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九十六章 一计离心

第九十六章 一计离心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见慕椋不曾否认,少游的眼底有些丧气,“良生,你不是来劝降的吧?”

    慕椋道,“我知你的个性,先前未曾劝你,今日亦不会。”

    少游便道,“你来见我,易琛是否知情?”

    慕椋便摇头,“流言猛于虎,若你我的交情传到他人耳朵里,未免不添油加醋,还以为我们有什么私通的勾当。我也只是过来和你叙叙旧,并无其他,不说反而无事,说了倒落人话柄。”

    少游一听,觉得颇有道理,他仔细一想,慕椋要避嫌,自己又何尝不是,为免被人撞见,惹人猜疑,他赶忙恳请慕椋早些离去。

    “两军交战在即,你我在这个当口私下会面,实也不合规矩。”

    “你还是悄悄地走吧,今日之事,我们都不许向任何人提一个字。”

    慕椋便感怀道,“什么时候,我们不再短兵相见,而是和曾经一样,齐心协力,辅佐明主?”

    而少游不假思索地回道,“明主?世间再无伯辰,如何再有你我。”

    少游的眼神绝望,看的慕椋心头打了个冷颤。

    伯辰所希望的不过是东秦繁盛,还有百姓安乐。慕椋和少游都没有忘记,只是朝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去践行这个遗志。他们不能相互说服,便只好靠着往昔的情谊,加一分理解,至少,不至于相互怨恨。

    少游沉重地转过身去,给自己和慕椋都倒了一杯酒。

    他道,“喝了这杯酒,我们还是朋友。出了这个门,我们还是敌人。”

    “良生,还是那句话,你走你的,我走我的,我们谁也不管谁,只管,各自珍重!”

    看着执拗如初的少游,慕椋也再次坚定了自己的初衷,心中暗自道,“东秦不负你,你定不肯负他。所以,我只好教他先负了你。”

    慕椋点头,接过酒来,与少游一饮而尽,最终如约离去。

    而少游的心绪,久久难平。

    他没有想到,良生难得逃过一劫,竟又阴差阳错成了自己的死敌。

    慕椋的名号谁人不知,魏军一路高歌猛进,有一半是慕椋的功劳,从洛水,到柏谷,再到里梁,再到晖幽,魏军这一路,除了在晖幽碰上他章少游吃了点苦,在这之前,都一帆风顺,慕椋这个军师自然是功不可没。

    战场之外,君赵和魏易的结盟之策,亦是出自他的手笔。

    少游对慕椋的忌惮,不是没来由的。

    这边,慕椋在独自返回魏营途中,也想起了结盟这件事。就在今早,易琛便收到了长秋的书信,言赵国已出兵前来增援,不日便到。

    慕椋也没有想到当初他的提议如今竟这般奏效。

    这,还得从数月前清华从赵国逃出来之后说起。当时慕椋带清华回了豫州,得知清华怀有身孕之后,为了保她周全,远离纷争,他决定带她远走高飞,隐姓埋名地过一生。

    而易桓为了得到八方密卷,自然是不肯放清华走的,同时,他也不能放慕椋这样可用之人离开。

    为了让易桓安心,慕椋毫不犹豫地服下易桓给的毒药,发誓永远不会背叛魏国。为此,他还献上一计。

    “将军,里梁僵持日久,反秦大业困阻重重,慕椋苦思,唯有一计方可破解此局。”

    “将军应不惜一切代价,与君赵结盟,如此可大挫东秦锐气,乱其军心。”

    易桓担忧道,“但赵国归附东秦之心,天下皆知,就连君长秋登基大典,也是东秦九公主亲去道贺,我担心,一旦秦赵联姻,天下局势定有一场大变。”

    “我此前往邯郸救清华,与君长秋见过一面,这个人,和他父亲软弱求安的个性远不一样。君长秋野心勃勃,行事往往出人意料,诡怪难辨,或许他并不满足于只做东秦的马前卒。看起来做不到的事,在他面前,也不无可能。结盟一事,我认为尚有商量的余地,将军不妨一试。”

    “将军之恩,慕椋何以敢忘?今后不管慕椋身在何方,所谋何事,誓不做半分有损魏国和将军之事。”

    “至于清华,我会让她忘记一切,这样,她就不会对任何人造成威胁了,将军大可放心!”

    可是,清华没有给他任何安排命运的机会,结果,一切就变了。

    不知不觉,慕椋已走到一处路口,破晓便在此处接应。

    破晓一见到他,便凑在他耳边道,“你后面有尾巴。”

    “让他们跟着。”

    慕椋刚回到魏营,便看见易琛正在案头坐着,似是专为等着他回来,而且面上明显有些愠色。

    “你们俩去哪儿了?”易琛开口道。

    破晓只是看慕椋的眼色,不敢回答。

    慕椋便道,“我去见章少游。”

    “见他做什么?”

    “将军是不是怀疑我勾结外敌?”

    “不是这样么?”

    易琛的眼神异常凌厉,言语也十分冰冷。

    说实话,看到易琛的反应如此剧烈,他一方面为自己的计谋即将成功而感到欣慰,另一方面,他着实也有些说不出的失望的味道,毕竟,他从没有把易琛当成是和赢桑一样的人。

    但是,算了。

    慕椋暂且抛开了这些隐隐的不安,耐心解释道,“这是我设的一个圈套。”

    “我今日假装和他叙旧,故意叫他手下人撞见,让他们跟了我一路,此时秦军必定已经疑他与我军有什么瓜葛。而且据我所知,章少游个性孤高,在朝中独来独往,虽战功赫赫,却不大得人心。晖幽守将中,监军陈永年曾因玩忽职守受过他的责罚。”

    易琛便问,“陈永年又是何人?”

    慕椋道,“他是太傅陈莫年的堂弟,论资排辈,少游还得叫他一声叔父。”

    “可少游向来公私分明,那次处罚着实令陈永年颜面尽失,自那之后,二人已然不睦。”

    易琛这才醒悟过来,认真听慕椋继续道来。

    “陈永年平日里就向赢桑告了不少状,可都没什么成效。这次,他若认定自己抓到了少游的把柄,必定大做文章,彼时传到赢桑的耳朵里,恐怕就是通敌卖国的大罪了。若能借此除去章少游,晖幽关便唾手可得。”

    易琛听了这个绝妙的离间计,心情顿时大好,赶忙致歉,“都是我急性子,险些误会了你!”

    慕椋忙也道,“是属下未曾提前知会将军,将军还勿见怪。”

    “慕椋,你有这么好的点子,如何不早使出来?”

    易琛又想起叔父的死,心中着实难过,不免有些怨气。

    慕椋便叹息道,“离间计甚是阴险,中计者莫不众叛亲离,甚至于家破人亡。少游总是我昔日好友,我又如何忍心,叫他落得如此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