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七十六章 八方密卷(十)

第七十六章 八方密卷(十)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重山的手猛然一颤,他的眼神里夹杂着惊异,感动,欢喜和痛苦。

    邓高在一旁无情地催促道,“这些家常还是以后再聊吧,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

    我只好放开重山,慢慢起身。

    我警告邓高道,“我走以后,你们若是再敢为难他折磨他,别怪我,翻脸无情,我说到做到!”

    邓高便道,“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是不会杀他的。”

    “少跟我来这一套。总之,你们一日不放赵重山,我一日不入地宫。邓大人好生思量,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

    邓高阴着脸,一声不吭跨出了铁门。

    我也跟着转身,刚一抬脚,便被重山拉住了裙角。我忙又蹲下来,他激动地抓着我的手,半晌方吐出几个字,“小心,我,等你!”

    千言万语,有这一句,我便知道他已经明白了我的心。

    “放心!”我含泪点头。

    出了天牢,我便知眼下这局,虽然看起来复杂,实则对我越来越有利了。

    只是东秦一方尚有许多明争暗斗,不能归一,而八方密卷轻而易举便能蛊惑人心,我何不趁此机会,离间他们君臣,想必赢桑对邓高,早欲除之而后快吧。

    回府途中我一直心事重重,寡言少语。霍沂便问,“姑娘在想什么?”

    我便道,“邓高虽答应我会放重山,可是我信不过他。丞相大人有什么办法么?”

    霍沂不做声。

    我便道,“陛下也没有办法么?”

    霍沂道,“难说,陛下对他一向是言听计从,他若不肯放人,陛下也无可奈何。”

    我便道,“那丞相大人,就任由陛下受邓高蒙蔽,任他摆布么?”

    霍沂便装作无奈道,“相比之下,老夫在御前不如他说得上话。”

    我早想起赢桑与他密会一事,不禁笑道,“是么?可是今日在殿上,我倒是觉得陛下对丞相有偏袒之意呢。”

    霍沂便狐疑地瞧了我一眼,简单道,“陛下圣明,自能体会老夫的一片忠心。”

    我便笑笑不说话。

    回府之后,我便将重山的情况告知了阿礼。我知道,他比我还要担心重山的安危。

    他气得要去找邓高拼命,慕椋拦道,“阿礼!你要是真为赵统领着想,便想办法如何协助清华,而不是凭一己之力厮杀泄愤,这是咸阳,不是角斗场!”

    阿礼道,“那你倒是说,如何协助?他们只许清华一人进宫,我们只能白白等着!”

    我便劝道,“你们都别急,我已经有了对付邓高的主意。”

    我便把想法和他们说了。

    慕椋立马摇头,连道,“且不说赢桑和邓高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言不合,万一赢桑中途背约,定会惹恼邓高,他如何肯轻易放过你!”

    “我们都清楚邓高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不这样做,重山会死在天牢的!”

    “正因为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才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我这么做,不只是为了重山,也是为了替公子报仇!我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而回,这一次,我一定要让邓高血债血偿!”

    慕椋一气之下背过身去,而我毫不退让,还为他不能体谅而感到失望。

    “清华,我有什么能帮到你?”阿礼便道。

    “眼下还没有。”我道。

    “我有七成把握,剩下三成,便看天意了。”这话,我是说给慕椋听的。

    慕椋便转身回来,质问我道,“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拦不住你,是么?”

    我一口咬定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慕椋陷入了苦恼和沉思。

    许久过后,他忽抬头,朝我苦笑道,“你有事瞒着我,我居然到现在才察觉!”

    我蹙着眉不说话,心乱如麻,他一定是猜到了什么。

    可我不能退缩,我不能退缩。

    慕椋便不再说什么,默默转身离去,留下一个失魂落魄的背影。

    我看着他走远,心中只剩沉重的叹息。

    阿礼静静地陪着,终不安道,“清华,你做了什么?”

    我只顾摇头。

    阿礼皱眉道,“那他,为何生气?”

    我失魂道,“我也不懂,不如你去帮我问问吧。”

    阿礼道,“我知道,现在所有的压力都在你一个人的身上,我想帮你,可不知从何下手。”

    我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安慰他道,“待救出重山,一切便都要靠你们了。”

    阿礼点头,神情凝重。

    第二日,我再次入宫。

    心中带着两件大事,一是探望灵均宫,二是一早准备好的离间计。

    邓高表示想一同去灵均宫,赢桑不好回绝,面露难色。

    我便道,“同去也好。当年大人赐酒,夺了公子性命,的确应该亲自去公子灵前谢罪。”

    我看着邓高脸色一黑,便继续道,“不过,我知道公子一向宅心仁厚,如果大人诚心悔过,公子兴许不会怪罪。”

    邓高当即便沉下脸道,“陛下,臣忽觉头脑昏沉,怕伺候不周,还是不陪陛下前往了,望陛下恕罪。”

    他自己不去,但还是多安排了几个人跟在我们身后。

    赢桑一路都在和我说,“清姐姐的药真是管用,寡人今天一早醒来,脸上红疹竟全部消退。”

    我便道,“陛下无恙就好。”

    算起来,赢桑也才十六岁。声音和面庞,都还是稚嫩的,可他十岁就在邓高的胁迫下当了皇帝。

    寻常的十岁的孩子尚无忧无虑,不谙世事,而他的童年,只有摇摇欲坠的夕阳帝国,和邓高的狼子野心。他每天都活在节节败退的阴影里,只能在霍沂和邓高明争暗斗的夹缝里以乖顺换得一丝生存之机。

    他面对我,不像面对邓高那样谨小慎微,处处提防。因为我们都知道,我和他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珍视的人,就是伯辰。

    这个纽带尚有一丝温情。

    “陛下,常来灵均宫么?”我只不过随口一问,谁知他便慌了,支支吾吾,“寡人不忙的时候,便来。”

    我便明白是邓高派的几个人太碍眼,他不敢说实话。

    所以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转眼便到了灵均宫。

    熟悉的宫墙,熟悉的匾额。

    门前左边的那棵杏树已经枯死,但仍挺着直直的灰白的躯干。

    右边的编钟生了厚厚一层锈,摸起来便是一手锈灰。

    熟悉的院落里,没有花,没有草。没有生命,只有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香烛的气息。

    赢桑走在前面,带我穿过前院,直接来到殿内。

    屋内似乎是精心照料过的,虽然摆设已经大不相同了。

    最醒目最令人痛心的,莫过于眼前的这个供堂了。

    赢桑点上一炷香,道,“王兄,你看谁来了?是清姐姐。”

    香烟缭绕中的牌位,静默无言。

    我双手合十,喃喃道,“公子,我回来了。”

    只是一开口,便成了痛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