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九十七章 一计离心(二)

第九十七章 一计离心(二)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流言是一夜之间,如天女散花一般散开去了,随着一封急书当夜从晖幽关出发,风言风语第二日便吹到了咸阳。

    赢桑看到陈永年发来的急报,气得双手发抖,满脸通红,半晌没说一句话。

    “陛下,这只是永年的一面之词,并无实证,这当中或许有什么误会。”陈莫年掩住内心疑惑,力保章少游。

    “那这是什么?”赢桑冷笑道,“若说他投靠易琛,寡人定然不信。但是这个人,是沈良生。不用我说,太傅也知道他俩的交情吧?”

    “他们曾是王兄的左膀右臂,是生死之交。”

    当初慕椋和清华回咸阳的时候,赢桑便有些疑惑,今日一看印鉴,才十分笃定慕椋的身份。

    “寡人即刻收回他的帅印,还来得及吗?”

    “单凭这个印鉴,无法断定他已经投靠魏营。陛下,晖幽关情势危急,魏军攻势凶猛,大有决一死战之势,若此时撤换主将,恐我方军心不稳,难以与之一战。臣怕一朝失策,千古遗恨啊!”

    “但是你能保证他就没异心吗?”赢桑反问。

    “陛下!章将军这些年为陛下出生入死,忠心耿耿,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个沈良生而背弃陛下呢?”

    “人心易变,自古有之。太傅,你当初为了保命,不也投靠了丞相么?”

    这一句话,便把陈莫年羞得无地自容,几乎难以开口辩解什么,只得硬着头皮再次劝道,“陛下三思!”

    “寡人意已决。寡人不杀他已是格外开恩,他若无辜,就让他亲自来寡人跟前辩白。寡人就不信这个邪,除了他章少游,就没人能收拾魏国那些残兵败将!”

    太傅连声叹气。这些日子,赢桑越来越有自己的主张,这对刚亲政的他来说,不是件好事,反倒显得年轻的他,行事毫无章法,搁在平日也就罢了,现在千钧一发之际,任何疏漏,就是致命的,他并没有凭借错误而成长,或是重新来过的机会。

    但是赢桑,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血气上涌,只想为自己出口气,他宁杀错,不愿放过。即便他内心深处,也承认,章少游应是东秦最后一道长城了。

    他立马下令将少游的妻儿老小全部锁了,“他若敢抗旨不回,章府满门皆以叛国之罪论处!”

    太傅忙道,“陛下,事情还没有查清楚,还是不要牵连他的家人吧。万一章将军是清白的,岂不会寒心?”

    赢桑便道,“不然,太傅有什么好办法?”

    陈莫年便道,“臣以为不动声色为好。他若当真对不起陛下,必定会因此感念陛下的宽宏,回心转意也不无可能。眼下,东秦且离不开他,所以杀他不如留他。”

    “留一个三心二意的人?”

    “到底是三心二意,还是有所误会,臣恳请陛下至少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待查明真相,再行处置也不迟呀。”

    赢桑喉咙有些苦涩,“你到底还是对他抱有希望。寡人却没这个信心。”

    君臣二人沉吟半晌。良久,赢桑忽然问道,“太傅,你信命吗?”

    话锋转过,他的脸上一派平静。

    陈莫年低了头,不知如何作答,“臣惶恐。”

    “寡人深信。”赢桑便悠悠道。

    “王兄堪当天命之子,偏偏不寿。寡人不想做王,偏偏做了六载有余。你说,寡人这个王当得如何?”

    陈莫年忙道,“陛下聪颖灵秀,坚忍机敏,上勤勉恭俭,下爱民如子,仁慈宽厚,臣以为陛下为王,不愧天地。”

    赢桑苦笑了声,道,“太傅啊,这些年,我实也受了你不少恩惠,真是难为你了。我自认,并没有你说得那么好。作为一国之君,没能治国有方,便是无能。仁慈又如何,爱民又如何,这个国家还不是,风雨飘摇,岌岌可危?我爱百姓,百姓早已不爱我了呀。”

    “寡人累了。太傅,寡人在和你说掏心窝子的话啊。”

    陈莫年十分感怀,“臣是看着陛下长大的,陛下的苦,臣都懂。在臣心中,陛下永远是明君。您一日为君,臣便一日有主,非死不能移。”

    赢桑感动垂泪。

    而他所做下的决策,也最终就这么执行下去了。

    王令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晖幽关。

    陈永年,顶着一张古板狭隘的面庞出现在章少游的面前,手里拿着的,是刚到手的谕旨。

    “真没想到,你居然勾结魏军!”陈永年对着他嗤之以鼻。

    想起自己颇顺利地揪出了反贼,从偷印,到告密,到此刻发难,简直一气呵成,陈永年以为自己立了大功,脸上也颇得意。

    少游不屑争辩,只道,“清者自清。”字字铿锵。

    陈永年便冷脸念道,“这是王上手谕,命,章少游即刻交出帅印,带罪回都,听候发落。”

    少游立马驳道,“还是等我击退了魏军再说吧!”

    “等?陛下说即刻,便是此刻!你是不是还想领着秦军,一起去投敌?”

    少游怒斥,“你少胡说!此事关乎东秦生死,我没有功夫与你饶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今日这帅印,我是不会交的。陛下若怪罪下来,我一力承担。”

    陈永年不服,道,“陛下真是料事如神!你听着,陛下特意叫我转告你一声,你若抗旨,便是背国,你章家老小,也就保不得了。”

    少游怒目圆睁,一拳扫掉了陈永年的帽子。

    “你说什么?”他揪住陈永年,怒喝。

    陈永年喘着脖子,“叛贼就是这个下场!你在勾结魏军之前,难道没想到么?”

    章少游怒吼道,“仅凭一个印鉴,如何就断定我勾结魏军?你一向不服我,数次与我作对,一定是你煽风点火,栽赃陷害于我,是不是?”

    陈永年道,“我问你,如果你和魏军没有勾结,为什么不把慕椋当场拿下?你不仅与之密谈,还悄悄将他放走,还说自己不是叛贼?”

    章少游道,“你知道什么?我要拿他,当战场上出手,何需趁人之危?”

    “你可真是光明磊落啊!”陈永年讥笑道,“事已至此,你还管什么有罪无罪,当真觉得委屈,就去陛下跟前解释吧。在这儿逞能,你更别想讨什么好。”

    陈永年一席话,听得少游心寒如铁,他渐渐放下了拳头。他的心底传来一阵阵嘲笑,“十年如一日,君臣之间,毫无信任,还不如一张纸。”

    一边是家,一边是国,而逼他做选择的人,还不是敌人,是他拼死效忠的君上。难道,这还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他终于放弃了挣扎,掏出帅印,冷冷道,“拿去吧。”

    他的两只眼睛如冰湖一般盯着陈永年,撂下一句话,“从此刻起,你,就是东秦的千古罪人。”

    言罢,少游毫不留恋地转身,自顾阔步而出。

    背影决然,视之泣泪,独留陈永年霎时失魂落魄,忐忑难安。

    。