拖在地上嗤嗤作响。

    忽然,重山整个身体直接被腾空吊了起来,四肢被残忍地拉扯,我立马听到他痛苦而无力地呻吟。

    “重山!”我泪眼模糊,仿佛亲身感受到了这股彻骨的疼痛。

    “这就害怕了?”邓高凑到我耳边,肆意羞辱,“这啊,都是他应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